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做舔狗,也别做一个无爱的成年人

下午,我在我的那个完全不活跃的单身群里问了个问题:你有没有能力让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喜欢自己?前提是你非常喜欢ta。仅有回应的几个男生表示:

舔🐶是没有好下场的!

ta都不喜欢你了,你还费什么劲?

不要在错误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

倒是女生会更冷静客观些:每个人的三观和需求如此不同,看你俩能不能找到契合的点,尽力而为。 

其实我问这个问题,并不是真的想问:你有没有能力?这么厉害,怎么能还是单身?我其实想知道,你会不会这么做——尝试让你中意却不中意你的人喜欢你?

这个行为,不就是做备胎吗?!

是的,我就是想知道你愿不愿意做备胎呀。

那个想做备胎都不成的人

我在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立刻想到了我的朋友老W。

老W这位同志有点惨,她曾经不下两次跟我说过:哪怕做备胎也好啊!因为她曾经喜欢的小哥秒拒了她,不留任何余地。更惨的是她这么将近三十年,喜欢过的几个男生一个也没成为过男朋友,甚至称得上暧昧的片段都很少。但她可以称得上是舔🐶的行为倒不少:

比如看到一个有创意的玩具,然后赶紧买一份给对方寄过去,然后被对方问:要多少钱?

比如横跨整个上海,买块蛋糕送到楼下,结果对方不肯下来。

比如给另一个人写纸质的情书,接过对方两个月之后才说收到了……

……

我都惊了!然而她也这么乐乐呵呵茁壮成长到了30岁。

她跟我说:我开心到了。

在有即时通讯工具的时候写情书,最开心的是写信的那一个下午,把自己的情绪诉诸笔头,难忘刚寄出去几天忐忑的心情;

看到好玩的玩具,立刻想到对方,希望他也同样觉得有趣;

如果他能领受你的心意,那当然是更开心了,如果没有,那至少我在熬鸡汤的下午两个小时是快乐的,跨越整条拥挤的二号线的那一个小时,是快乐的。当然失望多了也会哭一哭,哭多了也就不喜欢了、放弃了。

但是那些心情都是真实存在过的,快乐和眼泪是因为爱而产生,在那些非常短暂的片刻,你可以暂时逃离一团糟的工作、奇怪的同事和老板。甚至与对方也没有什么关系,这只是属于你自己的秘密。

按照老W这强壮的受虐体质,如果她“荣幸”被当作备胎了,应该也挺自得其乐的。

一个标准的成年人和一个恋爱脑

可能是我在恋爱心理上一直没有成为一个成年人。我始终觉得,好多人都太计较结果以及对方的反应,而忽略让自己从奉献中获得快乐。

“我肯定最后得不到TA,那我现在做这些岂不傻逼?TA根本不理我,肯定不是对的人……” 好像有太多的“自尊”阻碍你前行,实际上这些自尊既不值钱也毫无用处。以前听过一句话,爱的那个人,其实比被爱的那个人更快乐、更幸运。被爱的人若心中无爱,只觉得烦恼,或者一点点转瞬即逝的虚荣心。如果两个人相爱,当然最好,快乐是double的,如果不能,做付出爱的那个人会更幸运吧。

非常多的人、公众号教你怎样做一个更标准的、更体面的、不偏不倚的成年人,你要不动声色、能够随时抽身,别为了任何一个异性(maybe 同性)掉三次眼泪。因此大家都很会judge:“甘愿当备胎真的很贱……以及游戏不好玩吗?电视剧不好看吗?当别人舔🐶?”

但我碰到我的朋友们说自己有心动的时候,都会非常鼓励他们,去对TA好就行了。沉浸于爱中的感觉肯定比坚硬地评价别人要快乐。

茨威格在《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说出了这种情绪:

“我自己本该为这些事情感到羞愧,可是,我并没有这样觉得,因为这种天真感情里所表现出的纯洁和热烈,是我对你最诚挚爱意的表达。”

按理说,我该告诉你《备胎怎么转正》、《备胎怎么提升自己然后转正》以及《做人不好吗?要做备胎?》……

没有这么做是因为,就算我给你列出100条可行的建议,你失败的几率还是很高,只要是爱,怎么会毫发无伤呢?爱不能以成败记,不是你最后没得到,你做的一切就都没意义,爱就是最大的收获。

所以,怎样成为一个备胎呢?

去爱就好了。 


“那些在社交场合过度使用感情的其他人,在与人的交往中已经消磨掉了自己的感情,对于爱情他们很熟悉,在与人的脚弹力,在小说里都经常见到,他们懂得爱情是人们共有的命运。他们就像摆弄一个玩具一样摆弄爱情,他们就如同男孩在夸耀自己吸第一根香烟时那样夸耀爱情。”

——茨威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