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人

字数 4755阅读 184
大派勋

他从房间离开的时候,带上了门。金属钥匙向左转动一圈,这种反锁门的声音让他觉得特别心安。

一枝红玫瑰掉落在地上,枯焉、暗红,像是被开水烫过一样。呆在这个阴暗的房间里,像一个即将失去呼吸的人,一点点的黯然失色。

他像往常一样,走到三楼楼梯口的转角处停顿三秒。那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他给予那个门的凝望比其他地方多三倍。

楼下有个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每次进去他都是直走三米左转,拿一袋米,出来时在门口拿一大桶矿泉水,然后排队,结账。每次买东西不超过两分钟。

这种奇怪的举动让人印象很容易让人印象深刻,便利店的收银员很早就记住他了,但从来不主动和他说话,毕竟他看起来严肃沉默,像个怪人。

只有一次,他照旧进来,直走左转的时候,营业员朝他后背喊道:“今天米还没到,要不你稍等一下或者待会儿再来。”他停在那里,用余光瞄了瞄左边,什么都没说,然后转身离开了。

那一天整他都没有吃饭,坐在沙发上,盯着那朵枯萎的红玫瑰发呆,他的生活被一袋米打断了一下,他想。然后起身把玫瑰扔在了垃圾桶里,身后的沙发留下两个深深的凹痕,像两瓣玫瑰花瓣拼起来的图案。

他住在七楼,对于这栋有着24层的楼来说这并不算高。他不坐电梯,不与人交流,不多看别人一眼。爱一枝一枝的往家里买红玫瑰,

这个楼道里凡是见过他的人都觉得他严肃、沉默、奇怪。人们在背后小心的议论着他,有人觉得他可能受了某种刺激,比如失去了妻子,而她喜欢红玫瑰,所以一朵一朵的买,以此来纪念;也有人猜测他可能是个有些浪漫情怀的人,用玫瑰花来点缀生活,毕竟他一直以来都是孑然一人。

手里经常拿着红玫瑰成了他的一个显著特征,人们在暗地里都把他叫做红玫瑰人。

五月的天气已经有些炎热了,那些将在夏天里聒噪一季的蝉现在也在奋力的从泥土里爬出来,准备着新生。

当街道上已经慢慢的有人卖起了雪糕时,他依旧没有脱下他的外套。这个在夏天里过着春天的人,勾起了人们极大的好奇心。

生活对他来说只有大米、矿泉水、红玫瑰。哦,对了,或许还有玫瑰花店的老板和三楼转角处的那道门。

他像往常一样手里拿着玫瑰,然后走进便利店。直走左转,拿一袋米,出来的时候在门口拿一桶矿泉水,然后排队、结账。走到三楼,停顿数秒后,继续向上。

每次进门,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接一杯滚烫的水,然后把玫瑰花放进去。

有时候是把花瓣全部浸在里面,花瓣因为水的过高温度颜色变得暗红,像是失去水分的皮肤。有时候是把花径插进去,等待着玫瑰花慢慢的枯萎。

他总是这样静静的欣赏着。大部分人喜欢观察一个事物从萌芽到成长的过程,而他喜欢观察的是从鲜活到死亡的过程。他喜欢的是枯萎的玫瑰。

黑夜像是 一张巨大的网,他有无限的包容性,包容这个城市所有的怪物。他在黑暗中释放着自己的邪恶像只黑蜘蛛捕捉食物一样狠毒。

这是第371天,这是他欣赏的第371枝枯萎的玫瑰。


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像个怪物,但更多的时候他觉得大部分人同他一样恶,只是他们还没触碰到那个能点燃他恶的点。

他在汽车修理店上班,每天穿脏兮兮的衣服,趴在地上认真检查每一辆需要修理的车。周围的同事总是抱怨工作又脏又累,他从不参与,无论春夏秋冬,也从不抱怨。

特别是夏天的时候,地面很烫,趴在上面就像躺在了蒸笼里。他从车底出来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车底的汽油味能平衡掉一些来自高温地面的难受。

无论一天如何的疲惫肮脏,离开时他必定会换上干净整洁的衣服,用肥皂洗很多遍布满老茧的手。

每次把手放在水龙头底下清洗的时候,他都觉得那些水像是跳动的精灵,带走那些肮脏的污渍,只是它洗不掉岁月留下来的痕迹。

因为每天都去买玫瑰花的缘故,花店老板已经和他很熟识了。每次他出现在门口时,她都会说一句“来啦。”就像问候一个每天在外工作回到家的归人。

花店老板是个上了些年纪的婆婆,头发花白,五六十岁的样子。对于这位奇怪的顾客,有次她柔和的说道,觉得他一定是个很好的人,那么坚持的买玫瑰,一定有个很幸福的妻子吧。他并未回答她。只是放下了拿在手里的玫瑰,从新选了一只,然后付了钱离开。

