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使徒系列 | 心锁

96
一鸣 9fac7464 ce5a 4b50 81fc a15390361a6e
2017.02.14 20:00* 字数 4028
文 | 一鸣

-1-

“我常常梦见那个幽暗的石室,那些挂着蛛网的枯骨,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一种难以释然的悲伤和愤怒……”

“除此之外,你还记得什么别的事情吗?”艾伦轻轻抚摸着我的长发,深蓝色的眼睛里盛满温柔。

我轻轻摇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别难过,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

“如果我一直想不起来呢?”

“这不见得是件坏事。至少,你会记得我,我是你记忆的全部。”他的双手绕过我的肩膀,将我拥进怀中。

猛然间,我的脑袋中像是有一道光闪过,照亮了一些泛黄蒙尘的画面。心里也涌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好像很久之前听过相似的话。

“咔嚓。”

我又听见那奇怪的声音,只是这一次我没有再告诉艾伦,我害怕我的神经质再度让他担心。

随之而来的又是那熟悉的头痛,好像有虫子钻进我的脑袋中,拼命地要挖掘出一些什么东西。我好像被某种力量带到另一个时空之中,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

良久之后,我的意识才慢慢恢复过来,听见艾伦焦急地叫着我的名字:“莉莎!”

“艾伦,我想起来了!”我抱着他的脖子兴奋大叫,“我终于想起我是从一个山谷里走出来!”

-2-

我叫莉莎,几个月以前,艾伦发现我一个人晕倒在海边,他救了我。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失忆了,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谁,来自什么地方,有着什么样的过去。

艾伦收留了我,让我住在他的小木屋里。

艾伦是一个孤儿,今年三十多岁,以打渔为生。他的皮肤黝黑,身上总是散发出阳光和海风的味道。

“不用着急,慢慢想,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他常常对我露出轻松的笑容,以驱散我心中的不安。

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艾伦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慢慢地,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多了一些内容,一些男女之间心照不宣的情愫。我没有回避他的情意,对他的感觉也从最初的感激转变成爱慕。虽然这个过程中有无数次天人交战,像是触发了什么禁忌一样。

在一个海风轻吹的黄昏里,艾伦和我静静坐在门口看日落。某个时候艾伦终于鼓起勇气向我表露心迹,我低着头不敢看他,脸上泛起幸福的绯红。当艾伦轻轻吻上我的嘴唇,我突然听见“咔嚓”的一声,接着我经历了第一次头痛欲裂。

之后,我常常做同一个梦,梦见一个幽暗的石室,里面横七坚八地放着几副骸骨。从残破不全的衣饰来看,这些骸骨生前应该都是男人。他们的衣饰各不相同,残破的程度也不一样,可明显感受到年月上的差距。这本来是一个可怕的梦境,但是每一次在梦境之中我都没有害怕的感觉,反而觉得悲伤难过。

-3-

那一天我终于想起一个山谷,那里鸟语花香,幽深宁静。我从前一定在那里住过,那里应该有我的身世线索。

艾伦执意要陪我去找那个山谷,他希望能够帮我找回丢失的记忆。对此,我既期待又不安。我想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人,有着怎样的过去;但同时我感到害怕,那个环境能不能容纳我和艾伦,我们会不会被迫分开?

对于我的顾虑,艾伦显得毫不在意:“放心吧,我们彼此相爱,这世上没有力量可以将我们分开。”

仿佛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我能够从夜晚星辰方位判断出那个山谷所在的方向。

那是一段漫长的旅途,我们一直走了两个月。真不知道当初我是怎样流落到那一片海滩。两个月的旅程里,我对艾伦的爱意与日俱增。不知为何,当我感动于他的深情耳语之时,我常常会听见那奇怪的“咔嚓”声响,每次都会伴随着头痛。疼痛过后总会有一些新的记忆片段在脑袋里浮现。我记起的东西越来越多,关于那个山谷,关于山谷里一个古旧的神殿。

