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骑》|“历史”原来可以如此绚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不是一次十分偶然的机会与这本小说相识,恐怕茫茫书海当中又是错过了一部佳作……

一直想给《三十六骑》写一篇书评,碍于对历史知识了解的有限,一直迟迟没有动笔,但是如果对这本书有所涉猎,或深入阅读的人都会忍不住去了解创作出如此新鲜绚丽的历史传奇小说的作者本人,以及这本书当中的人物所处的时代背景。

“念远怀人”,也就是作者本人,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在历史,文学,哲学方面的杂家。他以永平十六年,班超出使西域的历史事实作为创作的依托,以极深的文学造诣,如细细纺织扎线般,将这一行的神人能士跃然纸上。

你仿佛是紧紧跟随着这行人的脚步,穿过大沙荒野,来到西域一个又一个纷繁各异的小国,人行人往奇装异服,街道之上驼铃声声,有的地区金银成山,有的国度楼宇成池,更有趣的是这一行的各自身怀绝技,每每读到一处,总是忍不住猜想作者该会为自己设下的这个“局”,如何完美开脱,却又每每惊叹于这每一次的“逢凶化吉”都隐藏有神来之笔。

文学之上尤其在写小说,特别讲究的是写作者的天赋所在。无论是结构还是伏笔,人物塑造和情节安排,主线,副线,明线,暗线,无一不深切映照着作者的文学造诣和修养。贯穿整部小说更为独到的还在于主角内心自我探寻的纠葛,班超西行似乎是天命所定,却又是每一步都是班超自己所选。每一次不信于自己是凶星的宿命,每一次不屑却又每一次成就了宿命。

即便是如此拥有着大能耐之人,为宿命所纠葛的人。作者在创作,活鲜这个角色时也并没有他神话掉。班超在这一行的途中总是反复地梦到自己的父亲,内心一直渴望和纠缠于是否在父亲的心中占据过一席地位,乃至于是为他所珍视,深爱和在乎的人。

以及这天赋禀异,极为依恋和依赖二哥班超的妹妹班昭。这对兄妹彼此之间的感情在这段西行之旅当中也是十分动容。感动在“神国奇遇”,除了惊叹这段源自《山海经》当中上古神兽,九天玄女和西王母的安排,更惊叹于这前后衔接构思的巧妙。让班昭在兄妹之情与天选之人之间做选择。以班昭对自己天选之子命途的放弃来确证这对兄妹之间的深厚情谊。

兴许是对历史了解得并不多的缘故,也或许是曾经一直对历史提不起兴趣的缘故。在记忆之中的历史和人物事件总会有一些认为呆板无趣的刻板印象。但是阅读了《三十六骑》之后,即便是像我这样的“历史白”都会忍不住想要深入地去了解这些历史经过和历史人物了。

一直认为,如果一部文学作品(无论是纯文学也好,网络文学也罢),如果没有融入作者对一些生活或者人生的思索。没有直接或间接地提出一些引人发想的哲思,那么这部作品光以各种文学结构和技巧来作为支撑,恐怕也是好不到哪里去的。

幸好,《三十六骑》其实是一部足够引起你对生活对生命思索的作品。

作者在《歧路》那段写道——

我们所有人的历程,就像一棵树。我们从根部出发,走到最初的躯干,再走,就走到第一个分杈,就是歧路,你得选择,左还是右。你无论选哪边,都意味着你将错过另一边的可能性。再往下走,又遇见了分杈,又得选择……如此不停地走,不停地选择,期间就会悔恨、庆幸……就会觉得命运是无常的,一切都是偶然的。可是有一天,当你老了,像我这样,走不动了,坐在路边向往来的路上看,就会发现,有一条清晰的路线,必然让你回溯到出发的根部。那时你会觉得,命运是注定的,一切都是必然的。

以及《另一只眼》当中的一段——

我们每一个念头,都是欲望之火,火能生风,推动命运的巨轮,生生世世,转生无尽……执念是火中之火,比如你说的不朽,可能是人们最大的执念……执念就像刻刀和绳索,会雕刻和缚住你的来世,如此而下,永不得自由。哪有什么不朽?只有崩坏再生,循环往复……

如若不是寻常阅读和生活作者本身就对这些东西有所思考,也很难将这样的话语自然而然地融入情节当中。

回看作者的简介,提到这部小说不过是在作者知识架构的基础之上,容进了很多自己的包括哲学在内的许多“私货”。如果说历史和神话给予了作者赋予《三十六骑》的想象之绚丽的广度,那么,哲学便绵延了这部作品的深度。

更加值得一提的是,在《非常道》当中,作者竟能将《道德经》当中的经典解出这番意味,实是窥见到了作者绚丽想象与深度思考当中的沧海一粟。

作品过到第一遍的三分之二,精彩而绚丽反而不忍心立刻读完,想细细来品味,感觉每一个边角都适合拿来说说道道。只是作品确实优异,反倒担心“解”不好,但愿深刻“研讨”之后还能有机会再来多谈几句。


着实喜爱,亦感谢作者倾心之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