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总结篇:2016年我的26个字母

96
常彬
2017.01.02 21:44* 字数 18244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上到下一排左起:深圳地王大厦、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会徽、安徽省青年文化发展联合会会徽、深圳足球队队徽

二排左起:黎子、陈湛文、张佳羽、常彬、何星、张培亮、沙砾

三排左起:刘景南、梁渝卓、牛冲、蓝晓橙、刘肖旭、马文秀、李开浓

四排左起:王长征、周朝、颜家春、吴相渝、井鸣睿

五排左起:三过、康学瑞、雷天

六排:孙哥

2016年过去了,我还是像往年一样,以26个字母条目的形式,总结自己的这一年。由于篇幅所限,很多东西只能简单说一说,就不详细展开了。还是和往常每年一样,全篇并不一定都是我和大家生活的主流部分,我要适当加进去一些轶事,因为我们大家不仅是因为共同的事业或者共同的爱好走在一起,更是相遇相知的。我们要记住的,不仅是我们的作品,或成就,或观念,或经验,更要记住我们相处的时光。这就是我每年的新年都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也是我平时写这种类型的文字的原因。

A、阿卓(A

自幼读名著,养成文人心的00后女孩梁渝卓,是我今年我通过合肥的朋友们认识的。她才15岁,目前担任的职务主要有:倾心文学社社长,怡阅文学原创网名誉总编,天津市高校文学社团联合会外事与公关理事部名誉理事长,猎焦网执行总编,采薇电杂网络平台杂志版块总编(主管电子杂志栏目以及网络社团联盟),火鸟网经纪人总监,探险号副主编,21世纪新锐作家网发展部主任,中国春草派诗歌研究协会编辑部副部长,青年微访谈执行主编等。

她创办了一本00后文学杂志《黎夕》,据媒体报道,这是第一本00后公益文学杂志。阿卓让我想到了原筱菲,15岁啊!记得当年原筱菲创办90后诗歌群落也是在她15岁的时候,后来90后诗歌群落经过几年的发展,被媒体评为东南亚最有影响力的文学群体。阿卓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她平时还时常在自己的单人琴房弹钢琴,这也让我想到了原筱菲,原筱菲也是个全才。阿卓这一年来,除了上面我说的以外,还做了许多有意义的事情,比如主持动漫展,参加文学比赛,参与捐书助学,等等,并为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往后的发展提出了建议。

今年8月我去河唇出差,赶上阿卓创办护航文学网,阿卓委托我给这件事情题写寄语,我便像平时那样,用我的那支老钢笔写了一幅字。那次给阿卓她们网站写寄语的人,除了我以外,还有《啄木鸟》编辑刘水发、诗人宋亚东、长江丛刊主编郑建荣、安徽作者黄韦达、黄冈文联副主席郑能新、偃师作协名誉主席杨静静、广州青年作家协会主席汤炎忠,还有我们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的占金国和孙汝卓,等等,可见阿卓在圈内受到认可的范畴。

阿卓有一句话,说得很有分量:“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人,使更多的人实现自己的梦想。”

B、蓝晓橙(Blue

晓橙是我在文学群体认识多年的老熟人。记得当年,我认识晓橙的时候,她还是个14岁的初中生,当年她就已经创作了三部长篇小说,而我自己当年也还是个在校学生。现在过了这么些年,我自己从一个在校学生变成一个社会青年,晓橙她也从一个小女孩长大成人了。这些年来,先是她成功跟合肥莫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签约,之后我又把她推荐给刘景南李开浓,她又增补进了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组委会的名单。经过了这些年的锻炼,她的能力越来越强了,先是2014年和我一起参与了西安书展的张罗,后来她通过自己的电台和读者们分享了作品,有她的,也有她的朋友们的。去年年初她更是自己成功牵头一台晚会,在吉林省博物馆大礼堂举行,并得到当地主流媒体的报道。

2016年,晓橙又有了新的突破。今年春夏之交,晓橙牵头拍摄的以爱护环境为主题的公益广告在传播,得到好评。今年夏天,晓橙和我说起她在社会上的大剧场张罗话剧演出的构想,再次体现了晓橙的志向和胆略,祝愿晓橙取得越来越多的成就。

如今的晓橙,不仅老练多了,更是懂事多了。她长大了,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上都可以鼓励和开导我了,让我感到更多来自她的温暖。此外,晓橙在她15岁那年送给我的起司猫一直趴在我的床头。

C、陈吉(Chen

陈吉也是认识多年了,在我当年认识蓝晓橙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陈吉这个人,后来逐步和陈吉熟悉。陈吉这些年在《演讲与口才》担任编辑,在《杂文报》开创“90后杂文榜”系列,他做事很专注用心,懂得效率。

整个2016年,陈吉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对微信公众号的使用。陈吉主持的微信公众号《文艺圈》,在众多朋友主持的微信公众号里,是打造得比较用心的,陈吉这大半年的时间已经投入了较多资金打造这一公众号。今年七月,在文学自媒体讨论会上,陈吉当面和我们讲述他做微信公众号《文艺圈》的经历和经验,以及他对微信公众号这个媒介的认识和预想,对文学自媒体的展望,深刻而专业。相信陈吉和他的平台会越来越朝着他预想的方向前进,也相信陈吉今年给大家分享的经验和建议能让很多有志于通过自媒体打造文学平台的编辑们少走弯路。

D、许仕龙(Dragon

这些年,我和许仕龙已经在哈尔滨、西安、合肥、广州、珠海等地留下了共同的记忆,我的书架上也插着一本许仕龙的诗集。今年,我和许仕龙继续在广州产生交集,八月,中国青年文艺学会在广州举办2016年年会,我从肇庆前往广州参加会议,在会上从另一个文学群体的文学从业者那里,聆听了一些新的,或者是跟自己所在的文学群体不同的发展理念。

此外,今年三月有一位名叫江伟锐的作者找到我,和我一起讨论他自己正在写的长篇小说。往后我一直跟江伟锐保持联系,还和他一起开会,在会议上听他发言,觉得觉得他是个有潜力的,懂得去观察事物和思考社会现象的年轻人。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许仕龙向他推荐的我。

E、二个、二次(Er

在出行方面,今年创造了两个纪录,其中一个纪录打破两次。

第一个纪录是从三月底到七月中旬的那三个多月只坐了20分钟的市内火车,创下了这些年以来最长时间不坐火车纪录。

第二个纪录,指的是不出广东省的时间纪录。我2004年高考,离开深圳,前往武汉读大学,后来还在武汉工作了几年,2012年年底在武汉离职,2015年春节正式回到深圳。从2004年高考后,我一口气呆在深圳不出门的时间,甚至是呆在广东不出省的时间都非常少。今年,我却把呆在广东不出省的时间纪录接连打破两次。