我开始梦见一座少女石像,我知道有重要的东西藏在石像之中,那里有我想知道的所有答案。每次当我打算靠近,总有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人站在石像前面,用深邃的目光示意我停下脚步。他严肃的神情是一种警告:石像中藏着毁灭的力量。

越是接近目的地,我就越是焦虑不安,隐隐觉得自己会失去一些重要的东西。

“艾伦,不要再往前赶路了,我害怕……”

“我们这么辛苦才来到这里,怎能放弃!”艾伦第一次对我皱起眉头,随即他温和的笑意抚平了脸容,“莉莎,我要带你找到家人,你失踪了这么久,他们一定会很担心的。而且我希望获得他们的祝福,我要跟你相伴一生。”

-4-

我们最终来到那个山谷。

走在幽深的山道中,我的脑袋不时闪过一些画面,好像在很久之前我跟某些人也这样相伴而行。

林间小路蜿蜒曲折,它带领我们走向那处古旧神殿,我感觉自己正步步走向自己的梦境,分不清虚幻和真实。我心里那股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却又无法抗拒冥冥中宿命般的召唤。

艾伦紧紧拉着我的手,大步走进神殿,走向里面一处幽暗的石室。在微弱的光线之中,我隐约看见石室中散乱的几副枯骨,跟梦境中的情景一模一样。我紧紧抱着艾伦的手臂,害怕得全身发抖。奇怪的是,艾伦没有像往常那样安慰我,他的眼睛紧紧盯着石室中的一个神像,眼神流露出陌生的兴奋狂热。

他拉着我走到神像面前,沉声问我:“莉莎,你爱我吗?”

我沉默点头,因为气氛的怪异,这个点头的动作缓慢而生硬。

艾伦从身上掏出一张羊皮卷,指着上面的某个地方对我说:“亲爱的,把这一段话念出来,然后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看起来那是一种很古老的文字,而奇怪的是,上面的每一个字我都认得。那段话并不长,我一下子就念完了。

那种奇怪的“咔嚓”声音又响起来,在安静的石室之中听得异常清晰。很多记忆片段又疯狂地涌出来,这一次我记起了所有的事情,但我发现自己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

我看见自己的身体慢慢变成石头!

-5-

莉莎光洁的皮肤变成粗糙,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石头,脸上凝固着复杂的表情。

艾伦看着莉莎慢慢变成石像,双眼被兴奋的情绪撑开,显得更为明亮。

待莉莎完全变成石像之后,艾伦在石像的额头敲击了三下。石像的胸口慢慢裂开,现出一个金光灿灿的宝箱。这个宝箱的四周拴着六把金锁,全部已经打开。

艾伦激动得全身发抖,他快步走向石像,将宝箱小心打开。

宝箱里放着一条金光闪耀的钥匙。

-6-

半年之前某一天,渔夫艾伦又像往常一样醉醺醺地从小酒馆里走出来。他手里拿着半瓶酒,跌跌撞撞地向海滩走去。他没有回去他的小木屋,而是坐在海边。

艾伦今天又赌输了,他的心情很不好。瓶中最后一滴酒喝下之后,艾伦用力将酒瓶抛到大海里。瓶子激起浪花的那一瞬间,艾伦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归宿。

“这样活着太没意思了!”艾伦爬起来低声骂了一句,慢慢向大海深处走去。

“年轻人,你想不想过另一种人生?”

艾伦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老者的声音。回过头,只见月光照亮的沙难上站着一位年迈的老人,他的脸藏在夜色里,而眼睛却明亮如同星辰。

“你想不想过上另一种生活,拥有世上最多的财富,还拥有一个深爱你的姑娘?”

