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玩笑你,你回她嫣然一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两天,一个晴好的午休间,我独自漫步河边,散散心来放松紧张的情绪,无意中捕捉到如图情景画面,心里柔软处似被电击了,一怔!

我回到工作岗位,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思绪里“拔”出来,总觉得有个声音萦绕于我的耳畔,像是倾诉,又不全是;像是对我昭告什么的事儿,却恍惚间似有似无。静静地,我细心梳理,翻阅浏览,努力搜寻停留刻画在脑海里,过往的景和人,终于有些清晰明亮起来。

打小农村长大,我经历了那些“峥嵘岁月”,苦乐年华,埋藏于心间的琐碎,总能在他乡梦境里时常浮现,出现频率最高的是故土——

那年那月,那人那事,如一幅老家的清明上河图,记载着儿时记忆里抹不去的故事;又像一坛母亲生前亲自酿造的米酒,醇厚绵长,回味无穷。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到我离开父母求学工作,漂泊他乡几十载,尝尽了酸甜苦辣的人生百味,这是生活阅历应该交付的“学费”。跟那个艰难岁月,乡里乡亲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相比较,真的算不了什么,这只是大江大河的一朵小小的浪花而已。

从集体体制大锅饭,到联产承包个体经济,父母双亲跟村里人一样,用他们的勤劳双手,为这个大家庭,起早贪黑,寒来暑往,劳作在那片热土上勤耕细作,挥汗如雨,流下的不仅有泪还有血!

一辈子操劳打拼,饱经沧桑,父母亲累弯了腰,压折了背,只为的是心中那最朴实的念想:一家老老少少,吃饱喝足,不挨冻受饿。过年有肉吃,有新衣服穿。有诗为证——

岁月无情催人老,饱经风霜累弯腰。

淳朴善良育后代,挺直脊梁做好人。

逝者如斯夫。时光的打磨,父亲已到耄耋晚年,垂垂老矣,再也看不出当年的彪悍身材,虎背熊腰,只有眼下可怜的弯腰陀背,远远看就像一幅矮小缩进的剪影。岁月的痕迹昭然显现,让后辈们唏嘘不已。

物是人非事事休。我的慈祥母亲早已被岁月折磨得不成样子,浑身都是病,带着对家人无比地眷念,深深地遗憾离我而去,至今已有十个年头。

母亲的故事要多于父亲,而且多半是更能走进我内心深处的琐碎,却印象深刻。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母子连心吧——

母亲,出生在离我家20里地的一个小山村,二十多岁嫁给了父亲,来到田多农活多的平原。母亲一生,哺育我们六个孩子,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坐月子想吃个肉,喝口红糖水都是个奢望,我记得父亲多半都是买回些猪肺,以权当补贴身子骨的上好营养品!她真的吃了不少的苦,遭了不少的罪,本就羸弱的体质,怎么能扛得住生儿育女,操持家务,下地干活多重打压,天长日久她的身体每况愈下,直到病入膏肓,依依不舍地撒手人寰,在世时也没享几天福(一声叹息梗在我喉…)。

我最缅怀的是,母亲有个任劳任怨,乐观坚强的心,有困难从不在我们面前表现出来。还记得,母亲一个轻轻的抚摸,一个温情的注视,让我暖乎乎的。父亲火爆脾气,对我们苛责如家常便饭,母亲会挺身护着,不让我们受到委屈。母亲还是个有文艺范的农妇,闲时她给我们小孩子讲她过去的故事,在煤油灯下做皮影,如兔子,老鼠,狗啊猫啊牛啊什么的;还有口技,模仿一些动物叫声,鸟鸣,虫子呢喃……惟妙惟肖。

我很佩服,一个土生土长的一乡下妇女,从没有学过,更没有人引导,居然学啥像啥,这难道不是与生俱来,所谓的天赋么。

在那个特殊年代,物质匮乏,几乎没有娱乐场所,也就谈不上有什么娱乐活动,只是偶尔零零碎碎,走村串乡去看场电影。所以,母亲大人让我们不仅仅吃饱穿暖,还给我们带来了精神上的寄托,打发掉枯燥无聊的夜晚,把欢笑快乐撒在我们一家九口大家庭,其乐融融,虽苦犹甜。这样的氛围使得我们并没有感到日子的难过,反而幸福感十足。

有了父亲的坚实臂膀,更有了母亲的快乐源泉,我们家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的洗礼,一马平川,云淡风轻地度过了那些不平凡的岁月,感激父母养育之恩,日月可鉴!

眼前的这颗树哦,你走进我的镜框,是想告诉我你就是我父母大人的附体现身么?

眼前的这棵树哦,遇见你结缘与我,是否对我诉说心里话?

眼前的这棵树哦,你被风霜雨雪虐成弯腰折背,却依然挺拔脊梁笑对未来,你是在冥冥之中引领我人生的态度么?

……

我是你的朋友竹醉楚风,欢迎你的品读,如若让你共鸣,请点亮底下红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