第一次是3月31日早晨坐火车回到深圳,然后直到7月19日傍晚才从深圳西站坐火车去株洲,那三个多月不仅没出广东省,而且除了去梅州看了一场球赛以外,其他时间连深圳都没出,那是我今年第一次打破不出广东省的时间。

第二次是7月29日上午坐火车回到深圳,直到12月10日傍晚从深圳西站坐火车去株洲。那四个半月,虽然去了河唇、肇庆、广州、樟木头、常平、龙川等地方,坐了不少趟火车,但是也都在广东省内。于是连续四个半月不出广东省,今年一年之内把这个纪录接连打破了两次。

回忆过去,其实我在2015年就在出行方面打破过纪录。2004年高考以来,我2015年去外地的次数比我的任何一年都要多,而且2015年是我坐火车坐得最多的一年,但是2015年我在外地时间总和却比我那之前的任何一年都要少,也就是说,2015年我不在深圳的时间也创下了2004年以来的最少纪录。

F、洪水(Flood

人在囧途西安行。

2016年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年会的参会人员,除了提前离会的以外,剩下的全体人员一同遭遇了一次洪涝灾害,特别是家在西安东南方向的,还被严重耽误了行程……

我,去西安的路上突然发病,中途下火车送进医院急诊室,从西安离开的时候,因为洪水天气造成的连锁反应,不仅在洪水淹没膝盖的公路上疏导交通,而且误了两趟火车,其中一趟火车的票钱打水漂,离开西安的时间比原计划晚了四十八小时……

李开浓,误了一架飞机,之后为了能准点到达西安,被迫把广州到西安的飞机票改签到头等舱,最后的结论是,头等舱也不过是饮料任喝而已……

范磊,误了一趟火车,车票钱打水漂……

程川,在雷雨交加、伸手不见五指的楼上摸黑迎接我……

赵全鑫,淌着洪水步行到火车站,然后干等十二小时……

郭俊峰,在候车室饥困交加地坐了十个小时……

黎子,在候机室干坐到第二天……

柳陶,在咸阳机场的宾馆住了一夜……

张培亮,“庐陵王”幸运逃脱……

我头一次现场经历这么大的洪水。

我去西安的路上发病的事情,这里不赘述,见下文的“H”项,这里就说说我们离开西安时候的遭遇:

7月24日,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2016年年会闭幕,那是个星期天,我身上、头上、手上,都穿戴着我的标志性的行头,那天下午还和黎子在西安钟楼那里照相。岂料那天晚上,西安突然天降暴雨,我刚把黎子送到西安咸阳飞机场,准备她登机后,我再返回西安市区,坐火车回深圳。这时机场工作人员告诉我,由于雨下得太大,通往市区的高速公路封了。我便在机场干等,好不容易等来一辆机场大巴,走在路上却又被前前后后不同朝向的车辆给堵塞。司机查看情况以后,告诉全车人员,要做好在大巴上过夜的打算(其实这车程也就一个小时,可是洪水把路全都封了)。后来我们车上的男丁纷纷下车疏导交通,我就穿戴着我那身标志性的行头,在洪水没膝的公路上疏导到了午夜十二点,让无法越过洪水的小车全都调头离开,路才通。那天的火车我误了,由于我事先把票取到手了,因此车票钱打了水漂……

那天晚上回到西安市区,得知程川、柳陶、范磊还在会场没走,我便回到会场,住到程川的房间。会场所在的那条街也停电了,我便摸着黑,从伸手不见五指的消防通道一层层往上爬,摸到程川的房间。第二天得知,头一天晚上很多人都被困住了,赵全鑫在暴雨中淌着洪水到了火车站,然后在火车站干等了十二小时,并写下一篇《夺命十二小时》,郭俊峰也在火车站的候车室坐了十个小时,中间他不敢随便起身,否则座位被占,他还要时刻留意晚点列车的时间,于是郭俊峰就在饥困交加中度过了十个小时。黎子则到第二天下午才起飞。就连家在西安本地的康远飞也说,他是头一次经历这么大的洪水。

第二天,7月25日晚上,康远飞给我和范磊、柳陶饯行后,我和范磊先来到了西安火车站,岂料我们又遇到事先没有想到的情景:由于头一天大量列车晚点和取消,导致这一天依然有大量旅客滞留,于是购票、取票、改签的队伍都排了很长,就连进站的路都被堵死了,要挤进去目测起码要一个小时。而我,由于有了头一天火车票钱打水漂的教训,所以事先没把火车票取出来,赶紧在手机上办了退票,范磊却比较不幸,他的火车票钱打了水漂……但是范磊还是赶上当天晚上另一班车离开了西安,毕竟他回家比我近多了,我则在西安又呆了一天,直到第三天晚上,才坐上离开西安的火车,比预期离开西安的时间晚了48个小时。至于柳陶,他到了西安咸阳机场,照样遇上飞机延误,被安排住进了机场的宾馆,呆到了第二天。据说和柳陶同房间的一个中年旅客,看到柳陶以后还以为他是自己的同龄人(确实啊,十年前我的一身行头跟柳陶现在的一身行头差不多,当时刚满20的我,也经常被当成是中老年人,甚至退休干部)。那次的洪水灾害对我们这群人的影响,就此画上了句号。

事后,我看了许多媒体对这场洪水的报道,在有些地势低洼的地方,大巴车都被淹没了。

G、广东(Guang

除了我平时居住的深圳以外,这一年去的省内地区还有樟木头、常平、惠州、龙川、肇庆、河唇、广州、梅州等地。

H、河(河南、河源、河唇)(He

对于2016年的我来说,河南有两种含义,第一种是作为地理位置的河南,第二种是作为我们群体繁殖地的河南。

先说第一种:我从前年开始,每年都要去河南。前年五月我到仝晓所在的三门峡住了几天。去年春节前去了漯河、焦作、洛阳三处,中途还在郑州转车。今年春节前,我再次来到了河南大地出差,到了信阳,但这次在河南停留的时间不长,中途去了趟郑州也就停留了一顿午饭的时间。也许是我和河南这个地方比较有缘,今年七月我又在计划以外去了一趟河南,当时我坐火车从岳阳去西安,在火车上见到了吴磊、许潇、柳勇三位好几年没见的列车员朋友,于是我们一同去餐车喜聚,也许是太高兴了,进食过猛,导致我突发胃痉挛,在火车经停洛阳的时候,不得不提前下车送往急诊室,打了一上午的点滴。于是就这样,七月我又在计划外去了一趟河南。

