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锦里古韵-刘国霖

成都锦里古韵

文/刘国霖

      对偏居一隅的成都,因“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的诗句,我久有一种无可名状的向往。那年初夏,驱车离开漠塞,经黄土高原过关中,穿秦岭入蜀。

      入川观古,成都锦里。成都别称“锦城”,古城的锦里老街与绕城而去的锦江也许是其称之为锦城的渊源,而锦官城因蜀绣织绵出此地而得名锦里。岷江被都江堰分为外江、内江,内江又叫锦江是府河、南河的合称。这一个“锦”字给这座城增添了历史的厚度与诗一样的美感,而锦里、锦江、锦城的名称又都在唐诗里被反复吟颂。杜甫“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李白“濯锦清江万里流,云帆龙舸下扬州”等等,都在为这座古老的城市作注。

      我开始与两千余年没有变更名字,也没有迁移过地址的文化古城成都做伴。踏进锦里古色古香、曲径廊回的市井,“锦上添花,里藏乾坤”,茶楼品茗,弥漫着淡淡的清香,流淌着悠悠的诗韵,渐渐地我迷醉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曾几何时,锦里古街先后汇聚了一帮天下才子。自称“锦里主人”的杜甫和后来的陆游都把成都作为了第二故乡,与群星璀璨的唐宋诗人共同为锦里代言。正月十五的元宵灯节,锦里迎来了初唐诗人卢照邻,他看到百姓来锦里欢聚一堂大开宴席,彩灯挂满楼台亭阁、与繁星辉映,街头美女花枝招展,共同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面。一首最早赞颂锦里的诗诞生了:

“锦里开芳宴,

兰缸艳早年。

缛彩遥分地,

繁光远缀天。

接汉疑星落,

依楼似月悬。

别有千金笑,

来映九枝前。”

接着沉郁顿挫、忧国忧民的杜甫走来了,他是几经辗转才到了成都。在朋友帮助下,在浣花溪畔建了一座草堂。一个热情的锦里邻居来作客,杜甫写下了这首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南邻》:

“锦里先生乌角巾,

园收芋栗未全贫。

惯看宾客儿童喜,

得食阶除鸟雀驯。

秋水才深四五尺,

野航恰受两三人。

白沙翠竹江村暮,

相送柴门月色新。”

      后来,唐人情歌王子李商隐慕锦里风雅之名而至,却作了首感时伤世的诗回了长安“管乐有才真不恭,关张无命欲何如?他年绵里经祠庙,梁父吟成恨有余”。唐江山日暮时,锦里留下了唐诗人圈中最后一位名家韦庄的脚印,写下《怨王孙》“锦里蚕市,满街珠翠,千万红妆。……”刻画了锦里美人的迷人仪态后,韦庄飘然而去!

      时光流逝,锦里韵长,转眼锦里跨进了北宋年间。此时成都锦里花街柳巷,小桥流水依旧,自然痴迷了人称‘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的柳三变。成都的雅俗与市井繁华,柳永在不到百字的《一寸金》词中歌道:“井络天开,剑岭云横控西夏。地胜异、锦里风流,蚕市繁华,簇簇歌台舞榭。雅俗多游赏,轻裘俊、靓妆艳冶。……”

      宋人长婉约,工豪放。擅长词写男女爱情的秦少游,摇着蒲扇在锦里闲逛了一番后,用大气磅礴之《沁园春》挥洒胸意,歌咏川蜀:“锦里繁华,峨眉佳丽,远客初来。忆那处园林,旧家桃李,知他别后,几度花开……但日日登高,眼穿剑阁,时时怀古,泪洒琴台。尺素书沈,偷香人远,驿使何时为寄梅。对落日,因凝思此意,立遍苍苔。”

      贫居苦学,曾在沈园留下爱情绝唱《钗头凤》的南宋大诗人陆游,年轻时追慕杜甫而久居蜀国,一直在为自己的第二故乡担当着形象大使。为锦里写下了不少赞美的诗句,“宦途元不羡飞腾,锦里繁华压五陵”、“镜湖烟水摇朱舫,锦里香尘走钿车”、“尽道锦里繁华,叹官闲昼永,柴荆添睡……”。

      锦里代代繁荣,后来的元、明文人络绎不绝,也留下了不少赞颂的诗篇。直到清乾隆皇帝碍于蜀道难行,六下江南不忘富蜀。为宫廷画家张若澄“蜀山图”题诗:“凝是草堂开锦里,顿教秋兴满三八”。

      锦里诗情多,古韵迷人醉。徜徉沉思的我,被眼前闪烁着“拜武侯,泡锦里”的霓虹灯提醒着回到了现实。原来号称西蜀第一街的锦里与北京王府井、武汉汉正街、重庆解放碑、天津和平路等老牌知名街市齐名,被誉为“成都版清明上河图”。是感受浪漫休闲的精神驿站,是体验三国文化与成都民俗的魅力街区。

      夕阳西下,锦里花灯初上,我在石街木楼间,边走边赏读那蕴意深远,笔走龙蛇的楼门楹联,锦里儒雅的气质令人赞叹。特别是那诱人的小吃不去品偿真是一大的遗憾,“三大炮、牛肉焦饼、糖油果子、张飞牛肉”等美食店食客盈门。我点了几样小吃坐在花伞下慢品,回头一看手端小吃的游客排队等着要坐位,于是只能风卷残云般尽享美味。

      锦里访古,遇两口老井,一个是“诸葛井”、一个是“阿斗井”。井已无用,立石碑留字刻。不知有何典故,后来搜了万能的百度也不得而知,只是对“阿斗井”云:刘备去逝后,阿斗每年来祭祀,累了靠着这口井休息,后来取名阿斗井。我不解,为什么休息要靠着井呢?

      锦里品茶是典型的成都人休闲生活,穿过幽深的小巷,走过古朴的水榭,在林间茶座泡一壶茶慢饮,听“七碗茶歌”说品茗,看蜀人散懒的慢生活节奏。走进戏楼观过变脸川剧、看过皮影神韵,接着又被掏耳朵、吹糖人的技艺所吸引……。

      古色古香古韵,故事故人故园。三顾园、结义楼、凤仪亭、诸葛庐……,目不暇接。转眼来到了“汉肆”门前酒吧一条街,咖啡屋里飞出了悦耳的吉他声。自己上学时习吉他,对吉他十分钟爱,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听到吉他的弦声,总要留步倾听。一曲《梁祝》吉他独凑让我不由自主地坐在了桌前欣赏,此时一杯香浓的咖啡送在了眼前,我喜欢茶不好咖啡,服务生礼貌的说,这是您享受音乐的费用。

      “一杯春露暂留客,两腋清风几欲仙”。锦里繁华无尽,诗情古韵遗风,留恋忘返犹自问,何日君在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