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药

丽华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难受死了,她明白一定是妈妈在她吃的饭菜或喝的水中下了药。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父母,一时气极,冲着妈妈吼道:“你们可真够狠的心,这么多年都不知下了多少药了,想我死就干脆点,何必这么折磨我?!”

“那次在厨房煮豌豆,被我无意中发现了——因为下的药全浮在面上没有融入水中,被看得清清楚楚一层灰色的粉末,也不知是什么药。”

“我总算是明白了,你们这么盼我死,当初就不要生下我让我来到这个世上,被人算计侮辱还要被毫无人性的父母折磨,我看这一出都可以写个剧本拍成电影了。”

“一直以来重男轻女,又觉得没能给你们长脸,可是你们为人父母从来都是不分青红皂白不管三七二十一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像你们这样蛇蝎心肠阴险狡诈的人配为人父母吗?!”

“爸爸血糖有点高,不能吃甜点,我专门为他买了蚕豆之类的零食。又给你买了几件新衣服,让你漂漂亮亮的过个新年,总觉得我忘恩负义,我要真忘恩负义,什么都不会给你们买,只给自己买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为你们买些东西却落个忘恩负义不肖子孙的罪名。”

妈妈半天没作声,听了丽华的控诉后,不紧不慢的来了一句:“你觉得父母不好,哪里好哪里去,何必总是困在父母身边。我们确实重男轻女,也从没爱过你,你从未得到过家庭温暖又何必死死守在一个地方,还不快点远走高飞,免得又要受气又要被人下药搞得生不如死,可怜!”

听了妈妈这么一番话,丽华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觉得没能给你们长脸就要和外人里应外合整我是吧,你们那么喜欢整我干脆整死得了又何必留我性命?”

“反正横竖都是死,早死晚死迟早都要死,干脆痛快点对你我都有好处!”

妈妈阴阳怪气的冷笑道:“真要把你搞死我还下不了手,不过让你吃药没任何问题,你这么大年纪还跟着父母一块住怎么还觉得有理,我都替你害臊。”

丽华看着幸灾乐祸的妈妈,心里不禁一阵悲凉:这就是生她养她的妈妈,一个没有文化并且尖酸刻薄的恶毒妇人,就是如此冷漠如此势利。

她不会因为你尽到了孝道就对你刮目相看,对你体贴备至,而是愚蠢的和他人比较然后觉得自己脸上无光,再然后就把气撒到你身上,在你的饭菜和水中下药,慢慢折磨你。

“和父母一起住怎么了,多的是人和父母一起住的,不要总拿这个说事,不善待自己的孩子还伙同外人一起侮辱折磨她,你们还配为人父母吗?我都替你们感到寒心。”

“没文化的毒妇,你不知道往他人食物中投毒下药是违法犯罪吗,看样子不让你到牢里吃几天牢饭你是不会罢手的,你那么想吃牢饭,会有机会的,别急!”

妈妈被呛得说不出话,只好陪笑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投毒下药,没有证据凭什么让我吃牢饭,别异想天开了!”

丽华瞟了她一眼,说道:“那咱们走着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