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爱过谁,最后都会沦为故事

之谨和简容在一起三年多,快四年的时候分开了。他们分手的那天,简容带之谨去了那家他们最经常去的店吃饭,点餐的时候,老板娘还问他们什么时候结婚,简容只说还没。老板娘乐呵呵的说到时候一定要请他们吃喜糖。

吃完饭,走在回家的路上,简容突然对之谨说:“小谨,我们分手吧。”

“好。”没有犹豫,没有停顿,就好像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之谨回答道。

到家后,简容连夜收拾东西,搬走了。

之谨什么都没有说,就那样看着简容关上了门。呆呆的望着荡荡的房间,硬是忍了一晚上的眼泪,夺眶而出。

之谨知道,他们不是不爱了,只是不能爱了。年轻的时候,以为只要有爱,什么都可以不管,什么都可以不顾,但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受尽生活的心酸之后,你不得不承认,爱情与生活产生矛盾的时候,你纵是再想坚持前者,也不得不去考虑你所需要承担的责任。

“简容,对不起。”之谨对着空气泪流满面的说道。

在一起的时候,是简容追的之谨,那时的之谨每天都是一副严肃脸。明明还只是一个应届毕业生,可在她的身上你可以感受到一种老练的职场女强人的气场,加之,她不爱笑,往往让人产生一种这个姑娘肯定是很难相处的错觉。

简容认识之谨是在一次公司合作项目上。那时他们恰好被安排跟进这个项目,二人之间的交流也因此变得频繁起来。他第一次见到之谨,就觉得这个姑娘太要强了,从穿着,到谈吐。在后来的工作中,也证实了他的猜想。碰到再困难,再棘手的问题,她也只是一个人寻求解决办法,从不开口在他人求助。

他不喜欢这样的姑娘,虽然他现在也仅仅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小年轻,没有什么资本,但他还是喜欢那种会示弱,会撒娇,柔柔弱弱的女孩子。之谨这样的,只适合当工作伙伴,往深的发展,还是算了吧。那时,他在心里暗自想着。

也如他所愿,他们的交流真的就仅限在工作上。然而,之后发生的一件事,让简容知道自己究竟有多肤浅。

那天是项目收尾的面谈,谈完工作,瞧见天色不早了,简容出于礼节性邀请之谨吃饭。好死不死,还没下楼,他中午忙得忘记吃午饭,胃在这个时候闹起了脾气。

见他不适,之谨下楼给他买了胃药,倒了杯温开水,看着他把药服下。这顿饭,看来是吃不成了。原以为这些事做完之后,她会告辞。谁知道,她竟会主动提出需要她送他去医院,或者回家吗?见惯了一向淡漠的她,突然这般热心,简容倒有些不习惯了。

最后,之谨开车送他回了家,还给他熬了粥才走的。

那次之后,简容突然觉得,这个外表看似攻无不克,冷面冷心的姑娘,其实内心比谁都柔软。看到她在厨房熟练地煮粥,认真切菜的样子,简容知道,自己心动了。

追之谨这件事,简容一直以为会将是漫漫征途,他也做好了这个准备。毕竟,之谨一看就是那种很难追的人。可当他真的开始追之谨的时候,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从此,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轻易将人归类定性。

之谨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姑娘,之前也不是没有人追过她,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都是直接明了的拒绝,从不搞暧昧。简容追她,倒是让她有些意外。毕竟一开始她就知道,简容不喜欢她这样的姑娘,若是硬要说那些莫名的示好,绝对是出于礼节性的。

简容的确是很有能力的人,这样人,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的,加上一张好皮相,不知道又有多少姑娘会被他迷惑,当然,这中间也包括之谨。但是自身的矜持和简容的态度,之谨立马就还未萌芽的爱情掐死了。

至于后来简容追她,她真的有些受宠若惊。起先以为他只是玩玩,开开玩笑,后来见到了他的诚意,在简容追求她的第四个月的时候,他们在一起了。

不得不说,之谨真的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难相处,她和大多数姑娘一样,会冲简容撒娇,会闹小脾气,会在走不动的时候要简容背。简容每每在这个时候,都会宠溺的摸摸她的头,然后满足她的每一个要求。

