【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1)

96
玄宝
2017.05.06 17:40* 字数 2377
美人绘·鹤田一郎

文/玄宝

陆匀之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自己居住的小区里见到许家明。

从地毯底下摸出钥匙,开门进去,扶着鞋柜换鞋,在门口站了许久,气始终没喘定,良久,她才迈开腿往洗浴间走去,带着一抹恍惚的微笑。

她心里念念道:家明家明,好久不见。

陆匀之突然很感激自己,今天心血来潮去楼下跑步,跑了好几圈,在凉爽的南国秋天里,也是一身淋漓的汗水。

家明,我们有好几年没见了吧?

陆匀之冲澡的时候习惯用烫红皮肤的水,水温升高,浴室里的玻璃隔板跟镜子都起了一层薄薄的水汽,人脸照在上面,面目模糊。

陆匀之知道自己在笑,她控制不了自己,也不想控制。

那么多年过去了,他变了一点点,跟她心里的那个许家明一起变,变得更加凌厉,棱角分明。电梯上短短的十几秒,她从镜子里肆无忌惮地看他的侧脸,他说话时候的表情,低头,带点疑惑,还有一点皱眉,他的每一个动作表情,都那么肆无忌惮地在她脑子里乱跑。

那一两句低低的声音,在她听来,如寂夜听雷声,从耳朵听到,心底里却已经是秋雨一片,故人归来,从来都是带着不讲理的缠绵。

她太贪心,恨不得把家明里外瞧个遍,那个场景在她脑子里不停地回放。
家明,那是她的家明啊。

想到这个,陆匀之在那块水汽充盈的玻璃隔板上一笔一划写下歪歪扭扭的“家明”两个字,蓦然泪下,眼泪和水滴混在一起,她竟然有点分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哭。

冲完澡之后,陆匀之围了个浴巾走到客厅,即使狠狠喝了一杯冰水,却也压抑不住从神经深处蹦溢出来的兴奋。怎么说?那是久旱逢霖,他乡遇故知都不能表达的喜悦和快乐,粗神经,不细腻的愉悦。

在屋里来来回回走了几圈,终于决定给顾沁宁打电话,只有顾沁宁知道她所有的事情,只有她才能倾听她的一些话。

顾沁宁刚结束一个跟国内客户的会议,此刻黑着脸关上办公室的门,拉好窗帘,把脚上的高跟鞋踢到角落,骂了句粗口。

今天周末,原本她想在家好好休息,谁知睡不着,生物钟已经完全跟着公司的上班时间走了,想赖床都不行,刚好客户找,干脆起床去公司。

世间所有的事,大概都是赶巧不赶早的。公司临时开会,上司似乎踱了几步,最后摸摸头上那几根稀疏的头发,叫她也一起进去开会。

刚刚的会议上,她的几个上司也在,这个会原本是要到年末才开的,但是对方在谈判中强硬提出要马上谈。会议主题是谈供货价格,对方所有供给他们公司的原材料都要全面提价,要求顾沁宁所在的公司一次性要先支付百分之八十的款项;另一个不合理的地方是,作为客户,他们又想提出,以后的合作,在收货后都晚两个季度打款。

因为这个客户有点特别,既是他们的供应商,又是他们的客户。还是行业内的大户,大老板也亲自去拜访过好几回。

叫顾沁宁进去开会的顶头上司,是个戴眼镜的中年人,年纪轻轻就秃了顶,脑袋周边留着几根头发,为人狡猾。说到钱的时候,那几个上司一个比一个精,顾沁宁饶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也算不过这几只老狐狸,平常若是有黑锅的时候,即使站到天边去,也总能波及到她。

本身她负责中东地区的业务,手头上有几个大客户,每年给公司带来不少收益。目前公司内部里面国内外市场的销售分得不明显,她偶尔也会开发一下国内客户,但主要注意力还是集中在国外。国内外的市场不同,在国内,找这样的客户,十有八九要不停地找人托关系,才能见到对方的采购,签了一两个国内大单后,公司内部恭喜和贬低的声音都有。

这条路没有后门可以走,她是一步一脚印地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照理说是很多人的榜样。但也许就因为是她太努力太清白了,所有不及她努力的人,对她反而更是持观望态度的。

反正从来没人给她兜着,做得好大家自然锦上添花,做得不好踩一两脚也是正常的。这就是人的劣根性。翻了几次跟头,顾沁宁总算是想明白了。

老板看大家在公司互相牵制,对他们底下的内斗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次的供应商把价格几近提升了三分之一,原本大家都还抱着侥幸,看能不能在老板知道之前解决掉这个问题,后来纸包不住火,终于是传到老板耳朵里,会开到一半的时候,他带着秘书进到会议室参与进来。

顾沁宁的座位不显眼,在后面刚好看得到在场人员的反应,老板进来之后,大家的腰杆都挺直了不少,原本一场剑拔弩张的谈判就这样消无声息地变了方向。

珠宝公司的收益很高,但成本也不低,这个裸钻供应商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商户,客户太多,多少人想跟他们合作,他们还要考虑对方公司的规模,太小的单,他们也会很有底气地拒绝。

因为还有自己的珠宝零售系统,额外还会分一部分的业务给到顾沁宁公司,所以这才显得特殊。

最初谈合作的时候,为表诚意,是大老板亲自去谈的,光是出差的机票跟饭钱,财务那边报的数字就能吓死人,更别说是送礼和红包了。所以大老板是绝对不允许因为底下的人把这个合作商搞砸的。

他们的合同是签了三年的,今年刚好到期,按说之前合作得很愉快,钱货两清得很快,并没有太大的摩擦,虽然即将到期,但是在半年前,法务部那边就已经在重新准备下一个五年的合同了。

前段时间请该供应商吃饭的时候,顾沁宁也在,主角不是她,她就在小边小角不时地笑笑,该举杯的时候举杯,该插科打诨的时候也没含糊。

这样的谈判会议无非就是一些条款的修改跟延续,其他的倒还好,在调价跟付款方面,对方开出来的条件实在太过苛刻。

老板不动声色呵呵道:“连着开了三个小时的会,大家都累了,休息一下,我们再继续。”

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之后,老板面无表情地进来了,顾沁宁看到老板的眼睛往她那边扫了一眼,很快就过去了,她心里一突,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这样的会议通常都是冗长且繁苛的,顾沁宁连着灌了两杯咖啡才坐下,却没想到这一次却开得这么简短。

具体的细节基本上都跟上一次的合同差不多,至于供货价格跟付款日期方面,老板强硬要求下次再谈。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0)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2)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我再更新多一章,希望他们俩能早日见面,哈哈~

欢迎多多留言点赞,骂骂作者也可以的,哈哈哈~
再一次,感谢每一位点开文章的你,谢谢鼓励~
比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