有一次,花店婆婆说,何不送一大束呢?他当时已经选好了一枝红玫瑰,手指不小心扎进了刺里,血一点一点的冒出来。他回答说她不喜欢。还有一次花店婆婆说白玫瑰也不错,他想象了一下白玫瑰泡在水里的画面,枯焉、惨白。他小声呢喃了一句白玫瑰枯萎了就不好看了,然后就离开了。

他总是思考一些奇怪的问题。

城市究竟是冰冷的还是温暖的,这些钢筋混泥土裹出一座巨大的城堡,城堡里跳动着无数颗心脏,它是温暖的还是冰冷的。更多的时候他觉得人更像蚂蚁,群聚在一起完成一个目标。但他是叛变的那只,他成了想吃掉对方的黑蜘蛛。

他用矿泉水煮出来一碗粘稠的稀饭,拌着每一朵枯萎的花瓣,一起吞下去。枯萎的花瓣因为高温加热的缘故变得更加暗红,点缀在白米粥中,像一团团黑里透红的血。

371天,每天他都要回忆一次那个为了追玫瑰花而掉在下水道里死去的女孩,他十三岁后的青春在那个雨夜之后全成了噩梦。

他想要是时光能够倒流的话,他不会去偷蛋糕店里的饼干,就算偷了也不要从那条小巷回去,就算走了那条小巷也不要去看那几个头发花花绿绿的青年,就算看了也不要去靠近那个没有井盖的下水道。

但一切都只能是幻想了。那天他妈妈生日,他很想送她礼物,但他没有钱,在蛋糕店逗留了很久,乘没人在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偷拿了一盒饼干。他把它迅速的揣在兜里,那盒饼干变得像是块热铁一样烫手,他心里“砰砰砰”的跳不停。

十三岁时的他觉得这种恐惧感远比平时没有按时完成老师安排的作业来得可怕。

因为害怕,他选择走小巷。但如果他能预料到后来得事情的话,他想就算当时被抓住也不要选择走那条路。并且以现在的视角来看,偷一盒饼干,真的是一件特别小的事情。

那一群头发花花绿绿的青年不停地删一个女孩的耳光,女孩抱着红玫瑰,花瓣不停地飘落下来。他害怕急了,只敢躲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

他就那么安静又恐惧的看着,女孩嘴角慢慢的流出血,地下的玫瑰花瓣被踩得粉碎。她不说话也不哭,只是死死地握着手里的玫瑰。一个红头发少年一直在说着什么,女孩没回应。然后红头发一把把玫瑰扯下,扔了出去。玫瑰花落进了那个没有井盖的洞里。

那个女孩一下子就追了过去,像打猎时射出去的箭,没有一丝犹豫。因为追得太急,连同玫瑰一起掉落在洞里,那群花花绿绿头发的青年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蹲在地上围成一个圈讨论了一会儿,最后扬长而去。

街道又恢复安静,只剩地上无数踩碎的玫瑰花瓣。他慢慢的靠近,走到洞的边缘,里面传来女孩的哭声。他弯下腰想看得更仔细些,包里的饼干不小心掉了下去。

洞低的女孩低声的说“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我不偷玫瑰花了,我错了。”带着压抑的哭声和乞求时的悲凉。他望着那个漆黑的洞口,愣了三秒后,快速的向家里走去。

那天晚上下了瓢泼大雨,狂风怒吼,闪电雷鸣。远处的树都像是变成了妖怪,愤怒的摇晃着枝叶。大雨狠狠的拍打在地上,又溅出无数的水花。

他一晚上没睡着,他说妈妈我没有礼物能送给你。他妈妈摸了摸他的头说你好好的就是给妈妈的最大的礼物了呀。

他坐在窗前,望着大雨和远处可怕的树,想着掉在洞里的那个女孩,有很多次他都想打电话报警,但报警的话所有人就都会知道他是小偷了,他想。他蒙在被子里狠狠的掉眼泪,因为自己的恐惧,因为洞里的女孩,因为自己偷了饼干的事情。

第二天,人们发现一个女孩死在下水道里。因为在水里泡得太久,全身都有些浮肿。人们围在一起,观看着、讨论着、好奇着。

女孩的妈妈看到她的模样时,没有哭得呼天抢地,只是不停不停的抹眼泪,他以为她不是足够的伤心,等他长大后才知道,有些难过悲怆是悄无声息的。

上级部门责问下属部门为什么井盖遗失那么久了却没人来修。下面的人认错、赔礼、道歉、赔偿、抢修。新闻对外宣布女孩是失足掉进洞里。没人提起红玫瑰、没人看到那盒饼干,那几个头发花花绿绿的少年依旧每天在街头巷尾耀武扬威。

