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的江湖

习武之人,搬运气血,打磨躯体,世道动乱,唯有习得一身武艺方能自保。

奔腾吆喝的声音将陆离吵醒,陆离腾的一下起身,闪身躲入暗影之中。“马贼,”陆离心里念到。附近的村子都受过马贼的袭扰,就像陆离所在的这个村子,现在是一个空村,村民死的死,逃难的逃难,陆离一路走来,见过不少的马贼烧杀抢掠,但陆离并不想多管闲事,世道的动乱造就人心的漠然,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

“吱咛”一声,门被推开,陆离小心的又往暗影里躲了躲,那提马刀的马贼四下看了看,,然后转身准备走,忽然拳头朝他袭来,那马贼反应也算快,提刀挡去,顺势后退,马贼瞪着眼浑身紧绷,但却无一人,下一刻,马贼便倒了下去,陆离赫然站在那马贼身后,提起刀,衣服倒是不用换了,都是那样的破烂,顺手取下那马贼脖子上的银锁链子戴在自己身上,随后便扛着刀,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喂!你看到你了没~”一声粗狂的声音从陆离背后传来,陆离停顿了一身身形,头也没回的压着嗓子嚷道:“没,一个人也没见到,他奶奶的!”

那人闻言也没起疑,随后便骑着马走了,陆离也找了匹马翻身上马然后便慢悠悠的进入黑夜中。

……………………………………………………………………………………………………………………………………………………………………………………………………………………….

“吭哧,吭哧“ 从马贼那里顺走的马撅着屁股啃着清晨带着露水的鲜嫩青草,陆离躺在后面的树杈上睁着眼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有些东西好像从他的记忆中淡去,比如他的父母双亲,比如他是怎样习得的武艺,但最令他好奇的是每次入睡后的声声私语。他听不清那好似在耳边又远若天边的声音,一切都好似梦幻般。 他记忆中许多缺失的片段,每次都能让他想好久好久。

他也是个走江湖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陆离早已体会过这般无奈的滋味,江湖!江湖! 乱,残酷,没有一个字或一个词可以概括的。

剑起江湖啸恩怨,月如霜。

西风落叶花飞谢,酒自浓烈向天洒。

侠骨峙魔心,杀气拨尘乱。

九万云集城压迫,挥叱咤。

巅峰对决长空裂,爱恨情仇一瞬间。

铁马嘶魂魄,赤血祭黄沙!

陆离想了很久,他该去哪里?又应该做些什么,在这身不由己的江湖?

后来他便不见了,只是江湖上时不时的有些传闻。

剑客跑了,就在他连败江湖数大高手,震惊武林后,突然人间蒸发了。连带着本要与之决战的天下第一魔女也跑了,有人说他们同归于尽,也有人说魔女怯战逃跑,被剑客追去了天涯海角。不过奇怪的是,就在两人消失之日,某个不知名的小城却平添一家客栈,平日里只有男性掌柜一人,可一到夜里——说书人停顿了下,楼上立马传来了男欢女爱之声,他叹了口气,摇着头道:“唉,不可说,不可说!”

官员从没这么害怕过,他不敢相信,区区一个少年,竟是杀光了他坐下几十名绝顶高手!“你到底要什么?钱,权,女人,我都能给你!”官员看着浑身浴血的少年,惊恐道。少年摇了摇头,只问他记不记得五年前,他曾玷污了一个女孩,后来,女孩自缢身亡。未待官员回答,利剑便刺穿官员心脏,而少年也因失血过多而倒地。直到临死前,他的手里,都紧攥着一支发簪。

你说过,天本该是白色的。你说过,风本该是蓝色。你最爱的就是蓝白二色。你眼中的宇宙,我从未读懂过。且今日将天与风身着,杯酒倾地,且敬忘川途中的你。

你是世家闺阁女,而我是因偷酒误闯了你清净地的江湖毛小子。

你说过我若是男子,怕又该是郎才女貌江湖终了的浪漫故事了。

真可惜啊,大小姐,我不是。

你死了,你家倒空荡了不少,如今我都逛了大半晌了,半点儿人不见,我还偷摸着再想着再被一群人追着打钻你被窝呢。

你送的玉佩我挂身上了,再也不会拿去当了。大小姐,你行行好,再看我一眼,小爷知错了。

你还记得那年我生日,你送的银簪吗?其实我虽然嫌弃吧……但其实我带过,真的……回去后就插上了……好看是好看……就是像牛粪上插朵花儿似的,别扭。

他妈的小爷我才不是牛粪……

练了那么久的吹笛还没你几个月学的吹的好听,就没受过那么大委屈。现在想起来难过,才不是因为你死了。

大小姐,我要走了,我师傅说让我去跑商,以后就彻底的天南海北了,就这么的过上向往中一萧一剑走江湖的日子,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看你一次,大小姐啊,可别想我。

