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

“在感情方面,他就是一个盖茨比。”

“他懦弱,他没安全感,他希望把全部都给他,但他并不爱她。”

“他爱的是自己,因为她,他就能能证明自己,定义自己。他爱她,因为他希望把她占为己有。”

“他痛苦,因为他得不到她。”

“就是他那种全部的爱,该她感到窒息。”

“他应该得到她的爱吗?不,他得到的只是一个幻影,一个他自己想象的幻影。他一直爱着那个幻觉。”

“如果说他做错了什么,那就应该说他爱上了她。他配吗?他不懂得去爱她。”

“他得到的伤害全部来自他自己。她什么都没做过。她是无辜的。”

“那么他值得得到这个下场吗?就像盖茨比那样孤单地死去。”

“是时候把一切打破了。他应该学会感谢。她所留下的伤疤,让他永远都不能忘记。”

“这样的他不配去爱任何人。除非他能够放下这一切,全身心的去融入到她的体内。”

“他不成熟,他并不会这么做。”

“那么他需要成长,需要千刀万剐的历练。”

“感情就是如此的残酷,就让这一切变成河流,and everything will flow。”

“爱情就想一头野兽,它吞噬着,撕咬着,爱抚着,亲吻着。”

“他无法寻索,也无法躲避。”

“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大家都会明白,是如何错过对方。”

“结束的时候已经不远,就让这快意的液体迅速流出,让那锋利的刀锋已经扎进的深处。”

当13号病人将这一切说完,他从舌头里吐出一张小刀片,迅速地从自己的脖子上抹过。一条红色的柱体激射而出,末端在惨白的灯光下映衬出一条彩虹。他狂笑间,四面的白墙都被染成了红色。闭路电视冷冷地看着他,而他则对着闭路电视仰天大笑。

“出状况了,快,通知急救室,你们跟我来。”精神病院的护士长匆忙地说。

人很快都到齐了。

门打开了,但是大家都傻眼了。

里面什么都没有,只剩下四面的白墙,和那惨白的灯光。


而他,则站在天花顶对着这群傻逼冷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