但从此以后,这件事成了十三岁少年心里的一个秘密、一块石头、一场噩梦。

人们总说,“人之初、性本善。”他时常思考,到底最开时是恶还是善呢。

他走过玫瑰花店,老婆婆坐在里面打盹,周围的花静静地开。他本来想进去买红玫瑰的,最终还是没有打扰。他在门口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想起她十三年前看到死去女儿的尸体时,偷偷抹眼泪的场景。岁月是个喜欢留痕迹的东西。

那个女孩的死让镇上的人们沸腾了那么一段时间,他们讨论、同情、怜悯、八卦,她的妈妈只是安静的关上门,拒绝了所有人的安慰。有次他站在她家门口,看到门上贴着一朵红玫瑰,鲜艳欲滴的红,和周围的暗沉景物对比起来,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人们说她一定是疯了,自己女儿死了居然贴一朵红玫瑰在门上。三个月,每天都换一朵。

只有他知道,在那些失眠的夜里他蹲在她家门口,听见她妈妈隐忍的哭,她一个人喃喃自语的说门上贴着你最喜欢的红玫瑰,你一定要记得回家的路啊。

他的眼泪也啪嗒啪嗒的流,幼小的身体不停地抽搐着。红玫瑰的花瓣飘落了一瓣下来,他捏在手心里,哭着回家。

再后来,政府赔给她妈妈一大笔钱。她妈妈带着钱,没有一丝犹豫的离开。

人们又开始议论说,拿了钱就走,是不是她觉得一个女儿换那么大一笔钱还挺值。这句话让他知道了什么叫做人言可畏。

在她妈妈走后,人们的议论变得更加疯狂起来,最后甚至演变成了她妈妈故意找人杀死自己的女儿,为了那笔钱。因为这些议论,他开始觉得这个小镇上的人是可怕的。

所有热闹的消息都抵不过时间的侵蚀,新鲜感过去之后,人们慢慢的忘记了那个死在洞里的女孩,慢慢的忘记了那个在门上贴红玫瑰的妈妈,慢慢的忘记了那几个耀武扬威的花头发少年。一切又归于平静。

那天他趴在车底修车,穿西装的车主坐在一旁等待着。

礼貌优雅的气质和十三年前在小巷扯下女孩红玫瑰的青年判若两人。他想时间是个强大的东西,可以让混蛋变成绅士。

他安静的修车,拧螺丝,细致的检查。额头上的汗不停地冒出来,落在地上又被晒干。厚厚的工装服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手上染得漆黑,但他想还好马上就要结束了。

两个小时后他从车底爬出来,车主礼貌地道着谢谢。他冰冷的走开。车主的笑变得有些尴尬。修理店老板陪着笑说,他就是这样,是个哑巴也听不见的,不用理他。

他想 像他老板这样活着的人一定很累把,要讨好每一个大客户。

车主还是礼貌地道别,给了钱,说着谢谢。然后开车扬长而去,就像十三年前一样,在那个女孩掉进洞里了一样,扬长而去。

事后,老板转过身来数落他,没看见这么大一个客户吗,笑一下会死吗。

他不理,只说了句以后不会再来上班了。然后脱下工装,用肥皂洗干净手,去换上干净的衣服。老板先是在后面气急败坏的骂他,说他怎么这么小气,说两句就不得了了。见他都无动于衷,最后又开始挽留他。他都不理。

洗完手,换好衣服后,慢吞吞的向花店走去。只留下老板在身后大喊,这样,我给你涨点钱怎么样。他笑笑,心里想该去买最后一枝红玫瑰了。

他来到花店,门关着,上面贴着一张纸写着————今天女儿生日,暂停营业一天,请谅解。

玻璃门上贴着一朵红玫瑰,鲜艳欲滴,在所有花中,它最特别。

他慢吞吞的往回走,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彻底释放,那种轻松自在的感觉,在十三年之后,他才重新拥有。

他在另一家花店买了一朵红玫瑰,贴在三楼转角处的门上,这道他给予过许多凝视的门,已经空了十三年。

他想或许明天她就可以真正的回来。他在超市买了米、矿泉水、鸡蛋和面条。收银员差异的看着他,他笑笑,收银员回他一个微笑说,生活还有很多种方法。他回答,谢谢。然后给了钱,离开。

他安静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着新闻。一辆黑色的卡宴在高速公路上失控,坠下山崖,目前正在搜寻当中。还好在他预料之中。新闻还在不停的强调失事的车主是某某高干的儿子,他起身,从冰箱里拿了两个鸡蛋,一把面条,开始给自己做晚餐。

在他吃完了一碗鸡蛋面后,在沙发上沉沉睡去,突然又想到《三字经》里的第一句“人之初,性本善。”

人最初到底是恶还是善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