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两个季节最漫长,一个是烈日炎炎的夏季,另一个,就是这寒风凛冽的冬季。像我这种套用网络语“爱装x”的人来说,其实有时真的挺苦恼的,因为在我看来春秋两季的衣服最好看,天气晴朗的时候可以穿着一袭长裙去郊游,微风袭来,裙摆随之翩翩起舞,像蝴蝶般曼妙;想扮潮酷范时,皮衣牛仔也可以随便搭配。最重要的一点是既不会像夏季需要担心汗流浃背的狼狈,也不需要禁受冬季妖风的侵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南方的冬天不同于北方,它给人的冷是一种侵入骨髓里的冷,不像北方人有暖气的庇护,南方人非得用一身正气去抗,去面对,才能驱散周身的寒气,也因此南方人虽外表温婉,骨子里却总有一股不服输的劲。

一到冬天,大街小巷总有大爷大妈支着一个小摊,上面搁着一个大油桶改造成的炉子,有的卖烤红薯,有的卖烤饼,像那烤饼不知为甚总叫周氏烤饼,我决心下次定要去咨询一翻。每每裹紧棉袄瑟缩着经过街口时,总会被这些小摊拦下脚来,必得去吃上一点以慰藉我这冬日里时常感到饥饿的胃才行。我有一个总去的小摊,摊主是位六十多岁的老奶奶,有时心情不好我就总找老奶奶唠嗑,老奶奶外表朴实,但一颗心到底是经历了岁月的沉淀,讲出来的话有时的确让人感到醍醐灌顶,在这冰天雪地里给人心里注入一股暖流,就如她卖的烤红薯总是非常的醇厚香甜一般。

最开心的是下雪的日子,我家乡这边这几年都没下雪了,今天一打开朋友圈,那些散在祖国各地的朋友们都在晒当地的雪景,而我,只能带着一丝苦笑几分羡慕地翻着照片。突然想起高中有一次因为下大雪,马路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雪结合物,脚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不留神就可能摔个屁股朝天。学校出于安全着想终于赦免了我们的晚自习,就像陶渊明诗里写的那样,“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我们这群好不容易出了笼的鸟儿岂能安生的待在家里看书,于是约上一群好友在楼下打雪仗,戴上毛绒绒的围巾和手套,团上一个拳头大的雪团就朝对方扔去,细碎的雪花飘进围巾,沁到脖子的皮肤上却也丝毫不觉得冷。现在回想过去,那年昏黄的路灯下似乎只有欢声笑语…

图片发自简书App

然而岁月就这样一点点毫不留情的走过,朋友们如今在祖国各地,有的还联系,有的似乎已经忘却,然而每当冬天走到尽头春节来临时我们又能相见,又开始期待了啊,下雪的日子里好久不见的朋友们约上一顿火锅,屋外冰天雪地,人影寂寥,屋内却热火朝天,每个人心里,都是暖烘烘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是我离家度过的第一个冬天。 重新翻开旧课本,再读一遍老舍先生的《济南的冬天》,我对这座城的冬天充满期待。课本上那...
    thelmaphang阅读 80评论 0 0
  • 我出生在黄土高原,绥德县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对于春天与秋天,我没什么特别的记忆,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陕北的夏天和冬天,似...
    黑黑就是黑妞儿阅读 329评论 2 3
  • 经历了二十多个冬天,其中的后三分之一竟然大多在京城熬过,眼瞅着冬天被雾霾一点点围绕,在暖气的作用下,尽管不再有那浸...
    波妞家的大猫帽阅读 339评论 0 4
  • 笑话一则 小时候,怂,经常挨打。后来我表哥告诉我,不用怕脱了衣服跟他们干。我铭记在心,久而久之学校里有这样的传闻:...
    天天搞事情阅读 505评论 0 0
  • 我遇见的 少女静静的低着头阳光穿过鼻子,穿过鼻梁上的眼镜,披肩发将侧脸修饰的恬静淡然。...
    安迪考拉阅读 5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