再说第二种,作为我们群体繁殖地的河南:2016年,我们的文学群体在河南的那一部分有一种生龙活虎的感觉。主要体现在以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副主席牛冲为核心的元诗歌基金,元诗歌基金自从2013年成立以来,办了几届元诗歌奖,获奖者除了得到文学上发展的更多机会以外,还得到了奖金等物质奖励。出版了几期诗人作者的作品小册子,不仅为这些入选的诗人们记录下了他们的创作路程,也让他们的作品进一步地流传。牛冲他们也在郑州、许昌等地办了“诗歌走进高校”性质的实体活动,将诗歌的种子播撒向更广的空间。随着牛冲和他的元诗歌基金的成长,以及2016年我们整个群体的种种需求,元诗歌基金对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乃至对整个圈子所起的作用都越来越大。比如元诗歌基金又增设了针对河南青年诗人的元象诗歌奖,牛冲后来又牵头主办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2016年的年会,做了绝大多数组织工作。今年元诗歌基金还出版了一本精美的郑州青年诗人诗选,取名《白夜》,里面收集了牛冲、宗隆隆、吴相渝、程小果、弯文奎、汪小红、胡立伟、王鹏八人的作品。今年年会结束后,牛冲又创办了《元素》杂志,收录了智啊威的小说,收录了李唐、余幼幼、程川等圈内已成名作者的经典诗作,还有大树、茗芝等圈内的新人的代表作,这是一本新老共存的,经典和前沿(相对于我们群体的范畴)共存的,以质量为保障的,以实体出版为形式的,发掘和宣传文学新人的,为他们的文学梦想搭建跳板的刊物。十一月,我拿到《元素》以后,将它带到外地,与当地的文人进行交流。牛冲也拿着《元素》上了河南电视台。现在,元诗歌基金又将公益活动与文学大赛的运作进行了有效结合,一面在召集给聋哑儿童募捐,一面组织文学大赛,并打算让新一期文学大赛的获奖者给聋哑儿童赠送图书,同时还打算在明年编辑古诗、断章、散章系列体裁的小册子,如果这个计划上位了,张筠涵、陈湛文他们可有机会大显身手了。牛冲他们的运作方式已经越来越多样化。

除了元诗歌基金以外,在河南还有近期高产的梁台六爷杨永超,他在简书平台发表文字,给了我启发,于是我也到简书平台注册了一个号。都是因为现在的新浪博客手机客户端实在不给力,发在新浪博客的自然段的分行、特殊字体,特别是诗歌的分行,只有用电脑浏览才能看清,在新浪博客的手机客户端浏览经常显示不出来。但是现在用手机的人这么多,于是大家就去搞微信公众号。其实有很多朋友也建议我开一个微信公众号,我认为但微信公众号不适合我。于是,在新浪博客系统不给力,微信公众号不适合我的情况下,六爷给了我启发,他发布文字的简书平台如今为我所用了。

在河南还有一些生机勃勃的团体和个人,例如以吴相渝为核心的大中原三益堂文化沙龙,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副主席李柏林,还有宗隆隆、赵全鑫、徐方方、闫志辉、张航标、陈十三、段芸、刘巧芸、梦情、程小果,以及王彦庆和弯文奎,还有他们两个人在西安回民街买的那只自带视频讲解的魔术小猫,等等。

说完河南,说说河源。今年我没有去河源的中心位置,只是去了归属广义的河源地区的龙川。今年我总共去了四次龙川。

最后说说河唇,河唇是我今年新去的一个地方,往年我都没去过。今年我去河唇和吴岗、孙晓军等从其他地方一起去那里的文人们交流、参观、吟诗,更有展望。我们还一起娱乐了,虽然娱乐不是我们生活的主流,但是要记住,我们绝不是天天娱乐的,娱乐是这样的: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由我提议:把手机微信联系人的名单随即用手指头划一下,屏幕定下后,谁的名字出现在第X行(X是每轮指定的数字),就要立刻说出这个人的代表作,或者名句,或者职位,谁说不出来就罚饮,有李清照和赵明诚“赌书泼茶”的味道。这样的玩法既有雅趣,又能在欢笑声中进一步巩固熟悉圈里的情况,两全其美。记得其中有一轮该我,我的手指头划到了我兄弟张培亮,于是我高声朗诵张培亮的诗歌代表作《二十多岁,我们声名鹊起》。后来我们又到大街上吟诗,当进入高潮,便在大街上把裤子脱掉,像甩绸子、甩彩带、甩围巾一样把裤子拿在手上甩,边甩边吟诗,这是我2016年最有激情的时刻之一。我这个人,平时就是一个经常让自己充满激情欢起来的人,不为别的目的,只因我的性格如此。比如在我们的每次文学活动,当进入非会议、非讨论、非签订合同等不用特别严肃的环节,我都会爆发式地激情几波。而且平时在超市、公交车站、火车、球场、电梯、公园,等等地方,甚至包括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只要那种气氛来了,那种感觉找到了,我都可能进入状态。正如我的好友张佳羽长篇小说《我的绰号我的班》里面所提到的那样,“狂到底”没底。其实年初,我们的几位前辈,被称为“脑残三宝”的老刀、老典、粥样,他们已经上演了一出,他们每个人挂着一两个类似“执行枪决”的牌子,在广州宽敞的大街上给路人派发红包,花钱请他们听自己吟诗。

I、井鸣睿(jIng

mIng ruI

井鸣睿名字的三个字都有字母I,我便把他写在I字母这一条目。和井鸣睿认识也有两年了,最开始认识井鸣睿是在合肥明光路,对井鸣睿产生深刻的印象是在安徽省文学馆,在许多余主持的“90后文学高峰论坛”里,张启晨、王春生、马佳威、康远飞、王彦庆、雷东儒、张筠涵、马文秀、井鸣睿、萧子航、傅淑青、张琦琦、刘骏文、张杰华依次发言,当时就感觉到井鸣睿的才情。这一年来我读到井鸣睿在《鄱阳湖诗选》、《空山诗社》、《青年诗人》等平台发布的作品,能感受井鸣睿的才华和创新,平时跟井鸣睿的联系和来往,更是感受到了他的性情豁达和豪爽。此外我还发掘了井鸣睿跟我的一个共同爱好,就是足球。六月,我们共同追欧洲杯。我和井鸣睿现在有这样一个约定:假如将来安徽有了职业足球队,井鸣睿去现场助威要像我这样。今年张培亮对我说过一句话:“一段新的基情开始了。”我问他是谁和谁,张培亮回答:“你和井老师啊。”

