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为正视的虐心情绪

又无意的过了中秋,还是得井然有序的迎接国庆节。往后推移片刻安宁,北京的寒风凛冽天还是需要迎接的。


   朋友圈刷大家都爆了该怎么过十一长假,踏着苹果刚出的iPhone6S热潮,北京又即将迎来一波外地僵尸前来旅游,重复占据着堵塞城市枢纽的重要地位。别多想,我也不是什么好鸟儿。


    清晨嘶吼三小时之后,结束半天的课程,且坚定的说,今天下午也会很忙,想着休息片刻的我下午还得嘶吼三小时。等着墨迹如蜗牛的外卖,小哥一来咧着一脸抱歉的嘴脸,也不便多责问什么。洒的到处油,于是,桌布上也逃不脱,内心挣扎良久,麻利撤去脏的,敷衍新桌布铺上。拎着桌布和洗衣液,手一滑咕嘟咕嘟的看着洗衣液爱抚地板。人要炸了,抑制怒火,趴地上开始擦洗,满地泡泡也是只有电影里才有的画面吧。作罢,这项工程耗时太长没有力气了,替身该出动了,还是过个颓废的下午时光吧。


    一个人晚上看完电影后回家,走安全通道发现门已锁,回头,上楼,换一条安全通道;下了楼发现商场外部通道都被施工栅栏围住,我刻意要走熟知的那条路,绕过挖掘机,踏着刚被秋雨润湿的马路,走着走着,发现围起来的又是不通畅的,回头,到那个施工口,继续走!走两步默默然发现应该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家人,拿起电话拨号,匆匆掠过一丝想家的念头,赶紧打发吧,这种想法甚是可怕,飘荡的孩子,都没有节日可过吧。


    插着耳机,听一首今天喜欢的歌曲,我依旧穿行于熟悉的十字路口,一天至少看见两眼,至少走过两遍,至少,在这个新家,十字路口回首已走过半年。闯过红灯,匆匆往回赶,脚步却又不紧不慢;想说点什么,却又话到嘴边又咽下;有些冷风,却又感觉异常燥热。


   我又开始写,今天练的字,有些不一样的是黑体,一笔一画的磨着我今天一天的不愉快和内心深处的不安。你知道吗?我有个怪癖,把歌词写手纸上,那应该是行楷改良版或者狂草,把心情写书纸上,应该是圆体或者工整黑体,把虐心话写在本子中间,有点隶书的意思。


   与某个人聊聊天,如同开小会般各抒己见,意见一致时好评通过,意见颇有偏差或明显分歧是,我就是我,浑身泛滥着上升狮子的霸气与威武。每每妥协后,我总咯咯的笑,这次我又赢了,不知道,我的好运,还能赢多久呢。


   每年总是咽炎该犯一次,今年好像也不例外,至少此刻的嗓子眼,吞咽竟然有些疼。这种感觉没法让它过去,也没法让它消失,只能安安静静等着看看是否有能力霍霍自己,提前到达,趁早滚犊。


   躺在床上继续吾日三省吾身,还好,自认为我是好人,能心安理得过日子。不知道坏心眼的人,如何安枕?


   好像没有什么意思,因为今年秋天开始,都变了。硕大的城市,迷茫的人群,不同的见解和陌生的脸庞,没有人值得去关注,因为现在呀,人的心都喂了狗。我依旧傻不拉叽,直来直往,沉默寡言,没有因为一次次某些事情变得聪明起来,不过有时候回首想想,往年那段时光,总是温暖的,依附着我的大脑,深深藏匿,我再也不愿翻起,翻起爱恨,翻起终生。


     需要独立思考问题后,获得了内心真实的答案,呼喊着,呐喊着,却又纠结着。她们说我矫情没有错,我也发现我竟然如此扭扭捏捏。有时候想,至少多个人,可以互相取暖,不曾改变的情绪,会继续流逝。可不曾认为,冷的时候,自己拥抱自己,也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在未知的年巴时光里,谁想听你那破故事?


    展望,自由。


    回首,挥手。


    今年的冬天,应该没有那么冷,些许比往年温暖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