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抱怨过一生,哪里晓得碰上这样的事

小A是我一个同学,刚毕业两年,25岁单身狗一只,做的是物流,住在离公司很远的郊区。嘴巴有点碎,特别爱抱怨,大到我国这个那个政策实施之后的民不聊生,小到他家小狗昨晚在他的床上蹦了个屁。在常人看来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吐槽梗,到他嘴里就成了天妒人怨和狗屁倒灶的事。

昨天下了场雨。

“怎么又下雨了,心情真是烦躁。”

勇士拿了总冠军。

“勇士怎么专挑我没买他们赢得时候拿下总冠军。”

早上起来牙膏挤不出来。

“气死我了,牙膏都跟我作对,不刷牙了。”……

在公路上,属于路怒症患者。

在生活里,这是典型的蓝色型人格。

暴躁易怒,消极对待生活的大事小事,喜欢给自己添堵,遇事想到的多是不好的一面,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太大的兴趣,偶尔理智,冷静。

有一天很早,周末,小A起来之后觉得肚子很饿,准备出门买一个包子两根油条犒劳一下累了一周的自己,刚穿上黑白条纹的外套,内搭一件白T,开门,关门,上锁,就觉得眼前一黑。

小A睁开眼,发现自己待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周围黑不溜秋,他摸了摸口袋,有手机,100元纸币和准备用来坐公交车的2元硬币以及一包烟一个打火机。

打开打火机,小A往周围扫了扫,并没有看到什么,打火机的火光只照亮了自己周边的一平米肩宽的位置,再往外依旧是漆黑的。 摸了摸脑袋,有点湿漉漉的,隐隐约约还有点疼。

小A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气的想抽自己嘴巴子,颓唐的往地上一坐,嘴唇有点发抖,但是嘴里还是骂骂咧咧的。

“真tm晦气,出门买个包子还遇上绑架。有人没有,人没有,没有,有……”

从这个回音来判断,这个空间应该很大,小A拿出手机,按亮,还有95%的电,信号栏显示不在服务区,时间是下午5点,距离小A 早晨准备出门的时间过去了10个小时。

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往四周照了照,感觉看到了一点边际,是集装箱式的那种铁板,为了省电,小A 关了电筒,摸索着往边上靠,深一脚浅一脚的。

最后一脚踏过去的时候感觉靠到箱子边了,小A 又打开手电,看到一个闸,他用力的往下一拉,“嚓嚓嚓”,是铁链拉动的声音,然后又噔噔噔的几声,整个空间亮了起来,小A被这突如其来的白光刺痛眼睛,眯了眯眼,用手遮着。

等他完全适应过来缓缓睁开眼的时候,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这是一个巨大的集装箱,长宽高应该在20米左右,里面布满了粗大的铁链,在箱子最底部有一个三平米左右的洞,里面是漆黑的一片,外面白炽灯的光很亮,但一点都没有照到这个洞里,洞的边缘是很光滑的铁皮,不见丝毫切割过的痕迹。

小A爬到洞的边缘,往下喊叫。

“有人没……”

出奇的安静,原本应该有回音的空间突如其来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小A发现自己的汗顺着额头滴了下来,滴到洞里,啪嗒一声,这个洞不深。

小A打开手电往下看,心脏在扑通扑通的乱跳,似乎想从胸腔里面蹦出来一般。小时候一个人睡觉时关了灯之后的恐惧不停的冲向小A大脑的神经末梢。

洞里面什么都没有,大概一米深。光秃秃的,小A顺着洞往下站,看到了一个类似滑梯的通道,虽然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否正确,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符合常理跟科学,但是小A别无选择。

小A从那个滑梯滑了下去。 前方的黑色是那种墨黑,没有一丝光亮,唯有手机的电筒羸弱且无助的随着小A往下滑动的轨迹画着曲线。

小A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突然通道前方显示出白光,小A却不开心,甚至都想好了掉出去被怪物吃了变成排泄物。

小A闭上眼,只觉得屁股上软软的,眼皮感受到太阳的热度。

缓了一会睁开眼。 入眼是一片绿色的草地,草很软很软,再往外看是熙熙攘攘的“人”,但这些人长得很奇怪,脚上没有穿鞋,是鸭子的蹼,手指只有三只,脸是正常认知的人的脸,只不过没有耳朵,头顶有一根烟囱似的铁管。

感觉可能用来收wifi信号的吧。

小A心里嘀咕着。


我只是想抱怨过一生,哪里晓得碰上这样的事。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