J、家、佳(Jia

对于2016年而言,Jia这个音,主要指的是四个人:颜家春、范家亮、黄佳伟、张佳羽

颜家春:我认识的铁路人当中,除了一些去铁路工作的我从小就认识的伙伴、邻居、同学以外,这位长得很像林志颖的列车员颜家春,是我长大以后认识的铁路人里跟我最熟悉的之一。颜家春当班的T95 / T96次列车,从1999年到2015年一直是我每年坐的最多的列车,特别是2004年高考后,离开深圳去武汉上大学,坐得就更多了。有时候坐这个车不一定是坐全程,也包括去他们中途停靠的咸宁、赤壁、长沙、韶关、广州等地。有时候一年下来要坐二十来次,后来我熟悉了颜家春,以及他的同事曹轶、李晓罡、吕辉、阮东、涂凯、李东春、孙世武、祁勇等人。2016年,由于我的重心转移,加上这列火车经历了调图,这趟车我坐的比往年少,今年总共只坐了六次,而且其中有两次颜家春都不在。虽然今年只坐六次,但是有两次都很特殊,一次是在二月,在这趟车跨过农历的新年,当时我和阮东一起,另一次是十二月,在这趟火车上跨过公历的新年,当时我和颜家春、曹轶、陈菲坐在一起倒数。

范家亮,笔名范水哲:我对范家亮的印象,最开始是在王雅婷主编的《海域诗刊》,那个时候我可以说是刚刚和90后的文学群体开始接触,总共都不认识几个人,因此对范家亮的印象尤其深刻。范家亮去年还来过一段时间深圳,今年元旦后离开深圳。还记得他离开深圳的头一晚,刚好是周朝的生日,那天周朝把我和他约出来玩,我穿着白大褂,戴着白色大盖帽,和周朝、范家亮一起在市民中心、市音乐厅和莲花山公园逛了逛。今年三月我去湖北襄阳出差,本想顺便去咸宁看看范家亮,顺便体验一下我认识的铁路朋友们和我说的武咸城际铁路,但是正好赶上范家亮不在家。后来周朝告诉我,范家亮几经周转,现在到拉萨去了。

黄佳伟:深圳球迷黄佳伟,去年认识,今年熟悉的。记得去年我一度以为他是列车员,后来才知道他不是。今年我和黄佳伟更加熟悉了。我对他印象最深的是他对足球的热爱。本赛季结束后,黄佳伟远赴新疆普及青训足球,在那黄沙漫天的环境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教那里的孩子们踢球。黄佳伟发布的那些照片里,因为沙尘暴的缘故,能见度很低,大家的衣服上全都落满了风沙,而且他是冬天去的,大西北很冷。可是黄佳伟凭借对足球的热爱,在那里坚持搞足球青训,令人感慨。

张佳羽:认识羽妹也有很多年了,当年认识羽妹的时候,她还是个初中生,现在看着她长大成人了。我每次重温羽妹在她小时候写我的诗《还有一位老船长》,我都觉得很温暖。韩星鹭曾经说过:张佳羽是文学花园里的一朵鲜艳的花,而我常彬船长就是这朵花上耀眼的一片叶子。羽妹对我说过一句话我一直铭记心头:“你我之间纯洁的友情是最能经得住时间考验的。”羽妹的两本经典小说《我的绰号我的班》和《千面好男生》,已经被我到处带了四年,带去各种出版社、学校、村落、文学研讨会等等,今年我又把这两本书带去一些驻扎在外地高校的文学科研机构。

K、康学瑞(Kang

写诗仅仅是康学瑞的一个方面,更难得的,这是一个内心净如清泉的人,无论是她天真烂漫的笑容,还是她的为人处事,无不体现她的淳朴。在我所接触的人里,内心干净的人虽然不少,但是内心像康学瑞这般干净的人,实在屈指可数。

L、李(Li

这里主要讲李开浓和李瑞琪。

李开浓现在在电影这一块越做越厉害,《快递先生》、《千姬变》等他牵头的电影,在传统电影院和薄利多销的收费网站接连上映,收效都不错。今年我们还专门召开了以李开浓为中心的,以“(传统)文学与电影”为主题的一场会议,开浓在会议上,以及在平时,都向大家传播了不少新意的经验,网络电影现在是李开浓的主打项目。有的长辈认为,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比起来,一听就低了一等,甚至觉得做网络电影是不务正业。但我认为,也许网络电影的绝对收益是要低于院线电影,但是在“薄利多销”的大趋势之下,它将院线电影的一部分观众招揽到了自己这边,其“绝对收益”比不过院线电影,但是“相对收益”很可观,将来或许能一定程度地和院线电影形成制衡。此外,开浓平时的为人自然不必多说,过去这些年我的文字和大家的文字都有所记载,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总舵刘景南今年有一次和我、牛冲三个人坐在牛冲的床上聊天的时候还这么评价开浓:“李开浓,他在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里,真的是个靠谱的人。”

李瑞琪笔名沙砾,平时我都喊她沙砾。沙砾她开朗的性格,她对我的照顾和鼓励,特别是2016年的,是让我难以忘怀的。沙砾也是我认识比较早的一个作者,我认识她的时候还是我当学生的时候,当时通过张佳羽认识的,那个时候的沙砾已经顶着“双语作者”的光环,这个称号不光是指会说英语,而是指擅用英文写文学作品,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文学群体里不算多见。现在这些年的沙砾,更是多项才华全面发展,她合作出版的文学作品集被世界名校图书馆收藏,多次成为文艺杂志封面人物,担任考研辅导的主讲教师,并数次在格拉祖诺夫音乐艺术学校、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等不同地点举办个人文学作品朗诵音乐会。

M、马文秀(Ma

文秀妹妹说我是个坦率、有童心的人,总有一种被我保护的感觉。我们在安徽文学馆有一张经典的合影,照片上,我从里到外都穿戴着我的标志性行头,文秀妹妹穿着粉红套裙,我们靠着一棵垂柳,身后有一条小溪。我们明白,我们的心中有一叶扁舟,在那条小溪欣赏垂柳。

N、刘景南(Nan

虽然我每年写的这篇年度总结,都要争取和前一年多一些不一样的地方,但是不提刘景南肯定是不行的。

我和刘景南一样,都是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这个大集体里面的80后,而且我和刘景南的大学都是在武汉读的。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2010年成立以来,如今马上就走到2017年了。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多年来,目睹了很多社团的兴起和衰落,也团结了很多社团,秉持抱团发展的理念,屹立不倒,这些年,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团结了一大批90后文学青年,占据了90后文学市场的半壁江山。我们的会员多次获得五个一工程奖、中国戏剧奖、中国世代优秀文学作品奖、冰心文学奖、巴蜀青年文学奖等诸多殊荣。这其中我们的总舵刘景南的作用自然是无需多言。

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这个大集体周围,高举文学复兴的伟大旗帜,以思想和个性并存的文学观念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抱团发展的理念,万众一心,奋发进取,为夺取打造一流作家队伍的新胜利,谱写幸福美好生活的新篇章而努力奋斗!

