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圣战

    “注意左线!”茨密西突然喊道。但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战线已经被一群挥舞着巨剑的步兵骑士所突破……“渣崽!仅凭这就敢与上帝的军队对抗么?”一位身披锁子甲的男人笑道。“被圣殿骑士所消灭是你们的荣幸!”说罢,巨剑重重地砸落到地上,随之而来的是像喷泉般溅射的血液与一位血族步兵的头颅……

      “慢着,请静观其变。”莉莉丝拉住一旁正要发动法阵的洛菲尔,脸上漏出诡异的笑容。“但战局怎么办?”“由你的宝贝女儿来决定……”莉莉丝想要继续说下去,但不知为何始终没有说出口。“可她并没有任何血能也不会任何魔法!”洛菲尔开始有些着急,而莉莉丝依旧保持着她那经典的笑容,没有说什么。

    “右弦,B1—B30,射击!”空中的火力支援从未停断过,但着还是不能避免血族军队大败的局面。“阿卡多! 注意身后!”艾斯洛德绝望的喊道,但这还是没有避免她倒在血泊之中……一个庞大的战线,却在短短的五分钟内被击破。也许这就是神的力量吧……“明明长得这么漂亮却是个异端,真是可惜了……”一位圣殿骑士走到图特勒斯面前,叹了口气,惊讶于她的美貌与作为血族懦弱——她的眼睛里透出的并不是其他血族的坚毅与视死如归,而是一个少女本该拥有的胆怯与无助……巨剑挥舞在她弱小的身躯上,如果不是有莉莉丝在,恐怕洛菲尔已经昏厥过去了。“出现了……”莉莉丝喃喃自语。“什么出现了?”“继该隐后,最强大的血能……”莉莉丝的笑容更加古怪了,而洛菲尔好像听懂了什么,逐渐平静下来。

    正当那位年轻的骑士惊异于为何没有将她劈成两半时,自己手中的剑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缝…… 少女缓缓站起身,褪去身上已经被巨剑撕裂的洋服,只剩下一件抹胸。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用鲜血凝聚而成的战刀。“避世,领权,后裔,责任,客尊,杀亲……”少女嘴里不知念的什么,只见她的手臂逐渐举过头顶,然后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劈下来,力道一点也不比圣骑士的巨剑弱……“轰……”大地被刀所带的气流劈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在裂缝上还依稀可以看出一些鲜红色液体。“玛利亚的微笑……”莉莉丝看了好久才勉强读出这几个字。“那是什么?”洛菲尔问道。“血能的名字。”莉莉丝依然盯着图特勒斯手中的战刀。“这个血能原先被该隐使用过,以强大的杀伤力与巨大的血液消耗而出名……”莉莉丝顿了顿。“被誉为    血族三大血能之首”“那其他两个呢?”仅仅是说话间,地上就又多了一条巨大的裂缝。“分别是‘天使的舞步’与‘救赎’……”不远处传来马蹄声,而在两匹战马的后面则是一个被牵动的形似圆筒的东西……“那是什么?”不仅仅是血族们对这东西感到稀奇,圣诞骑士看得也是一头雾水。“砰砰砰……”子弹从圆筒中部的缝隙中喷射而出。(注:圆筒即是达·芬奇发明之一,马拉坦克。而喷射的子弹则是他的另一项发明,机关铳。)其中,一梭子子弹不偏不倚地打在图特勒斯的腹部,但这些只能给她带来轻微的烧伤。“咳,噗……”图特勒斯的口中吐出了一股鲜血。“够了!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垮掉的!”洛菲尔在一旁声嘶力竭地吼道。“莫妮卡禁锢之术……斯洛芬尔德强化之术,共同发动!”图特勒斯脚下的魔法阵将其巧妙的束缚起来。既没有伤到她,也不会使她挣脱……再看一看人类方面,此时也已经溃不成军,包括几百门火炮与数十辆“坦克”都被无情的抛弃在战场上……“胜,胜利了么……”图特勒斯的头越来越沉,直到最后索性昏倒在魔法阵中……洛菲尔一把将其抱起,拥入自己的怀中。“呵呵呵,有意思……”莉莉丝在一旁不禁笑出声来。“她的能力远远不止于此,说不定……”莉莉丝挥了一下自己的纱袍,随即消失在空气之中。“……她就是你们苦苦寻找的第二位该隐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