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 就是你本来的样子

如果我们没法活成别人眼中的样子,那么我们要否定自己吗?如果我发现无论怎样给自己洗脑都没法爱上异性,我是不是完了,是不是注定永生永世抬不起头向别人骄傲地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起码现在,我不敢。


以上是本人从同性恋者的角度思考,当他们发现自己的性取向与周边大部分群体不同之初,内心的茫然无措,自我怀疑。对同性恋话题的关注是从上大学开始的,初中时代曾听闻同班一位女同学手机里存的亲密照不知为何曝光后,别人私底下对她的议论总逃不开“她喜欢女的”,口气中总带着不明所以的阴阳怪气。那个女孩与我曾是邻居,因此当她经常带着女生回家玩被妈妈预感后,她妈妈也和我妈谈起过这孩子的“怪癖”。当时妈妈对我说“她心里不太正常”,我居然也赞同了。现在想想,很惭愧,这份惭愧来自于不理解便妄加指责,就像将“莫须有”的罪名扣在无辜者头上。


在充满欢声笑语的奇葩说里,蔡康永道出作为同性恋者的辛酸,一向沉着理性的他哽咽落泪,有些苦,真的只有他们知道。于是翻看他的微博,长串的公关文字里总隐约透露着无论如何也希望自己的情感得到平等对待的渴求。他需要的自然不是所谓怜悯同情,被施舍从来不是自强者的救命稻草,他需要的是:我很好,所以别非议,不打扰。

其实无知往往会导向固执偏见,脸谱化的“贴标签”常盛行于流言蜚语中。为了破除局限的藩篱,需要不断扩充新知。(告诫爱说闲话的无知者)前几天由于中国网络视听协会关于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的发布,让才刚刚些许放开的对待同性恋者的宽松环境又拉回到风声鹤唳的状态。原来,同性恋属于淫秽色情,他们是变态?


才不是如此!在此不禁要推荐一部影片《天佑鲍比》。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美国曾将同性恋批为原罪。女主角的儿子鲍比,作为gay,忍受种种冷眼嗤笑,而最令他失望的是妈妈的万般阻挠。她仇视同性恋者。最后,鲍比自杀了。鲍比的死,唤来妈妈对于同性恋者的重新认识,她开始接触这个群体以及他们的亲人。“上帝爱的是每个人本来的样子”。我们与别人本就生而不同,正如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鲍比生前善良热情,这些品质难道仅因他是同性恋者而被完全抹杀吗?


片中鲍比纵身一跃化解了他与这世间的矛盾,可是活着的亲人又将继续与矛盾作战。

影片由真实故事改编,现实是有一个孩子,因为自己同性恋的身份向这个世界告别,而那些还继续以同性恋身份生活的其他人,在我们不知道的角落里默默抗争着,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如鲍比般不幸,他们获得了身边朋友的理解,至少有人正扭转这个局势,希望主流媒介逐渐意识到这个群体的权益。

娱乐圈里不顾流言,勇敢做自己的哥哥张国荣,在访谈中被问及为什么喜欢唐生(唐鹤德),温暖得说:“他待我好好啊。”那抹淡淡的语气像时过境迁回归故土才发现自己一直忘不了这里的笃定。他在97年跨越演唱会上将《月亮代表我的心》唱给唐生听,不敢直白表达的情,留在了歌里。多年后被翻出,这份情鲜活得呼之欲出。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只不过他(她)与我的性别相同罢了。”真希望有一天,这句话可以被云淡风轻的说出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