O、陈湛文(Owen

陈湛文一直都是自称欧文的,他是我深圳市育才中学的欧文,擅长踢右边锋、中后卫。我跟陈湛文相识也有五年了,最开始相识,是通过文学的平台。这些年我和陈湛文之间的来往,也从我的主业拓展到了其他领域,我们一起听音乐会、旅游,我也看过他演出,有时候我还被他带着到处享受生活、了解新鲜事物,还一起不约而同到了别的城市相聚。今年年底,我又和陈湛文在北方相聚,并且跟蔡立良烨一起参观当地的博物馆。

今年,我和陈湛文之间又有了一个新的突破,那就是我们一同走进深圳体育场,为深圳足球队现场助威,有几回蔡立良烨、王易辰也一起来了,我也借这个机会认识了张洋。其实去年我和陈湛文就一起看过一场球,那次张雪纯也在,但是去年我和陈湛文彼此不知道对方在哪个看台,今年则不同了,今年我们都知道对方在什么位置看球,也能相互呼应了。

此外,我一直记得陈湛文在2011年写过这么一段话:“现在我们的作文水平完全被考场作文800字的要求所抹杀,如果没有限制,没有所谓话题,没有所谓字数限制!大放豪笔~!大放文采~!!我们的作文会有非常非常多的亮点!!看了常彬的文章,使我感动~……!!!想哭,唉,没有自己的文学创作空间!!!中国教育之腐败!!我看咱们90后还能培养出多少文学家。”这段话里面,包含的信息很多,包含的观念也很多,读起来以小见大。这些年我和同行们,以及和读者们讲到一些文学问题的时候,时常会把陈湛文那年写的这段话的部分内容引用,以勉励和启发更多的人。

P、张培亮(Pei

张培亮不必多言,他早已是我的好兄弟,我们一起成长,一起忧伤。虽然张培亮的那句“淡淡的忧伤”今年始终没有契机在我面前触发,但是“亮式抒情”一直都是在的,张培亮今年写的《天桥女孩》又让我们感动了。

张培亮经常这么说:“发掘和推广文学新人,我们义不容辞。”这些年,张培亮及其合肥莫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能力和凝聚力已经越来越强,他们对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对更广范围的文学群体的作用也越来越大。2016年,在张培亮的张罗下,王永香的诗集《流浪在广州的星辰》顺利出版,张培亮在这一年还有效地运用了新媒体,担任微信公众号《青年诗人》的执行主编,通过这个平台,组织了“世界读书日——安徽青年诗人大展”等活动,推广诗歌作者,范围已经超出了我们原先植根的90后文学群体。

2016年,《青年诗人》刊登作品的作者主要有:马文秀、李柏林、李树旺、夏之、汪晓羽、汪建芬、周静、方蕾、胡文奇、金涛、井鸣睿、康学瑞、落梅子、潘祖诚、陶孜河、王长征、王中朋、印锦棠、王春生、张良培、张杰华、钟凯、楚红尘、何旭、刘悦、吕达、赵国明、周朝、罗雄展、王永香、杨婧莹、李洁、许仕龙、范梓盛、陈湛文、沈羿安、袁龄、黄宇、彭义、后晓华、张培松、雷天,等等,当然也还有我。

当前的自媒体时代,文学的公众平台有很多,张培亮的《青年诗人》从这么多公众平台里脱颖而出。不仅凭借张培亮的江湖资历,也是凭借张培亮的经验和能力,更是凭借张培亮对文学的热爱、对文学事业的执着。

在此,我再度引用我兄弟张培亮的座右铭和大家共勉:“平凡的坚持,终成伟大!”

Q、娶妻——结婚(Qv)(金鹏、金涛、孙璐康、王长征、若非、荆冠杰、李柏林、罗从政、颜家春)

今年有不少朋友走进了婚礼的殿堂,据我的不完全统计,今年结婚领证的,活着举办婚礼的,至少有他们:金鹏、金涛、孙璐康、王长征、若非、荆冠杰、李柏林、罗从政、颜家春。

他们的婚姻,不仅得到了我们大家的祝福,还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关于他们婚姻的故事。特别王长征,他的婚礼可牛啦!不仅得到咱们圈内的关注,更是得到了媒体的报道,受到社会的关注。春节前夕,王长征将自己的婚礼办成一次以文学为主题的婚礼,并在婚礼举行他和他妻子王忍合著新书的首发仪式。很多人给与了他们祝福和肯定,我也给他们的新书写了几千字的评论。王长征的婚礼为大家做了榜样,确实嘛,文人就该这样搞!人生礼仪不一定十分奢华,但要充满我们自己的气息!我想,我以后的婚礼,以及各种重要的人生礼仪,甚至是我的葬礼,都要像王长征那样动些脑筋了。

R、铁路(Railway

还是那句话:我喜欢火车,出行的首选交通工具就是火车,每年我都要坐多趟火车。2016年我总共坐了66趟火车,比2015年少了7趟。关于2016年坐火车的详细记录,我已经发到了博客,地址如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64d8b5c0102wxld.html

我在火车上认识的朋友们,以及我的一些到火车上工作的朋友们,他们的交路表一直都存在我的电脑里,每次出行,我都是首选有熟人在的列车,这样我的旅途也会增添很多记忆。

除了我自己坐火车,以及在火车上认识的朋友以外,生活中也有越来越多的喜欢火车的朋友,比如去年通过孙陆辰认识的哈局巡道工薛思洋,他这些年经常一到双休日就专门坐火车出去玩,他这几年的火车旅程经常和我们一起分享。其中,去年他去了襄阳汉水桥,少见的铁路和公路并驾齐驱的桥。虽然我以前也去过襄阳,但我一直不知道襄阳有那座桥,我也是通过他才知道襄阳汉水桥,今年三月我去襄阳文学院找陈苏曼的时候特意去看了哈局巡道工给我推荐的这座桥,先坐汽车过去,再步行走回来。

