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8

枫茹沿着公路发疯似地狂奔,心里有个声音一路哭喊…二Y,我的乖,我的乖,都是妈妈的错,从你投奔我的那刻,就一直在排斥你,小小的生命啊.没有片刻安宁过……

不,我不是妈妈,我不配,我是个魔鬼,一个比杀人犯更不可饶恕的魔鬼,有多残忍啊,亲手把自己的骨肉拱手送人,而你只是个几十天的婴孩啊,无力做任何选择,像个包袱一样被丢东,丢西……

枫茹哭喊着,不顾路人诧异的目光,不顾石头抱着欢欢在后面追着,喊着。所有关于二丫的点点滴滴全涌上心头……

——修长的眉弯,细长的眼线,总像在笑,小嘴不似樱桃,却也得体的大小,刚喝饱了吧,那么快乐的脚蹬手舞。

枫茹歇斯底里了,伤心欲绝…孩子,二丫,他们要带你去哪儿?我来了,我一定要找到你,一定要找到你……

连日来的折腾,灵与肉的挣扎,已经身心交瘁,又遇到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枫茹所有的抑制轰然瘫塌,一下昏厥过去……

等枫茹醒来,已是第二天傍晚。

她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眼神恍惚,迷迷糊糊,不知在什么地方,哦,她似乎听见了,是欢欢在喊妈妈,是石头在喊她。

我睡多久了吗?睡在哪?枫茹使劲想着,头,裂开一样好痛!身子像被绑着一样动弹不得……

“茹儿,”怎么?这是二嫂的声音,只有二嫂总这样叫她。

枫茹努力睁开眼睛,是二嫂!原来又回到了二哥船上。

“二嫂”,枫茹喊出口,泪如泉涌,她看到二嫂哭红的眼晴。

她想起来了。那挂印有计生办字样的面包车,那个熟悉的包裹,那两个骑摩托车的男人、女人,他们都去了一个叫扬舍的地方.,那里有个育婴堂,孤儿院。二Y被带去了那里……

“二嫂,二丫被带去孤儿院了。二丫不是孤儿,她有爸爸妈妈,还有姐姐,现在又多了个养父母,她……”

“别急,你哥他们去打听过了,二丫养父母跟计生办的协商过了,在手续没到全的这些日子,二丫在孤儿院所有费用都由他们出,还有他俩要求夜里来陪孩子,一旦拿到证,就抱回家。”

“你知道吗?王拐子把二Y抱过去的当夜,夫妻俩兴奋得一夜没睡,两个人就围着孩子看,怎么也看不够,二丫真的很乖,奶瓶也不挑剔,喝饱了就睡,一夜也没闹,倒是夫妻俩抢着喂奶,换尿布闹腾了一夜,欢喜了一夜。”.

“我的孩子……”

转念,枫茹又心疼起那夫妻俩,刚来的幸福,转瞬消失,随之又要搅尽事端,看得出,他朝中没人,不然怎会遭人举报,两个月的事,怎就不能通融呢?孩子,还能留给他们吗?明天又将会发生什么事?谁又能料到……

枫茹傻傻地想着,侧过脸看见石头和二哥刚从外面进来,二嫂赶紧迎了出去,他们竟然压低声音说话,枫茹躺着怎么也听不清楚。

干嘛背着我说话?究竟发生了什么?枫茹想爬起来出去听个究竟,一个踉跄,噗通,摔下床来……(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