矫情一句,就这一句,别嫌我屁话多。真的我觉着吧,没了你,哪儿都一样。

去他妈的江湖人有泪不轻弹,小爷我今天就是想哭。

哭了……从此就散了……大小姐来摸摸头……你怕苦孟婆汤要是苦了,能把你苦回来就好了……这次酒里没放糖……等着你回来骂我……

是最后一次来这儿了……再见了……大小姐……

………………………………………………………………………………………………………………………………………………………………………………………………………………………

许多故事真真假假,陆离依旧在江湖中,只是唯一不同的是他认识了一位姑娘,一如那日雪夜。

“你叫什么名字。“

“余三儿。“

“你呢?“

“梦染儿。“

…………………………………………………………………………………………

  陆离很早就知道了自己还有另一个名字“余三儿。”或者说他原本就叫做余三儿。

只是他还是想不起发生了什么,如往日那般练拳,练着练着余三儿低声浅笑,是的!他叫余三儿,他喜欢一个姑娘。

“三儿!”


“干嘛!”

“没事!“

“没事,是要干嘛?“

“哎呀! 练拳去。”

余三儿笑得很开心,他没想到他可以遇到染儿,在这嘈杂的人世中他一眼便认了出来。

世间最奇妙的莫过于缘分了吧,说得清雪夜叩门吗?讲的明人海相遇吗?不如说冥冥间自有因果吧。

江湖中关于他的传闻都犹如浮光掠影般,不过所有的传闻最终都是少年爱上了一位姑娘,所幸的是先是和传闻一样,虽不说美好但也是圆满。

陆离做过游侠,但没有惩奸除恶,做过大将军,但没有上阵杀敌,做过医师,但没有悬壶济世,陆离走出了江湖又回到江湖,他从未离开过,也离不开了,打打杀杀,仇仇恶恶,厌倦了也就只是厌倦了。过了很多年,直到遇到那个他喜欢的姑娘。

少年浅笑,是时候醒来了,随后仰头看向这片蓝泱泱的天空,一阵恍惚过后,余三儿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被浓雾遮挡的山洞石壁,模模糊糊的。起身揉了揉额头,刚才发生的一切真实的就像真的发生过一样,陆离就是他,一个身在江湖的他。稍稍收拢了一下记忆和情绪,余三儿转身看到还在地上躺着的染儿和曹继武,然后叫了叫曹继武,但是并无反应,随后又叫了叫躺在地上,皱眉闭目的染儿,染儿睫毛颤了颤,然后慢慢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余三儿脸色变得有些奇怪。

在那真实的幻境中,染儿是一个叫做初雪的侠女,她很喜欢江湖,很喜欢很喜欢,她有时候想他的如意郎君定要是那江湖中的好儿郎。她时刻带着一把剑,那剑似乎有灵性般,在她第一次见到那个衣衫褴褛的少年的时候就一直颤个不停。人世中的相遇,两人便走到了一起。

“我叫陆离,你呢?“

“初雪。“ 她还记得那个少年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眸里好似星辰般闪烁。

后来两人结伴而行,在江湖中走走停停,不爱杀人也不爱救人的少年终究成了那个为了一个人而愿意放弃一切的人。两人去过最高的山看过最美的日升日落,在云雾的山巅一人窈窕舞剑一人肆意挥拳。走过最难走的路,两人相互扶持,只是忘不掉对方眼里的悲痛,她还记得她看着他身上的可怕的伤口嚎啕大哭,他只是抬起颤颤巍巍的手轻轻的刮了一下她哭红了的鼻子。

“我死不了的,咳咳!“

“可是看起来就是快死了啊,呜呜呜呜“

[if !supportLineBreakNewLine]

[endif]

   时间回到那个夏天,记忆被炙烤的逐渐模糊,刺眼的光环分成几束,斑驳的光影还有几声蝉鸣,记忆里的夏天几乎都是如此。那个夏天也是如此,只不过余三儿遇见了染儿。

  一眼余三儿便喜欢上了这个仙子,仙子还是个小姑娘,一个爱生闷气的小姑娘。

  要问为什么会喜欢上她,应该还是有原因的,只不过余三儿还没想好。

  余三儿时常会想染儿一定惊艳了自己,不然自己为何会一眼便看中了呢。

  皎洁的雪色与月色之间,打瞌睡的她一定是第三种绝色。练拳的少年迷了眼,破了境。

  这个看清风不语,听沥雨不愁的少年最终还是爱上了那个爱抱着剑生闷气的小姑娘。

  少年是会长大的,走了千万里路,认识了几个人,这个爱藏着事儿的家伙,变得很厉害,进步的很快,少年修炼的很勤奋,有时候他很迷茫,有时候他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修炼,但幸运的是少年变得再怎么让人觉得陌生,那个小姑娘也会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