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09请你帮我一个忙吧

文/维薇安米

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目录

上一章《真海的花束》08蝴蝶夫人与月亮

下一章《真海的花束》10游乐园

真海和何幸回来的时候,在路口看到了一个穿着白纱裙的女孩子正在路口张望,像是在找路的样子,女孩子的身边还跟着几个黑西服大爷,何幸把飞行摩托停在了那女孩子面前:“这位小姐,你是在找路吗?需要帮忙吗?”

白纱裙女孩抬眼看了看何幸,然后问:“你知道真海面包屋在哪里吗?”

何幸把自己的头盔给她,然后伸手说:“那你跟我们走吧,我们就是真海面包屋的人,上来吧!”

白纱裙女孩和黑西服大爷们说:“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半小时以后回来。”

黑西服大爷一号说:“你小子不要打什么坏主意。我们小姐身上有定位芯片。我们随时都能接到小姐求救信号。”

何幸撇了撇嘴说道:“我能打什么坏主意?我就是真海面包屋的面包师傅——这位是我们店长妹妹。”

真海探出一个脑袋说:“我们是真海面包屋的面包师喔!我就是白真海喔!”

黑西服大爷二号说:“这姑娘怕不是个傻子……”

何幸把真海头盔戴好嘱咐一声“你老实点别动……不然掉下去了……”

接着何幸补充一句:“真海她还真就是个傻子……但是她做出的面包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面包了……”

白纱裙女孩被何幸牵着登上飞行摩托,然后招呼黑西服大爷们:“你们要不先回去吧!应该不会有事的!还有我不会跟爸爸打小报告的!”

然后“嗖”的一声三人飞走了。

……

白纱裙女孩这样说道:“你好,我是伊川的妹妹,我来接花束君。”

真海恍然大悟:“你是来接小白鼠花束……”

真海接着围绕着白纱裙女孩儿转了一圈:“你和伊川哥哥长得好像……”

岳遥听到真海声音,于是从操作间走了出来,门口的风伴着门框上清脆风铃声吹了进来,正好吹开了白纱裙女孩儿裙角与黑长发上的刘海,一抹淡淡红色印记额头上浅浅印着,下面是一双极为浓秀的眼睛。

岳遥愣住了,手里的曲奇饼干掉落下来:“你……你还记得我吗?”

白纱裙女孩儿好奇回头去看岳遥,然后有些陌生说道:“我……我应该没有见过你啊……你是否认错人了呢……”

岳遥心中想着:堇……伊堇……原来是帝川企业大小姐。

看来因为药物她记忆丧失了很多。

岳遥挡住了墙上《鹿与紫堇花》那幅画,然后说道:“真海,花束君在花圃玩耍,你去带它来给这个姐姐,花束君要回家了。”

真海有些舍不得花束君,但还是“哦”了一声,然而还是把花束君从花圃抓回来,捧着交给了伊堇:“姐姐,我以后还可以和花束君玩吗?它是我的朋友啊!”

伊堇说:“那要问伊川和贺雪了——花束是实验品,自然是研究员来决定,如果你想看花束,直接和伊川说,我想他会同意。”

伊堇说完就准备离开了,岳遥没有和伊堇有过多接触,只是让真海送伊堇去空中轨道公共飞行器那里坐飞行器回家,伊堇觉得真海很可爱,于是也没有推辞,然后伊堇接到了望月的脑电波来电提示,伊堇把手指放到自己的太阳穴附近,望月的声音从脑海里响起来:“你要不要来同学聚餐?如果不吃这顿饭恐怕会有人继续排挤你这个大小姐——不过你好像没有男朋友可以带过来啊!”

伊堇抿了抿嘴角,然后看着身边短发高个子的真海,伊堇笑着说道:“谁说没有男朋友可以带着呢——地址给我我马上就去。”

伊堇牵着真海的手:“你愿意和姐姐去一个地方吗?姐姐需要有个人陪着——你只需要吃饭就好不用理会那些人,其余我来应付就好。请你一定要帮姐姐这个忙啊!”

