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释前嫌的父女情

我的老家在韶关,我在广州上班,其实坐高铁也就不到一小时的路程,但我已经快一年没回家了。因为上次过春节回去,由于一点家庭锁碎事跟父亲闹掰了,父亲不仅骂了我,还在家族群里损了我一顿,让我很没面子,简直抬不起头来做人了;并因此联想到自己从小到大都处在缺少父爱的家庭环境中:自打记事起,每逢看到父亲,他仿佛都是戴着那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具,凭借其一家之主的身份强迫子女无条件服从他的安排,说一不二。教育从不会好好说话,只会打骂,尤其父亲暴躁的性格,我经常受到他突如其来不分青红皂白的训斥,就如同狂狮怒吼。从小便感到自已活在不平等、不被理解和不受尊重的恶劣环境里,当我越长大越追求自我价值的同时,产生了更加深的怨恨,并由此使得两代人有了更生疏的距离感和代沟,这种感觉带来的影响如同一把双刃剑一样影响了我与他的父女关系,使我们两败俱伤;心理多年不爽的我告诉自己:除了他生病,我再也不回家了,。


在跟母亲通过电话后,虽然他在我心目中印象不好,但说到底还是有母亲的存在,我不能不顾母亲;所以,在这次工作放假期间,还是临时决定选择了回家。

到了家门口,我看到了迎接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热情的向我走来,”父亲默默地伸出手来接过我的两个小包行李,并没有多说什么话;到了自家楼推开大铁门走进家后,又累又饿的我便在沙发上一躺准备休息一下了;当母亲陪着我聊天的时候,而后看到父亲又跑到厨房里边忙活起做菜来。

没多久,便听到在厨房里忙着炒菜的爸爸对妈妈说道:饭菜马上就做好了,这碗鸡汤你先端给婉清喝了吧,她肯定又渴又饿了。我端过妈妈递过来的鸡汤咕噜咕噜地喝完。在与妈妈交流期间,又听到父亲喊了一句,开饭啦,接着便看到父亲从厨房里走出来带着些许温暖的笑容温柔的对我示意吃饭。我边吃我边和母亲絮絮叨叨的谈起我回来路上的艰辛与见闻,而旁边,父亲明显感到与我们的欢声笑语无缘,他就只静静地听我们谈话,并默默吃那些剩菜,把好吃的都都推在了我面前。


吃完饭,走进房间,有种温馨又亲切感,只是房间多出了几张全家福的相片摆放在梳妆台显眼处。于是,走近后我抚摸着那熟悉的相片,并好奇怎么锁在柜子里的相片被放大后装在框架里了呢?没多久,母亲便敲门端着一大盘水果过来了,看着母亲轻轻地把门关上后走到我面前的床头坐了下来,开始用温和而低落的声音对我说“小清,你呆会出去还是叫一声你爸爸吧,他如今因为记忆力下降,很多人他都不记得了,上回带他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医生说他因为年纪大了得了老年痴呆症,不幸中的万幸的是还好早期的,不算太严重;

他最惦记的还是你,别看他脑子里不记事,经常恍恍惚惚的呆坐一下午,他还是经常拿出你小时候的相片看,每天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他脾气不好对不住你,以往不会教育儿女,他不是个合格的父亲,怕你不原谅他;几个月前就口中念念有词的说要等你回家,让我早早地准备好你爱吃的东西,并把你房间收拾好,还不让把你过去的衣服书本送人,说这些衣服还很新,哪怕不穿也放在家里做纪念,书本将来还可以留给外孙女呢,看他说的这些傻话,唉,他经常看着你的物品就念叨你小时候做的种种可爱的事,这个全家福的相片也是他放在你房间的,如今除了我偶尔陪着他在外转一下,多数时间他就呆在你房间里,现在他也不再发脾气和骂人了,我有时骂他几句他就像个孩子一样默默地不说话了,怕我生气。知道你今天会回来,已经很久不做饭的他还是坚持要给你做菜”。

当听完母亲说完这番话,我先是吃了一惊,随后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我的心脏瞬间像被什么攥紧了一阵难过,透过房门一角,我又看到父亲依然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是啊,他真的老了,父亲已年过古稀七十多岁了,哪怕他脾气不好,但他其实一直深爱着这个家,哪怕和妈妈吵吵闹闹,他们依然携手相伴互相扶持支撑了这个家几十年。当岁月碾过父母的青春留下皱纹和白发,生死离别都可能会在毫无预料的时候悄然而至。

或许,我真该放下偏见,鼓足勇气去尽一个儿女应有的义务,就怕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了。孝,容不得等待。

    我走出了房间,拿着委托他人买的茶和保健品,走到了父亲面前喊了一声:“爸,这个是我买来送给您老人家补养身体的,给”;父亲含蓄的笑着说:“我身体好着呢!不要什么补品,你干嘛费这个钱呀,钱你该留着自已用,我什么都不缺,以后什么都不用买了哈,你妈妈就想你能够多回来陪陪她就行了,不过,谢谢你的心意。没等我说一句话,他又继续说道“你刚回来,要不先睡一会儿好好休息下?”没事,爸,我都可以自己来,现在我回到家了,就是想多陪陪您和妈妈,我在广州的时候就挺想念你们的!诶,好,好,好的,爸爸默默不断点头不断说好。突然看到他落泪了,诚然间,我有点不知所措,便拿出纸巾帮他擦,他又说,现在这样就好,她早就盼望你回家。当听到明明是想表达他内心的想法,却说成是妈妈时,一阵酸楚又在我鼻子间涌出。我想,接下来,我要帮助父亲消除不安的情绪,并尽量给予他多陪伴让他感受到做女儿的体贴与温情,使他病情得到较好的恢复。

从这一天开始,我慢慢地放下偏见,用真心去关爱父亲,并且在我在家的这些天里,每天都主动和父亲问早安,和他聊周围这些大大小小的事交换看法,并且帮忙分担一些家务事;而父亲说,“我来我来,你就坐着等吃饭就好”,实在拗不过父亲,我便和父母诉说这一年来的工作与生活中的趣事,爸爸一开始只在一旁默默地在旁边倾听,后来也忍不住加入到我们的话题讨论中,跟着我和妈妈有说有笑了,这是以往我不曾想过的场面,之前是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我都会觉得冷场。 接下来几天,当我着力开始去做这些改变时,并学会理解父亲那深情但表现出的平淡,一种久违的温情感无形中打破了彼此间的隔膜。同时感到,父亲的眼睛渐渐变得有神有笑意了,他的声音也欢快和轻松了许多。看来,以往都因为彼此很自我的自尊心而屏闭了和家人间的相亲相爱,当你认为他不理解你或不尊重你,但其实作为儿女的我们,也不曾去理解他那看似平淡冷漠的外表其实深藏着一颗温暖而深情的心,而彼此的代沟与隔膜这些东西建立起的不愉快其实也是很容易被打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