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师妹,我们都食人间烟火

人家都说沈凜辰高冷、耍酷、不容易接近。

他说自己只是不愿意在陌生人面前展露自己而已,他之所以把自己隐藏的很深,是因为还没有找不到那个让他食人间烟火的姑娘,他宁愿’高处不胜寒’。

宿舍老张说,这个星期五有个聚会,你和我一起去吧。

沈凜辰问,有我认识的人吗?

老张回答,一回生二回熟嚒。

和以往沈凜辰的回复一样,不去。

老张死缠烂打,阿辰你也吃吃人间烟火,老是站太高,不冷吗?

最后还是被老张死拽着拉走了,在宿舍沈凜辰也只有老张走得近些,其他的两人都喜欢开玩笑说他是不需要女人的高冷动物,沈凜辰都不怎么爱搭理他们。

沈凜辰一直都是个有理想的人,但他更是一个患得患失的人,当他在感情面前越靠近真相,越接近事实,他就越没有勇气去揭开这份秘密,在一段没有百分百把握的喜欢里,他宁愿去逃避,宁愿内心流离失所,也不愿意轻易迈出第一步。他曾经喜欢过一个姑娘,就是看不穿她是不是喜欢自己,他迟迟不肯下手,可是有一天他在朋友的鼓励下终于忍不住了,想要去表白的时候,她身边已经有别人了,他就直接退出她的世界,不战而溃。

沈凜辰知道,老这样永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但是他改不了这样的脾气,他总是屈服在自己的念头之下。

直到某一天有一个霸道的姑娘闯进了他的世界。他们是在图书馆自习室里认识的。沈凜辰在自习室里也是有名之人,高冷的颜值总能引起一些姑娘的青睐,看上他外貌的姑娘的确很多,但是真正了解他内心没有,好多人觉得他是一座冰山,化不了。可她偏偏要来化。她比沈凜辰小一届,还是个大一小姑娘,已有一头不服输,兼喜欢争的小性情。

他经常在座上收到一些姑娘偷偷摸摸的送些情书、糖果,他一概不鸟,情书之类都不看的全部丢进垃圾桶,吃的大部分东西都被老张这张大肚皮消化掉了。后来他说,有企图直接点好,你们偷偷放东西也要让我知道你们要干什么?这样不明不白耍什么把戏,我不喜欢。上天给他颜值和智慧的同时又拿走了他的情商。

然后她就直白的来了,她说她叫可乐,可口可乐的可乐,如果你要想我,请喝可乐。

沈凜辰说,我不喝可乐。

不过可乐还是经常很主动找沈凜辰问答题,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都问,有时候烦了,沈凜辰直接不理会,后面还是受不了她的死缠烂打被问去了号码,然后他们就成了好朋友。名正言顺的为他料理放在他座子上其他花花草草,她也光明正大坐在他的旁白,把老张挤到他对面去了。后来可乐还发现和老张是同乡,小姑娘把老张巴结的上了天,老张也倒向她的阵营,什么时候都和她说。沈凜辰也拿她没有法子。

可乐说,我很早就知道你了。你很有名,我很好奇。

沈凛辰说,我就是我。

可乐说,以前没人打捞你,现有有人了,我现在宣布你被我承包了。

沈凜辰说,我只属于我自己。

起初沈凜辰觉得很烦,哪里都有她的身影,渐渐的也习惯了。老张看到她过来总是很和气地说,小师妹来了。她一脸顽皮的说,是的二师兄。老张很好奇,我怎么就成了二师兄了,那大师兄是谁呀?

可乐说,我看你那个肚子,就知道你是二师兄啦,大师兄是他,她指着沈凜辰说。老张拍拍自己的肚子无奈的笑了。老张说,现在幸好有你,二师兄也有自己的小师妹要照顾,有时候你大师兄我照顾不到,就靠你啦。

可乐说,你放心交给我。

沈凜辰说,我不放心。

有时候自习结束,她都要挽着他的手一起走,她说为了怕你走丢,所以要牢牢抓住你。

沈凜辰苦笑还是由着她,嘴里却念叨,这个理由真烂。

沈凜辰很少有喝到断片的时候,只是偶尔小酌,喜欢和老张在一起静静回顾往事的路上,静静浅酌。可乐说,你们两个人喝酒未免太孤独,我来陪你们喝,结果她把自己灌醉了,还要沈凜辰背她回去,沈凜辰说,挺沉的,你就是故意喝醉的。

沈凜辰在一旁静静打篮球,她跑过来像个花痴一样在哪里大呼小叫,大师兄加油!大师兄加油!别人都笑作一团,搞得他很没有面子,直接弃了篮球,把她拖出人群,她还在喊自己没有看够。

春夏秋冬都被她的身影围绕着,她有时候会耍赖,有要求总会提,你能不能抱抱我,我需要安慰。沈凜辰起初都不肯,后来看周围没人还是上去抱了抱她,其实沈凜辰恋爱经验很少,连拥抱都不会,不过刚好比她高一个头,刚好摸摸她的头说,乖,没事有我。

她说她考试考差了,很难过,这是她说过的最大了一次谎,沈凜辰认真了,就持续监督她一个学期的课后自习,当她想出去玩的时候,一个电话把她叫倒图书馆自习室里,坐在他眼皮底下看着,她也很乖乖听话。她的成绩飞速提高。

有人说,安于孤独的人是幸福的,自从有了这个小师妹以后,他的生活就没有孤独两个字啦。

他也开始愿意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大家,然而在可乐面前,也会很邋遢会不修边幅,随意的时候写起字来龙飞凤舞,有时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开心起来的时候,哈哈大笑。生气的时候,爆粗口。这些都是他露出的很真实的一面。

沈凜辰说,自己在家乡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姑娘,但是她说自己宁愿坐在宝马里面哭,而沈凜辰只有小电驴。

可乐说,我愿意坐在小电驴后面。

沈凜辰说,我其实选择一个人很简单,外表不需要出众,你对我父母好三分,我就对你好三分。我们性格和得来就好,因为一和就要一辈子。

她指着自己说,我看我简单吧?性格也和得来哦?

