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深雨蒙蒙》:雪姨的真面目

文/婉兮   图/网络

1

不久前写傅文佩与王雪琴,读者发出一个挺有意思的疑问:

“到了上海又逼走依萍母女,陆家偌大的财产就是王雪琴娘几个的了。王雪琴把大部分财产送给情人,留下一小部分没拿,这是有多爱她的孩子?”

这似乎是一个漏洞。

王雪琴虽人品不端,但却不失为一个好母亲,对自己生下的两男两女始终呵护有加,一直在辛辛苦苦地为儿女的人生做铺垫。

她赶走李副官一家,是为了尔豪的余生不受影响;

她千方百计地撮合如萍与书桓,是为了女儿能延续上海名媛的生活,一辈子岁月静好。

从这个角度来看,她实在没必要搬空陆家的财产,只要继续把老爷子伺候好,几个儿女便能拥有光明前程。自己也能继续在阔太太的名头下锦衣玉食,后半生依旧会体面安稳。

可她却好死不死地出了轨,自以为瞒得天衣无缝,结果却被依萍、李副官等人看出端倪,最终玩火自焚。

夫离子散不说,还把自己也送进了监狱……

观众不理解了。

王雪琴一向精明,为人是跋扈嚣张了些,但并非愚蠢之辈,不至于想不透其中关窍。

养小白脸可以理解,但为什么还要真金白银地帮衬他?甚至还敢生下情人的儿子,赤裸裸地留一个活证据。

这分明是找死的节奏。

要知道,黑豹子半生戎马,怎容得戴绿帽子的耻辱?而得了女人大恩的魏光雄,又怎会在发达后顾念情分?

除非……

除非雪姨对魏光雄动过真感情。


2

不如从很多年前说起吧。

那时候,王雪琴还是个唱戏的小姑娘。脸上画着浓墨重彩,表情和内心都一齐被掩住,无论哭还是笑,都躲在别人的故事里。

难得被陆振华一眼看中,从此便飞上枝头,再不必抛头露面地讨一口饭吃。

当时,她的母亲不太乐意:“我们家就这么一个姑娘,全指望她过日子。她出来唱戏才三个月,怎么能嫁人呢?”

而王雪琴云淡风轻:“人已经被司令看上了,我们逃不掉的,说不定,这还是我王雪琴的运气呢!”

她甚至还向李副官盈盈一拜,把话讲得滴水不漏:“军爷,从今往后,要您多多照顾了。”

这至少能说明一点:王雪琴会察言观色、懂人情世故,绝非不谙世事的傻白甜。

这和她的出身有关。

李副官曾明明白白地回怼过她那所谓的母亲:“你这位姑娘是你买来的,又不是亲生的!”

与大家闺秀傅文佩相比,王雪琴很早就开始规划自己的人生,而美貌或许就是唯一的、最重要的资本。

少年时颠沛流离尝尽冷暖,她被命运早早地催熟,一门心思只琢磨着怎样才能活得更好,哪怕因此而失去某些重要的东西、

比如爱情。

唱戏或许也只是个铺垫,她要借着登台去自我推销,好把自己“卖”个好价钱,换来衣食无忧的后半生。

结果倒如愿以偿了。

王雪琴战斗力爆棚,一口气生下四个孩子,在宅斗中大获全胜,从内而外地俘获了陆振华。

当然,老天也帮了她一把。

她出现于陆振华的中年与老年过渡时,在男女之事上,黑豹子已有些意兴阑珊,不再热衷于寻找“萍萍”。恰巧东北沦陷,陆家向上海迁移,再三权衡之下,陆振华只带走了八姨太和九姨太。

王雪琴占了天时地利,顺理成章打赢了这一战。

但我敢打赌,她并不爱陆振华。

那些温柔体贴婉转承欢,大都源于对“利”的追求,而不是“爱”的体现。


3

王雪琴代表了一种女人。

她们的婚姻往往会被工具化、利益化,目的是借此来改变人生,实现某种程度上的阶层跨越。

所以,爱不爱不重要、合不合适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男方的财富、权势、资源以及背景。

男女之间的结合是全方位的,从身体到财富、从地位到资源。于某些女人而言,嫁人的确是最便捷的致富途径。

毕竟,婚姻还有另一种约定俗成的含义:嫁汉嫁汉,穿衣吃饭。

其实这种模式也常见,美色与财富的联姻,自古都顺理成章自然而然。而婚姻说到底,其实也就是贯穿余生的交换。

有人付出情,有人付出金银财宝;有人想要爱,有人想要物质享受……

不过是投其所好,求仁得仁。

雪姨的罪,归根到底无非四个字:贪得无厌。

在享受过纸醉金迷后,她要借助丈夫的力量去成全情人:前半生求财、后半生求爱——而且是用偷的方式,实在是令人不齿!

尽管也纠结,尽管也为其余三个孩子而担忧。

但确实有被爱情冲昏头的嫌疑,以至于后来酿成大祸,把整个陆家都毁了。

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大恩即大仇。那个借助女人黄腾达的魏光雄,不过是见异思迁的渣男一枚。为他豁出去的雪姨,并未得到想象中的一切。

或许是因为,这段感情本就带着原罪。

婚姻这种事,归根结底就是一个选择。毕竟谁都有所图,不是钱和权,就是情和爱。

重要的是,婚前就把自己的“有所图”搞清楚弄明白。因为选择一旦做出,就意味着对应权利与义务的形成,以及另一些东西的放弃。

无论嫁给谁,都是在得与失之间寻找平衡点。

雪姨不懂的,希望我们能明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