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是一个完整的能量系统

在认知上,我们知道身心是一体的。但在内心深处,我们的身心却常处于分离甚至敌对的状况。

举个例子,现在很多人面临失眠的困扰。在认知上,我们同意:「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我们需要充足的睡眠。」但实际上,很多人还是会超时工作,或者花大量时间上网、娱乐等造成睡眠不足、身体疲累。

为了保持因睡眠不足导致的精神状态,很多人借咖啡、酒精或者药物来提神,导致头痛、失眠、睡眠品质不佳,然后再靠酒精、药物助眠,形成恶性循环,不仅加重身体负担,也造成心理压力。

这个时候,想要改善现状,光靠药物是不行的,如果能同时配合心理咨商,认清内在的信念的冲突,比如“睡太多是在浪费生命”;“我要更加努力”;“我时间不够,太多事要做,没时间休息”。。。等等,疗愈这些信念,再加上调整生活作息,以及在家人和朋友的协助下,会更容易改变现状。

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和中国传统医学的观点,都一直认为,身体是一个完整的能量系统。

所以,一个症状的治疗,并非仅仅靠药物或手术来压制、消灭或移除生理上的问题就能痊愈。还需要更进一步的认识自己,不要再继续压抑内在的伤痛,看见内在那些分离、对立和压抑的信念,寻求完整的疗愈。我们称这个过程为“疗愈生命”。

西方医学(对抗疗法)能解决很多问题,但未必能解决所有问题。比如有些问题可能超出了医药的极限——药物不起作用。比如,与压力相关的疾病很多,而且正在快速增加中。

直接由压力引起的疾病包括:偏头痛、胃溃疡、大肠急躁症候群、高血压、气喘、肌肉紧绷或倦怠等;有些疾病则会带来极大的压力,比如癌症和多发硬化症。

对抗疗法无法治疗压力。在医院的病人中,70%都是因为与压力有关的疾症。

在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的年代,医生看病的时候不只考虑病人的胜利症状,也会考虑气候、种族、性别、生活条件、社会环境和政治环境等因素。在欧美,二战以前,「家庭医生」是真正的家庭医生,认识全家,并治疗家里每一个人,除了药物,还会运用心理咨商技巧。

在东方,尤其是在中国和日本,把身体视为一个完整的能量系统。这样的观点至少已有五千年历史,而且也已证明能够有效治疗各种疾病和不适。

东方的医理,根据身体能量分布图,可以看出能量流通形态,从而明白以何种方式在哪个部位可以接触身体能量。医师按照五行金木水火土来诊断病人,五行各要素各有特性,都有正面和负面的效果。

人之所以会生病时因为各种不良的习性、压力或负面情绪,造成能量的流动不平衡或受阻碍。因此医生的目的就是要为病人调节能量的流动,恢复平衡状态,病人就可以痊愈了。

所以,东方的医疗方法主张,当身体出现问题时,我们不必指责外在的致病原因,而是应该观察外在影响,了解病人生活环境,心理状况和各种情绪感觉的互动影响。

在印第安部落,他们的医生不但是治疗身体病痛的医生,也是拯救灵魂的医生。对他们来说,心灵和身体并没有区别。部落里的医生(巫医)或许并没有受过正规医学训练,却知道如何诠释“另一个世界”和日常生活事件,以了解疾病发生的原因。

现代西方世界越来越认同人类心灵和身体之间具有密切关系,认为人们的情绪或心理状态,会大大影响疾病的开端和发展过程,以及痊愈的能力。比如,当感冒流行的时候,并不是办公室里每一个人都会生病,也不是每一个被传染的人都会出现相同的症状和反应。

《疗愈的管道》一书中,指出:所谓医学就是指当我们开始探讨疾病的起源时,也不得不考虑生活形态、饮食、社会地位、生活环境,以及最耐人寻味的知觉意识和情绪状态。

诚挚的希望,我们可以打开思维和心扉,在探索疗愈疾病方法的同时,也能关注疗愈情绪,以及追求个人内在成长上。身体是一扇大门,透过它,我们可以突破并超越个人极限,获得更大的自由。以及,最终,我们会发现,所有的生命彼此之间有着相互的关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