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

色彩艳丽的黄花


黄花,对我而言是熟悉的,因为在我们乡下有许多人家栽种。有自家菜园里的一畦两畦,也有大片种植的经济园。


黄花在不开的时候非常低调,低调到不知道它的存在,乱入杂草之中,平凡无奇之极。但只要开花,就会引来一大波关注。有点儿像古代形容的女子,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平凡但不平庸。

亲切的橘色暖暖的


喜欢黄花,第一是颜色美。


橘黄色给人一种天生的亲切,就像橘猫似的,喜欢的人多,给人印象最深,以至不少人从小就认为,猫就应该是橘色的才对。橘黄色看着很暖,尤其在绿色的衬托下,更加的鲜艳,一下就能抓住人的眼球,让你记住。


喜欢黄花,第二是姿态美。

花梗细高,但不是直挺挺的,尤其在接近顶端的地方,抑扬顿挫,带着书法中的线条和节奏。不用挑选,随手折下一枝,插在花瓶中,摆在案头就是一景。尤其是他的花叶,与国人至爱的兰花很相似,更加烘托出花枝的美感,极具文人味道。

极具美感姿态的黄花


黄花,我是一直这么叫它的,不知道它还有其他的名字——萱草,忘忧草。


黄花因为人们的喜爱,所以从古以来就被人们赋予了许多美好象征。古人管它叫做“忘忧草”,忘记忧愁的“忘忧”。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解释说: “萱草嫩芽做蔬,食之令人昏睡,因名忘忧”。文中的“萱草”就是它的大名,忘忧草是别称。


关于萱草,还有个名字,叫做“宜男草”。宜男草顾名思义,就是有助于生男孩。相传怀孕妇人佩戴萱草花就可以生男,这个说法从何而来,到底是真是假,无法考证。但是在过去“重男轻女”的时候,古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宜男草”的名字就被叫开了。

忘忧草


我想,更多人认识黄花,还是因为它一道特别的菜,俗语有云,“黄花菜都凉了”。


相传,黄花菜盛产于湖南祁东,每逢佳节,喝酒庆祝过后,来一道清炖黄花菜是必备的醒酒佳品,一般是酒席的最后一道菜。“黄花菜都凉了”引申出来的含义就是: 等待某一件事或人时,等了很久。可见是来得太迟了。


黄花,亦或萱草,忘忧草,无论它以怎样的名字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都是令人喜欢的。

萱草

黄花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