沈凜辰说,你别闹。

她说,我没闹。

然后他们都开怀大笑,哈哈哈,现实残酷。他依旧坚持自己对爱的底线,不轻易爱上一个人,如今要走出青春走向社会,他们都过了花死死的年纪。

虽说沈凜辰都不承认他们的关系,但是在可乐心里认定他就是,那他就是。

沈凜辰在大三提前修完课程要去实习,他们见面的时间就很少了。

沈凜辰摸摸她的头说,小师妹,我要去实习了,你要好好读书哦。我下次回来的时候要看看你的成绩是否有进步了。

这一次她要求来了,大师兄,你能不能亲亲我,我长这么大都没被人亲过。

小师妹,你胡闹,但沈凜辰的脸色在背光里看到不到表情。

我们不当真,你能不能满足我啊,我就这一个小愿望。

不过还是她主动吻了他,然后他的小舌头撬开了她的牙床,勾了一下她的小舌头。

事后她问,你怎么电我啊?

我又不是电母,怎么电你?

你就是电我啦。

可乐跑远了回过头来说,大师兄,你还是食人间烟火的,没像别人说的那种‘高处不胜寒’。

沈凜辰说,我只是吃你这盏烟火。

冬天来临之前,她织了一条围巾送给沈凜辰,但做生日礼物。她说这是我第一次给男生织。沈凜辰看了一眼说,怎么织得这么丑啊?

她说,你不要拉倒。

沈凜辰说,我要。

她也知道他喜欢口是心非,拿出围巾围在他脖子上对她说,你以后一定要永远带着,看到它就想到我。

可乐看着天空说,这个冬天应该会下雪,你一定要回来陪我,我们一起走到白头哦。

沈凜辰说,好啊。

她伸出手指说,咱们“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份佳节倍思亲”。

今年过年沈凜辰就没有回家,他想把这份实习做好,争取评优。在这里身边的朋友太少,正真能玩的只有老张,老张忙的时候,他就把空闲拿出来加班。忙到下雪的时都没有找可乐,那段时间都找不到他的人,后来还是老张带着可乐找到了沈凜辰。

看到他可乐就哭了,大师兄你怎么骗我,现在雪都停了,怎么走到白头啊?

他抱起她,还是习惯摸摸她的头说,乖,小师妹,以后还会下雪的。

晚饭没吃完老张就丢下他们跑了,说自己小师妹还没有饭吃,需要他陪。

沈凜辰想送她回去,她非要跟着去他住的地方,他住的地方有些小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但是被他布置的很温馨,沈凜辰铺好了床说,我去我同事那里睡。可乐说,今晚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睡啊?沈凜辰说,不行。 可乐说,可我害怕,这里这么黑,好恐怖。沈凜辰说,乖,小师妹,没事有我。你出去的话我就哭给你看。沈凜辰没有办法只能由着她。

两个人合衣挤在一张小床里。

可乐死皮懒脸的抱着他睡,可乐说,我终于把大师兄睡了。

沈凜辰优秀完成实习评优。后来他回到了自己家乡,走的那天,可乐哭的好惨,饭一口都没有吃下去,全给吐出来了。但是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与其躲避还不如直白面对。

送别的车站,可乐说,你一定要回来。,我等你下雪一起走到白头。

沈凜辰说,好的。还是平常的拥抱,却永远说不出那句,乖,小师妹,没事有我。因为自己以后再也不能这样抱她。一转身,眼泪模糊的视线,身后的可乐,哭得很大声,他没有回头。他怕自己忍不住哭出声来。

沈凜辰回到家乡,青梅竹马的姑娘已经嫁给了一个宝马男,后来他也有了自己的小师妹。

时间也就这样流逝了,心头那段烟火也变成这个世界最珍贵的记忆,我们都受自己人生经历的影响,走上了属于自己的人生轨迹,而那样美丽的人心头那段烟火永远停留在那个世界里,永开不谢。

再后来可乐给沈凜辰打电话问,大师兄,你怎么就不回来了,你要记得,我把你睡了,我要对你负责。

沈凜辰说,乖,小师妹,别闹。

可乐说,听说你写诗,有没有写我的,你念给我听听。

沈凜辰说,好的,大师兄念诗给你听,你听着:

我会因为一颗树长得与众不同而停留多看一眼,我会看到一幕暖人心扉的依偎停留多看一眼,我会向着天空中绚丽灿烂的烟火停留多看一眼,我会朝着一条一往无前的公路停留多看一眼,我会对一个有缘人停留多看一眼。

为一个细小的努力竖起大拇指,为一朵盛开的鲜花发出赞美,为一阵放肆的笑鼓起手掌。我觉得我还年轻,还有花不完的力气,还有花不完的疼和爱,还足够等你的到我身边来,如果我提前看到你,我一定会在你年轻的时候,对你说出那一句。

我们都食人间烟火,你就是我心中最亮的那盏烟火。

电话那头,突然传出一阵哭声,呜呜呜呜呜,我这里下雪了,大师兄我想你啦。

夕阳在窗前,变得温柔诗意,沈凜辰骑着“小黄蜂”朝夕阳狂奔而去,然后呼呼的风夹杂着雪雪子吹着他的脸颊生疼,耳朵像马达轰轰的响。

我这里也下雪了,小师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