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往昔兄弟,恰同学少年

上午把今天的作业写完了,下午继续带丫头上课,窗外春光明媚,心情比较轻松,心里还想着晚上带丫头去哪玩玩,放松放松,不由得隐隐透出些许愉悦。看着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玩着游戏,学着英语,嗨皮中透着认真,不时爆发出一阵阵哄笑。边陪读边看简书,看到一篇文章写的是兄弟,我的思绪很应景地被带回到学生时代,想起了当年的那些兄弟。

从小生活在农村,自己在年迈父母的呵护下,一路磕磕绊绊走过来,现在能记起来的那些同学,大多都跟自己有着相似的背景。

江是我一直最牵挂,最惦记的兄弟之一。他跟我太相似了,哥哥姐姐很多,在家是老幺。在那个刚刚承包到户不久的农村,家里日子过得比较艰难,父母也没有太多精力来管着我们。不同的是我从小胆小怕事,为师命是从,所以学习成绩挺好,而他则整天一幅吊儿郎当的样,成绩总是排在班上倒数三名之内,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成为好朋友。那时的他,留一头长发,经常穿一条大裆长裤,趿一双拖鞋,两只手斜插在裤兜在校园晃来晃去。我因为生性内向,再加上成绩较好,老师对我较为纵容,我便自作主张地挑选了教室里挨着后门的座位,他也属于老师放任自流的对象,坐在最后,顺理成章。老师可能怎么也想不明白,我为什么非要跟他“同流合污”。

其实,我们都知道,像他这样的“差生”,往往都非常重感情,讲义气。记得初三下学期的一天,大家都进入到紧张的复习阶段了。自我感觉良好的我和自觉升学无望的他正在座位上闲聊着,学校教务主任忽然带着俩人来找我,说是市里的中学提前选拔招生,要带我去另外一个学校集中考试。那是市里唯一的省重点高中,能进入到那所学校,基本上算是一只脚踏进了大学的校门。听到这个消息,他显得比我还高兴,仿佛是他要去考试一样,一把脱下了他新买不久的夹克就套在我身上,把我推出教室,让我快去,还大声对着我的背影喊到:等你好消息!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个场景还一直印在我的心里。

军是我印象非常深的另一位同学。一直以来,我是同学眼中的学霸,而他则是我眼中的学霸。初中的那次提前选拔我虽没有被选中,却让我跟军提前结缘,他是另外那所中学被选拔对象之一,同场竞技,同样的结局,但我俩都在最后的中考时考进了那所高中,巧合的是我俩还是同班同宿舍。我们这俩初中的学霸到了这所省重点高中,立即被淹没,优势荡然无存。但军依旧保持了他刻苦的本色,抓紧一切时间看书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高一结束,他又重回学霸行列,高二结束,他被北大附中选中,之后他又在北大一路本科、硕士、博士,最后移居美国了。跟他同学两年,他就像神一般的存在于我的记忆中。

读书十多年,同学也有二三百人,有些人毕业就意味着永别,但那份纯洁的同学情却会永远留在心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大澈阅读 96评论 0 0
  • 本期的被帮助家庭,是来自山东青岛的辛康家庭,儿子仔仔调皮,而且很会察言观色,又尽各种方法和大人打游击。就是这样一个...
    橙乐天阅读 177评论 3 0
  • 每天三件事 1、早上整理东西 2、下午玫瑰会的活动帮忙 3、晚上要是愉青没有回我的让,去滨江找她 小确幸 去对面吃...
    Katrina程阅读 7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