当然,两个人也会有闹脾气的时候。比如,简容总是劝她在工作上,不要那么强势;比如,简容不喜欢她在外面偶尔应酬的很晚;比如之谨不喜欢简容明明厨艺不错,却总要在她晚归的时候,虐待自己的胃;比如她不喜欢简容有时的大男子主义,等等生活中的小摩擦。可是每次不管前一天晚上吵得多凶,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之谨还是会给简容做早饭,简容还是会一如既往的送她去上班,就好像之前的争吵没有发生过一样。最佳的相处方式大概就是这样的吧,不是刻意忽略问题,不是自欺欺人,而是自我反省,相互包容,理解。因为,他们会渐渐发现,对方默默地改变着。

一年后,简容带之谨见了他的爸妈。他爸妈很喜欢之谨。每次打电话,或者回去,都会念叨之谨。他们不是那种很富裕的家庭,就是普普通通的小康。但每次有什么好东西,都会记着之谨。对之谨简直比简容这个亲儿子还要好。

简容对此倒是了见其成,用他的原话来说,就是:“我媳妇儿这么好的姑娘,谁不喜欢?再说,这样我以后就不用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婆媳关系了。”之谨每次听到这番言论,都会嗔怪着动手要去打他。她不知道的事,那个时候她脸上的笑容有多么幸福。

那时候,他们都以为这样就可以一辈子了。可命运爱弄人,同他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第二年的时候,简爸简妈在去爬山的路上出了车祸。简爸当场死亡,简妈伤到颈椎,瘫痪。在简容和之谨赶到的时候,简妈还没有从手术室出来。

之谨向公司请了年假,在医院陪了简妈一个多月。那时候,至今处在升职的关键时候,她几乎是想都没想,也不顾上四的劝阻,请了假。可想而知,那次升职的机会就这样没了。可之谨什么都没说,就那样尽心尽力的在医院照料着简妈。

一个月后,简妈出了院。简容和之谨商量着要把她接过去一起生活。彼时他们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和才华,已经拿到一份不错的薪水,完全可以负担他们的生活。可是简妈不愿意,说是担心简爸回来家里没有人。无奈之下,他们找了一个全职保姆照顾简妈。

遭遇了车祸,丧夫,瘫痪。在医院的时候,因为有之谨的陪伴和宽慰,简妈倒是没有那般压抑,可是回到家,儿子又不在身边,简妈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看过医生之后,说是简妈有抑郁症的倾向,亲人要多花点时间陪陪她。

简容知道后,和之谨商量着回去。这个时候,之谨沉默了。那是两个人第一次整整一周没有说话。

之谨也是从小地方出来的,当时毕业,家里让她回去,她死活不肯。最后还和家里吵了一架,因为她的坚持,最后家里还是妥协了。她知道自己不是那种相夫教子,平淡生活的人。她心里有自己的追求,有想要实现得抱负,她是真的不愿意呆在小城市,柴米油盐就这样过完一生。小城市不是不好,但始终不是她最想要的。

简妈知道他们因为这件事吵架,狠狠训了简容一顿。回去的事,就这样搁浅了。但是他们回去的频率却是越来越高,之谨更是也有时间就会回去陪简妈。

可在外地,又正逢事业上升的黄金时期,再如何也难免会有不方便的时候。简妈的状态越来越差,有一次还差点自杀了。回去的事,就这样又被提上了日程。这一次,之谨还是没有退步,简容也没有说什么。一周后,两人分手了。没有争吵,没有挽留,就这样,平静的分开了。

分开后,之谨还是从一些人口中知道,简妈在他们分开后的半年去世了。简容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做的也算风生水起。

时隔两年,之谨在这座城市也混的如鱼得水,事业蒸蒸日上,一如当初别人对她的印象,女强人。只是,当她总算鼓起勇气再次来到当初他和简容经常去的店,那个老板娘已经不在了,除了招牌,什么都不一样了。点一碗面,坐在他们之前常坐的那个位子,哭的像个孩子。

她的包里,有着一张请柬。

新郎:简容;

新娘:程语柔。

这个名字她听到过,在简妈去世的那天,她给简容打电话,电话接通的那刻,她听见那边有个人喊着,语柔,妈的那本相册你放在哪里了?


作者是一个很爱码字,却又码字很慢的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