今年我也在生活中新认识了两个喜欢火车的朋友:一个是深圳球迷群体的姚念康,他是去年认识,今年熟悉的。我们喊他康哥、康仔,他对火车的兴趣包括了对火车类型和火车历史的关注;另一个是我们深圳市育才中学的校友王皓南,我今年通过陈湛文认识的,王皓南经常带着高清照相机,去拍摄火车的照片,照出的质量都比较高,经常和我们分享,特别是宁东的狮子好几回都引用了他的照片。此外,王皓南也和我一样喜欢足球,他是江苏的球迷鼓手。

S、何星(Star

她是一个善良的人,

她是一个有思想的人,

她是一个阅读涉猎广泛的人,

她是一个有人缘的人,

她是一个知道关心别人的人,

她是一个真诚的人。

虽然这个世界给她的回报,和她的才华、她的付出远远不对等,可是她始终没有放弃自己人生的希望,始终还是那么真诚地对待别人。从她的身上,我感受到了我自己永远也无法理解的品质。

T、雷天(Tian

我所处的文学群体,有喜欢足球的球迷。比如刘景南、谢璞、陈湛文、张启晨、井鸣睿、王永香、王春天、曹飞、顾倾城、徐露、张凡、指尖沙、龚羊羽、宗隆隆、左小祺、占金国、李开浓、陈科成、黄宇、孙陆辰、李伟松、王劲、黎梓杰、范磊、郭校,等等,他们都是球迷,雷天也是这样的。雷天跟他们有一个区别,雷天是我的第一个先在球迷群体认识,后来才开始在文学群体来往的。

雷天跟我同一年出生。在我和雷天一起为深圳足球助威的日子里,雷天总是带着他的高清相机,在看台上近距离拍摄球迷群体,把我们快乐的、激情的、兴奋的时刻都记录了下来,有图片也有他剪辑的视频,而且画质清晰。比如深圳球迷张洋,他是一个期货分析师,每天都在“多空博弈”的紧张气氛下度过,非常烧脑的。今年8月27日的深圳体育场,张洋在黎斐罚进点球后,忘情地脱衣庆祝,那一幕被雷天的照相机捕捉了下来。事后我把这张照片给张洋看,张洋欢笑地告诉我:“这是我最快乐的时刻!最珍贵的照片!”我和好多球迷朋友们,都被雷天的摄影留下美好的回忆,留下了珍贵的影像资料。在球场上为大家留下美好记忆瞬间的球迷还有很多,比如孙哥、海哥、三过,等等。

今年六月的一场比赛开赛前,雷天告诉我,他也喜欢文学,希望能参加一些文学群体的活动。我让他回去后把他的代表作和文学简历整理出来,他便给我看了他写的诗《游洪湖赏荷》、《在浮桥等你》,以及运用意象跳跃的手法写出的《你在深圳东,我在深圳西》,我也从他的文学简历中得知他早年还发表过散文。后来我把雷天和他的作品推荐给了罗雄展和张培亮,并于西安年会后,在张培亮担任执行主编的《青年诗人》微信公众号发表。今年八月,我从河唇与肇庆参加文学采风回来,前往广州参加中国青年文艺学会2016年年会暨常委扩大会议,雷天告诉我他也想去,我便征得主办方同意以后让他也一起参加。在会议过程中,雷天不失时机地摄影,雷天的发言,雷天的讨论,雷天对他人发言信息的价值判断和展望,都体现了他的特色,特别是雷天和其他参会人员的熟悉过程,无不体现他的个人能力,正如李波在我刚认识雷天的时候对我介绍的那样。后来雷天告诉我,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如此高规格的文学活动。那次会后,我对雷天的一个最大的感触就是,他接触文学组织的时间确实有些晚了,正如我接触球迷组织的时间太晚了一样。不过没关系,他是有一定的软实力和硬实力的,他在文学上,在文学的群体,雷天还有很大的潜力空间。我相信,雷天会凭借他的才情,他的思考习惯,还有他的与人交往的出色能力,在文学群体中渐渐地得到更多的机会和平台,并为文学路上更多的人带来共鸣,为我们大家共同的文学道路增添光辉。

U、黎子(wU

黎子是李开浓的助理,她名叫吴霞霞,笔名黎子,因此归在“U”项目也合适。

最开始对黎子产生印象,是她获得“包商银行杯”征文大赛的一等奖,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来李开浓的手下当助理。虽然在文学群体当中,各种征文、各种比赛琳琅满目,但我是比较认可这个“包商银行杯”的,这个杯赛属于新锐的平台,它的质量、秩序,整体规格,虽然不能和那些传统平台相比,但是相比其他新锐的平台,算是可观的。能够在“包商银行杯”留名已经是证明实力了,更何况黎子在“包商银行杯”获得了一等奖。

后来见到黎子以后,黎子开朗活泼的性格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对黎子说我对她有三个没想到,然后说了具体的这三个。黎子马上接着说下面一句:“第四,你没想到我会这么活泼这么开朗。”黎子的确挺活泼开朗的,有一次黎子把照相机对准天空,拍下一朵云,然后问我:“你看这朵云像什么?”黎子的回答是我听过的最特殊的回答。黎子的性格也激发了我的创造力,有一次黎子把一段她在沙滩上踩海水的视频给大家看,然后我问大家:“我拍黎子的时候距离这么近,我的鞋子却一点都没有湿,这是怎么回事?”大家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出来,最后我告诉大家正确答案:“因为我没穿鞋,所以当然不会湿鞋。”

黎子和我,都喜欢让自己和别人不一样,黎子对我的称呼和别人对我的称呼都不同,在我所处的文学群体里,多数人称呼我“船长”,黎子称呼我“老常”。黎子对我说:“我要给你留下和别人都不一样的印象。”后来有一次黎子拿着一本书《男人这东西》,当着我的面指着封面念道:“老常这东西。”

V、绿茵场(lV

“V”这个字母写什么,往年是纠结的,特别是2013年的那篇总结,直接把“V”这个字母给空缺掉了。但是后来想到,在电脑的输入法里,“V”用作汉语拼音的韵母中的一个,就是“鱼”这个音的韵母。因此绿茵场的“绿”归入“V”这个字母。

绿茵场,当然指的是和足球相关的了。虽然我很多时候进入激情状态的程度比我在球场上更欢,但是从时间的角度来说,连续狂欢90分钟以上,除了去现场看球以外,我是不容易找到这样的连续这么长时间狂欢的感觉的。

