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3)

香港太平山顶 凌霄阁观景台

文/玄宝

家明那几天的效率奇高,他负责的那部分谈判基本上已经准备完毕,周律师看了他的材料,满意点头,给老许打电话的时候,直叹后生可畏啊。

从律所出来之前,他看了一下来回的时间,打算去看一趟陆匀之,就为了她那句软软的:“你陪我去好不好?”许家明对自己的英雄气短感到非常自然,只要是涉及到陆匀之的,他的理智就会离家出走,很难找得回来,再多的儿女情长都是无限大合理的。

正想着,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助理小陈敲门进来,家明赶紧正色,小陈说:“许律师,德昌制造的秘书打电话来约您在城南吃饭,今晚八点开席。”

许家明皱眉,客户的饭局不去也不好,只是对这样的临时邀约有些恼火。冷静下来的时候,家明觉得自己简直是疯魔了,只要是遇到陆匀之,他所有的时间都要重新分配,忍不住总会优先考虑她。

陆匀之倒还好,在电话里叮嘱他要早休息,不用介意这等小事,怎么说她现在也是独立女性,处理这些皮外伤还是不在话下的。

家明没有说话,下意识地他不想陆匀之这么懂事,她这么懂事,只能说明这些年她吃过太多的亏,无人照顾,学得太乖,见好就收。如今他们越来越靠近,他想保护她的心就越盛,而且这种心态比以往更成熟,他不介意陆匀之会不会以同样的力气回报他。

前段时间的紧密联系,他知道她的确是有交过一个男朋友,但是她说后来双方都觉得不合适,因此分手。她并没有隐瞒什么,他虽然介意,却不责怪。公平一点,没有联系的那几年,他交的女朋友也不少。

“匀之,还是那句话,有什么事要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家明叮嘱。

陆匀之笑笑:“知道了,我明天就去公司把紧急联络人从顾沁宁改成你,好不好?”

许家明听得她这样说,才放松了一点,扯了扯领带,挂断电话,转了转方向盘。随即想到郑欣然过段时间就释放出来了,又是一阵烦躁。这件事他要找时间跟陆匀之好好谈谈,得让她离开那个是非地才行。

他在英国学的是经济谈判,前几年回国,接了几个大案,完成得都很不错,在国内律师界崭露头角。

回到穗城这个千年商都,家明不愁没案子跟,就是忙起来的时候恨不得有分身。今晚本城制造业的龙头曹景光约他吃饭,他并不太乐意去,一则是老曹的邀约太临时,打乱他的计划;二则是根据他以往的经验,老曹这次的委托,成功率太低,已经纠缠太久,有些浪费时间,不符合他速战速决的做事方式。

去到饭店的时候,已经九点了,老曹公司一行人才开喝。

刚落座,家明还未来得及看饭桌上的人,就有人拉着给他介绍:“许律师,给你介绍一下,你的校友,顾沁宁小姐。”

家明抬头看,隔着众人的烟雾,顾沁宁好整以暇地坐在老曹旁边,大概是冷气温度太低,披着一条薄羊绒披肩,披肩上是常见的大牌logo,笑意盈盈,仿佛见到陌生校友那般自然, 挥挥手,大方地打招呼:“许律师,久仰。”

家明瞬间明白她的身份,倒是自己有些尴尬,只好也打哈哈过去。

酒过三巡,老曹把他拉出来抽烟,问他这次把握有多大,这已经不是老曹第一次问这个问题了,家明还是重复给他提了几个点,作为律师,他给出忠告说:“老曹,我们不是第一次合作,但是这次的确是有些危险,弄不好其他股东会弃船,你考虑一下。”

曹景光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吐了几口烟圈:“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家明慎重地摇头:“其实长河集团提出的条件,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你也知道的。除了设备要换,还有人员精简。对方不是傻子,不会拿大钱出来买你的股份。我去年就建议你把这一部分的加工业务转出去,方便开采和零售那一块的现金流调整。”

老曹终于点头,像是认同家明:“许律师,我们曹氏以服装制造业起家,目前做的东西杂,企业元老太多,不易撼动,大家想法也多,一时间难以统一意见。现在时间谈得也差不多了,我叫秘书明天下午安排一下会议,召集大家,用一个大众可以接受的方式公布,除了考虑股价,至少要让董事会的那帮人先接受。”

许家明点头,跟老曹握手,他明白老曹的顾虑,谈判,是他平衡内部的一个态度,一直以来,老曹想把这件事收尾收得漂亮,故意把谈判拖拉地进行了两年多,更多的是安抚人心的作用,想必现在内部的躁动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他转头对曹景光的秘书说:“明天下午两点到六点,我会带助理过去。”

许家明抬手看看时间,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准备去个洗手间就回家。

途中遇到顾沁宁款款从另一道门出来,两人在过道里碰面,互相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她是陆匀之的好友,许家明不想做任何评价,至少当面不。

顾沁宁已经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了,她算是豁出去了,她不在乎了。哪怕周慕南知晓…反正周慕南从没看到过她,有什么所谓呢。谁没一点矫情的青春,爱情…爱情那么难,她哪有那种好运气。

在包厢门口,顾沁宁对着自己的影子轻笑一声,旋即推门进去。

家明在回程的途中又给陆匀之打了个电话,说是见到顾沁宁了。

陆匀之已经躺下,这些天她还是住在酒店,看到家明的电话,仍是忍不住情意绵绵,他们似乎比热恋的时候还要黏糊一些。

“世界怎么这么小,你到哪里都能遇到她。为了创业,她有没有狰狞如夜叉?”陆匀之在背后揶揄老友。

家明想想,她大概还不知道,因此决定不告诉陆匀之这件事,快速地转了话题,他建议陆匀之在酒店多住一段日子。

陆匀之躺着点头,笑,心情很好。给他发自己换药的照片,照片中的她紧紧皱眉,痛不欲生的模样,是阿May偷拍她的。

家明隔着照片轻抚她的脸颊,喃喃念道:“匀之,赶快好起来吧。”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2)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4)


昨天去了趟香港太平山顶凌霄阁观景台,头图是夕阳,还看了夜景。
难得山顶这么少人,我跟妈妈尽兴而去,尽兴而归。
第一次去中环和太平山顶,是七年前,背着小包,对什么都好奇。
后来因为工作和游乐,陆续去过中环多次,但坐缆车到太平山顶,在昨天,也是第二次,很奇妙的感觉。
尤其是从凌霄阁坐缆车下来,远远的维港灯光逐渐消散,周边是居民楼的夜灯,视觉上大如孔明灯,似乎伸手可摘,就像是从天上回到了人间。
我有中环情节,每回去,回家后都忍不住要温习亦舒的小说。
我喜欢中环,因为那里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和许多都市传奇。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