“当然想!”艾伦大叫。

“你过来,我教你怎样做。”老人向艾伦招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一刻艾伦觉得这个老人笑起来的样子很阴森。

……

老人跟艾伦说了一番话,在艾伦听来这无异于天方夜谭。到最后老人交给艾伦一张羊皮卷,然后指了一下不远处躺在地上的姑娘:“方法我已经告诉你了,祝你好运年轻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老人就不见了。

艾伦将信将疑地把姑娘背回小木屋中,按照老人所说的方法把她救醒。

然后,想方设法,让她爱上自己。

果然,如同老人所说的那样,这位姑娘记起了宝藏的事情,并带领艾伦去寻找这些珍宝。只要拿到这些珍宝,艾伦就会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人。

-7-

艾伦拿着金色钥匙走向石室的神像面前,念出老人当初教他的咒语。神佛的胸口也慢慢裂开,里面现出两个一模一样的宝盒。

艾伦的眼前出现了幻觉,他看见自己拿着钥匙打开了左边的宝盒,里装着一颗跳动的心脏。当他把这颗心脏放进莉莎胸口的那个宝盒里,莉莎又变回了人类,她喜极而泣,紧紧抱着艾伦。

接着眼前的幻觉出现变化,艾伦看见自己用钥匙打开了右边的宝盒,接着无穷无尽的财宝从宝盒里涌出来。

艾伦几乎没有犹豫,连忙用钥匙打开右边的宝盒。果然像幻觉中看见的一样,宝盒中不断涌出金银财宝。艾伦欢呼大叫,激动得流下眼泪。

突然间,那条金色的钥匙飞回到莉莎胸口的宝盒中,六把金锁自动锁上,发出一连串“咔嚓”的声音。接着石室的石门自动关闭。

宝盒里的财宝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来,慢慢地将艾伦绝望恐惧的疯狂大叫彻底淹没。

-8-

很多年以前,一位少女被爱人抛弃,她伤心欲绝,决定葬身大海。

一位老人拦住了她:“好姑娘,不要急于寻死,我有办法让你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人,你要不要试一下?”

少女将信将疑地点了一下头。

老人说:“其实我是魔鬼的使者,我对你没有恶意,我反而愿意用我的力量为你寻得幸福。只不过,但凡要获得幸福总要付出代价……”

“哪怕要付出我的生命,我也愿意。”少女擦干泪水,一脸坚决,“反正,我已经不想活了……”

“那,我们来玩一个游戏……”老人的眼睛变得明亮起来,那目光阴森森的,看得人心里发毛,“我会在你的心里放入一个宝盒,里面装着打开宝藏的钥匙。你的心每受一次伤,我都会在你的心里多加上一把锁。这些心锁只能通过爱情来解开。游戏的最后,你会带着一个男人寻得宝藏,然后你会变成石像。”

“如果那个男人愿意用钥匙打开装着心脏的宝盒,那么你就重新变回人类,你的心再装不进钥匙。没有归处的钥匙会自动钻进另一个宝盒的锁孔里,然后你们能够获得数不尽的财富。”

老人嘿嘿地笑了一声:“如果那个男人用钥匙打开了装宝藏的宝盒,那么钥匙就会飞回你的心里,你的心会重新上锁。石室的大门也会自动关闭,三十年后才会再度打开……”

“这个游戏有趣的地方在于,只有真正爱你的男人才能带着你和宝藏离开;不爱你的男人都会死……”

-9-

三十年之后,石室的大门自动打开,一位老人慢慢踏进石室,走到石像面前。

他拿出一把金色的锁,轻扣在石像胸口的宝盒上,“咔嚓”。

“一,二,三,四,五,六,七。”老人嘿嘿一笑,他在石像的额头轻轻敲了三下,石像慢慢变成了一个陷入沉睡中的清丽少女。

“游戏又要开始了。”老人轻轻扬手,沉睡中的少女浮空而起,跟随着老人的脚步飘出了石室。

微光照亮了石室中六具沉默的枯骨。


恶魔使徒系列(目录)

更多写作经验分享请点击:【写作那些事】目录
关于转载问题:请联系我的经纪人 南方有路
青春小说《晴时有风》已经上市,请大家多多支持~
我是【简书连载小说】专题主编一鸣,诚意向大家推荐【简书连载风云录】
想出书的朋友可关注:【简书出版】

寂夜花园(故事篇)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