今年我继续支持我的老主队,也就是深圳足球队。陪伴我多年的老场地,老主队,老喇叭,老体育场,还有我在天气转暖后穿上的老球迷服,继续我在小时候的足迹。在我去年春回到深圳长期生活以后,印象最深的一次为足球而感动,是2015年9月12日我们深圳队在主场3:0战胜有冲超任务的北京北控的那一场比赛。去年也是我回到深圳的长期生活第一年,记得那场比赛我彻底地激动了,这不是在回忆,更不是在梦境,而是现实生活中,我反复问自己我们真的要赢了吗?我们真的又能像过去那样赢了吗?那天我的眼前浮现好多往事,有的是关于足球的情景,还有我在外地望着夜空思念深圳的情景,还有我那些年在外地一个个喜悦和挫折的情景,有正面的回忆,也有负面的回忆,一个个镜头接连播放下来,最后一个镜头便是我拖着行李箱下火车,回到了深圳。那天我的泪水,像极了我每次从外地回到深圳,火车进站前,铁路旁边的地王大厦把我的眼睛撞出的泪水。那天比赛结束后,我对自己说:“现在,我不再是漂泊在外了,我是真的回家了。”这句话我不是第一次对自己说,在我每次从外地回深圳的时候我都激动地对自己说这句话,但是去年春回到深圳长期生活,只是在地理位置上回家,小时候在深圳的那些感觉,还要在后面的生活逐步找寻回来。

今年看球跟往年比起来,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往年我都是散客,一般情况下在深圳体育场的二区看球,但是随着今年我和深圳球迷联盟主席孙哥孙智敏的熟悉,今年我从一名散客变成了球迷组织的成员,加入了孙哥创建的深圳球迷联盟,看球的地点也从二区换到了深圳球迷联盟的六区。今年每次我在六区助威的时候,都仿佛看到对面的二区有一个小时候的我,在和现在的我遥相呼应着,共同为自己的主队助威。今年是我加入球迷组织的第一年,是我跟球迷组织开始磨合的第一年,我在球迷组织是个新人。今年我在深圳球迷联盟受到了孙哥的照顾,并且认识了二公子、疯子、李海涛、慧哥、陈苑、阿业、李荣松、高俊鑫、康仔、小江、波哥、小志、龚嗣贤、谢荣恒、迪诺、赤膊、邓聪等球迷联盟和其他球迷组织的球迷们。加入球迷组织,为我对足球的关注增加了许多无形的督促和动力,特别是当我距离足球比较远的时候。

记得当年深圳球迷联盟最开始出现的时候,我曾经以为它是一个由很多人,经过了至少一年的各方面规划和筹备,酝酿到了成熟的时机才出现在体育场的。直到今年看了黎晓斌他们编写的《重说球事:深圳足球那些年那些人》,我才知道深圳球迷联盟的简史原来是这样的:当年,孙哥他们可谓“说干就干”,深圳球迷联盟也就如雨后春笋般地一下子成为了一个有体系的球迷组织,并且稳步地发展壮大。当我初步了解深圳球迷联盟的这段历史,我再次感叹孙哥、二公子他们对足球的热爱和干劲,再次感叹球迷这个群体本身的热血。

W、吴黎明、吴相渝、吴陆六(Wu

“穿梭岁月时光却不沾流年的船长”,这是吴黎明对我的描述。这位兄弟和我认识也有几年了,这些年吴黎明一直在三亚、西安两地来回跑,他的生活总是充满着艺术的气息,他说过一句话,我觉得特别能跟他般配:“只限鸳鸯不羡仙。”这句话很平常,很多人都会说,但我觉得,能够把这句话说到他那种境界,是需要实力的。因为无论是吴黎明还是我,或者很多朋友们,我们的骨子里就是仙人,所以我们当然不用去羡慕仙人了。吴黎明不仅写诗,他还经常拍一些优美的自然风光给大家分享,有的是静图,有的是经过处理的延时拍摄的动图。有一年吴黎明在三亚的一家商铺看到有卖我那款船长帽的,他当时就拍了下来发给我看。此后他经常对我说,每次他到三亚,特别是经过那一片商铺,他都能想到那家店,都能想到我。确实啊,记得今年有一次他拍了一些火车照片专门发给我看,虽然他自己不追火车,但是他那次对我说的一句话:“你之所爱,我都会留心。”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底。

吴相渝是一个长期为大家做事的作者,他的年龄在80后和90后之间,他宣传和照顾的作者们除了90后以外,还有一些80后,以及比咱们年龄都要大的作者。我经常对大家说:“吴相渝自己的作品,我们一定要多转发宣传,他为大家做了太多,我们也应该为他做一些。”

吴陆六是一名铁路诗人,今年写诗高产,他今年下半年在许多平台发布了作品。

X、刘肖旭(Xiao

Xv

这些年在山西,涌现出了一批各有所长的90后作者,刘肖旭便是其中之一。刘肖旭笔名刘施文、诗文、刘诗文等。认识刘肖旭也有几年了,刘肖旭最开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正面和他的背面。他的正面好理解,有的人曾经把他和左小祺、倪万俐并称为三大颜值。确实,倪万俐是帅哥,左小祺是靓仔,刘肖旭,那可是英俊啦!至于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背面,则是当年在合肥明光路,我们一群人都在玩,却只有刘肖旭一个人在一旁的电脑前专心编辑新闻稿,他坐在电脑前的背影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虽然2014年刘肖旭没有通过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的审核,但是他在其他的平台一次次地证明了自己。2016年,刘肖旭乘着文学自媒体的浪潮,开创微信公众号《诗文婉韵》(后改名《诗文工作室》),通过这个平台推荐了很多作者,有的来自我们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有的来自张培亮的合肥莫逆文化,有的来自山西省新青年文学联盟,包括李鑫鑫、荆卓然、王增增、左小祺、赵伟、寇宗源、赵应、马文秀、李超、安晶晶、姚启龙、高晓东、“唯美诗魔”刘旭锋、轮椅上的励志女孩林深之(李璐),等等,有的是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不仅是在安青会,还有光双龙的钟音诗社,他的能力、他的勤奋一次次得到体现。

刘肖旭编撰的文章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他擅长运用标题的艺术。他既能带来人们通常所说的“标题党”的博得读者眼球的效果,但是又不同于我们通常所说的“标题党”。我们一般认为,“标题党”指的是文不对题,标题和内容相差十万八千里。而刘肖旭运用的标题,跟其推送的内容是相关的,于是这样一来,刘肖旭运营的平台既能保证其点击率、分享率,也能受到同行的好评。