真海犹豫了一下说:“岳遥哥哥还在等我回家。”

伊堇想起了刚刚看到的那个男孩儿,然后说:“我一个小时后联系你哥哥来接你——你放心吧不会有事。”

伊堇把真海打扮成了一个清秀的男孩子,然后拉着真海去了望月给的地址,伊堇从来没有来过酒吧这种地方,但是伊堇觉得如果这次不去,大学生活可能又是被排挤着孤立着度过了,可是这场聚会无论怎样也被望月要求要带着男伴去,而伊堇潜意识中又十分讨厌和男性肢体上有接触,所以只能让真海打扮成男孩模样了。

伊堇也不知道为什么十三岁的某一天,自己醒来以后,就十分不能接受除了与哥哥和父亲以外的男性接触了,并且伊堇还丧失了大量记忆,虽然一直在积极治疗,可是最近还是经常忘记人脸或者是人名。

伊堇觉得她如果不能通过花束将自己完全治好,可能就要和身旁的傻女孩真海一样了,但是伊堇觉得有一段重要的记忆是不能忘记的,可是偏偏已经想不起来了。

伊堇摇了摇头,然后拉着真海进了酒吧,找到望月以后,伊堇骄傲的说:“你看——我这不是找到了男伴吗?”

望月略微有些惊讶然后释然对着真海说:“小兄弟你是被她从路上抓来充数的吧!”

真海摇摇头:“不是啊!我是……”

伊堇捂上真海的嘴巴,然后说:“他是我男朋友!”

打扮得时髦的大学生们纷纷议论起来,然后望月说:“如果你想加入我们,那就喝了这杯酒,我们就不会再将你排除了。”

伊堇看着望月手上那杯红酒感到有些犹豫,然后壮了壮胆子,伸手拿了过来,正准备喝下去的时候,望月忽然又说:“你的男朋友也要喝。”

望月接着指着旁边的情侣说:“我们这里表示欢迎的方式是由你喝下然后分享给另一方——就像他们这样。”

伊堇惊讶的看着那个男生喝下酒然后喂给那个女生,然后伊堇说:“为什么要这样?这样不脏吗?”

望月嗤笑一声:“帝川企业的大小姐,如果你做不到的话,就尽快回家吧,加入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还是回去做你的乖乖女,这样即便学校里你被排挤了,你的父亲也会帮你摆平,不是吗?”

伊堇咽不下这口气,望月仿佛还有别的话要讲,不过都被下一幕惊呆了,伊堇一口气含下了红酒,然后快速的揽过真海,将红酒哺入了真海口中,真海眼睛睁的大大的,然后只能将红酒尽数咽下,伊堇分开真海脑袋,然后真海猛烈的在一旁咳嗽起来,伊堇继续看着望月说道:“我做到了——我和你们是平等的!真海,我送你回家!”

望月看着伊堇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竟然真的能做到这个地步——看来血统是骗不了人……她倒也是一个坚强倔强的女孩子,不过刚刚那个清秀的男孩子好像在哪见过……”

真海和伊堇一样,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多酒,虽然对别人来说只有一杯,但是对这两个女孩子来说已经够醉醺醺了,伊堇通过脑电波芯片找到了真海面包屋电话,然后联系了岳遥:“不好意思啊,我本来想着带你妹妹出去玩,结果喝醉了,找不到路,你能来接真海吗?”

岳遥说:“你定位一个地址给我,我过去吧——还有你能找到自己回家的路吗?”

伊堇点点头:“我直接联系黑西服大爷们就好了。啊他们已经来了。岳遥店长因为我有门禁。我暂时把真海放在便利店门口了。我要赶紧回家了。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伊堇说完就切断了信号,然后岳遥叹了一口气,开车去便利店接真海。

花束君从伊堇口袋里探了一个脑袋出来,看着晕晕的坐在便利店门口打瞌睡的真海,小白鼠眼睛里仿佛在说:“好朋友,我们下次再一起出来玩啊,你可千万别再醉成这个德行了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