Y、音乐(Yin

今年还是继续去深圳音乐厅观演,虽然我对音乐的理解还是处在非常低级的阶段,但我就是喜欢去听。

Z、周朝(Zhou

最开始认识周朝,是他牵头“主题周”诗歌展览的时候,那是哪年我已经忘了,现在的周朝,在深圳生活了,他来到深圳已经一年半了。去年年底,周朝去深圳大学开会,会后与我小聚,我送给了他几份珍藏版的《元诗歌报》,还有两本我担任监制的《明天》,过了几天,又赶上了周朝的生日,他把范家亮和我约出来相聚,顺便送范家亮离开深圳。从那时起,周朝和我之间的联络就增加了不少。今年我们还有两次印象比较深的交集,一次是八月的广州年会,那天我和周朝、雷天、许仕龙同桌进餐。虽然在讨论会的环节,周朝有事情提前离开了,但是他还是把他的演讲稿给了我,我在会上帮他念了出来。其中有这么几句话得到了在场人员的共鸣:“文学艺术的意义就是赋予无意义的生活以意义……一个真正的写作者,应该是隐忍且包容的,要耐得住寂寞……。”特别是念到最后一句:“文学不死,诗歌不死,心灵不死。”全场爆发出了掌声。

今年九月,我原计划要到株洲、长沙、襄阳走一圈,还要去益阳看一场球赛,可是九月却发烧一个星期,致使九月的出门计划泡汤。可是我却因此赶上了九月在深圳举办的一场诗会,中国现代诗“86深圳大展”30周年纪念活动。那天是周朝带我去的,我们在现场见到了王小妮老师,还有中国诗歌流派网主编徐敬亚老师等前辈。三十年前的深圳和现在的深圳不一样,当年的深圳是中国诗歌的前沿阵地,如今的深圳虽然不再拥有当年门庭若市的文学语境,但是,亲爱的朋友们,即使文学在当代生活里不再络绎不绝,我们自己,还是要永远怀揣一颗对淳朴无暇的诗境向往的心,继续我们对文学味道的追求,让平凡的生活多一层精神上的意义。文学的意义就是赋予我们的生活更加丰富的意义。

动笔时间地点: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于深圳湾畔南山脚边

定稿时间地点: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跨年夜

于回深圳的T95次列车

附录:

往年我写的字母总结目录,我是争取每年都写得不一样。写得不一样不代表往年的字母在现在这一年不重要,而是年年都应该在延续已有的基础上再开掘新的东西。

一年前我写的《2015年的26个字母》的目录:

A、安徽;B、顾彼曦;C、颜家春;D、杜玉德;E、张佳羽;F、足球;G、高短短;H、回深圳;I、王冰凡;J、印锦棠、苏婧;K、林薇开;L、刘景南、李开浓;M、孟慧芳;N、牛冲;O、陈湛文;P、潘祖诚;Q、傅淑青;R、铁路;S、孙陆辰;T、Tomorrow;U、朱慧敏;V、数学;W、王钰;X、徐晓;Y、孙蓝艳;Z、张培亮

全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64d8b5c0102w4ry.html

两年前我写的《2014年的26个字母》的目录:

A、安徽、西安、新安;B、孙蓝艳、蓝晓橙;C、陈湛文;D、龙送一、许仕龙;E、十八;F、傅淑青;G、钟果倩;H、火车;I、病;J、张佳羽;K、康远飞;L、刘景南、李开浓;M、王佳媚;N、牛冲;O、郑黄娅;P、张培亮;Q、屈皓;R、王春生;S、李东春、颜家春;T、淘鹿;U、顾彼曦;V、贾雪;W、肖秀秀;X、邢嘉仪;Y、轶事;Z、征元子

全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64d8b5c0102vf2d.html

三年前我写的《2013年的26个字母》的目录:

A、深圳;B、蓝晓橙;C、陈湛文;D、高晓东;E、鄂;F、原筱菲;G、顾彼曦、顾倾城;H、韩星鹭;I、冰城;J、邢嘉仪;K、老刀;L、刘景南、李开浓;M、合肥莫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N、谢欣;O、郝亚男;P、张培亮;Q、足球;R、铁路;S、宋承霖;T、三;U、李璐;V、空缺;W、王佳媚;X、孟祥宁;Y、袁龄;Z、张佳羽

全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64d8b5c0101fwo5.html

四年前我写的《2012年的26个字母》的目录:

A、阿元;B、蓝晓橙;C、陈湛文;D、陈晓丹;E、许斯唯;F、邓慧芬;G、顾彼曦;H、黄书铭;I、刘珈亦;J、王佳媚;K、Kitty;L、李婉欣;M、麦玮敏;N、郝亚男;O、胡姚雨、梁汉波;P、散文;Q、琴书;R、陶亦然;S、宋承霖;T、张晓风;U、吴晓明;V、胜利;W、李王婷;X、谢欣;Y、袁龄;Z、张佳羽

全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64d8b5c010160qz.html

五年前我写的《2011年的26个字母》的目录:

A、AVI;B、Bear;C、陈晓华、陈章雄;D、Duck;E、恶搞;F、原筱菲;G、郭晓霖;H、胡任斯;I、涂鸦;J、钟嘉宝、蒋楠;K、柯毅烽;L、罗竹影;M、马子恩、马莉;N、刘思农;O、暴政;P、P图;Q、齐悦;R、人心;S、刘春雪;T、陶亦然;U、吴赛琴、吴祎、吴名、吴晓明;V、Victory;W、微博;X、谢地;Y、于佳晖、袁龄、闫雨薇、杨小康;Z、邹莎

全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64d8b5c0100x7fc.html

六年前我写的《2010年的26个字母》的目录:

A、安全;B、Birthday;C、陈建宪;D、动物;E、恶搞;F、Foreigner;G、郭晓霖;H、汉语角;I、Ice-cream;J、祭奠;K、K歌;L、林继富;M、母校;N、努力;O、orange;P、拍照;Q、丘铸昌;R、人脉;S、圣诞门;T、Two;U、University;V、Victory;W、吴祎、吴名、吴永德;X、小猫咪公主、小不点狗;Y、友谊;Z、棕熊

全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64d8b5c0100uedq.html

每年写得不一样不代表往年的字母这一年不重要,而是年年都应该在延续已有的基础上再开掘新的东西。2016年的总结就到这里了,祝愿大家在2017年以及以后的日子里越来越顺心。

故人书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