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睥睨天下 (137)

原著:远歌

【睥睨天下】目录

【睥睨天下】主角介绍

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广宁战罢(中)

哪知下午战事再起,女真却改变了攻城策略,不再以云梯和步兵强行攀城,却使几列铁甲骑兵当先列队,一副准备冲阵的气势。只见锡宝齐篇古一马当先,对着城门的吊桥冷眼打量,片刻露出一个笃定的笑容,手臂一挥,身后数名兵士齐力抬来一把铁胎鎏金宝弓。只见那弓身粗如臂膀,弓弦是数十股牛筋绞在一起所制,竟比他本身那柄刚猛无比的鞭箭弓还要大上一倍,简直就像后羿射日用的巨弓,根本无法想象凭借人力如何开弓。

然而锡宝齐篇古却面无难色,跳下战马,左脚踩住弓身,辅助左手瞄准方向,右腿撤开一大步,单膝点地作支撑,回手接过身边士兵递上的一根利矛,一声呼喝,右臂靑筋暴起,竟然仅凭单手就拉开了那张巨弓,将长矛当做羽箭般,瞄准吊桥铁锁上的连环,弓如满月,毫不迟疑就是一箭。城头明军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那锋利的长矛跨越百丈的距离,势如闪电飞来,稳稳插在吊桥的连环上,那铁链竟被矛头灌注的巨力生生射断,伴着女真士兵的大声喝彩,只听哐啷一声,吊桥的一侧已经倾斜而下。

雨沁田和楚进良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怎么也想不到锡宝齐篇古弓箭技艺已达到这般登峰造极的境界,竟然能用长矛做箭矢,一箭射断吊桥铁链。忙令城上士兵放箭阻拦,哪知明军的弓弩的力道和准头却远远无法同女真人相比,未及女真战阵,便已力尽掉落,竟然对在百丈之外开弓的锡宝齐篇古拿不出丝毫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如法炮制,又是一根长矛飞出射断了吊桥另一侧的铁链。

吊桥一落,女真骑兵再无障碍,战马呼啸,已冲到城下,一个个弯弓搭箭,势若飞蝗,纵然自下而上仰射,并不占地利优势,但过人的骑射本领还是令城头守卫的明军死伤惨重。

在层层箭雨的掩护下,只见自女真战阵中推出了一部巨大的攻城车,车型简直就是一间会移动的房屋,上面覆盖着厚实的牛皮防箭,中间用铁链悬挂着一根极其粗大的圆木,前端削成尖头,用铅铜包裹,做为攻城槌。几十个女真勇士躲在牛皮顶盖下,推动十六个轮子,将那攻城车缓缓推过护城河。

城上雨沁田和楚进良见此情景,心道不好,原本以为有护城河保护,冲车等大型攻城器械便失去用武之地,岂知锡宝齐篇古竟然有本事射落吊桥,如今情势,城门便等于暴露在巨型攻城车之前!喝令组织城上弓箭手全力阻挡,但那些推车的女真人却在那层厚厚的牛皮下分毫无伤,而且仗着城下的女真骑兵精准的箭术掩护,不时便有明军被射杀坠城。

只听得震天一声闷响,城门处一阵晃动,那巨锤狠狠砸在包铁的城门上,竟至木铁横飞。几十个女真勇士见一击未果,拉动攻城车缓缓后退,而后再次合力推车加快速度往城门撞去。

雨沁田见冲车威力巨大,赶紧令弓箭手将普通箭矢换成火箭,全力围剿,然而那攻城车的牛皮上洒满了泥浆,普通火箭难以令其着火。随着第二声巨响,整个北门城楼都震得晃动不休,守城门的兵士飞奔禀告,城门周围的墙体已经出现了巨大裂缝,恐怕再承受第三下巨创,就要保不住了!

如此危难关头,却听得城下女真战阵呐喊助威之声高涨,原来锡宝齐篇古策马冲到城下,竟打算亲自推动冲车,带着勇士们一举撞破广宁城门。

楚进良和锡宝齐篇古曾经三局掰腕,又几度交手,自然知道他的武力惊人,眼见他此刻眼中透着必胜的信念,臂上刺青发红,运足内力推动冲车上的攻城锤狠狠朝城门砸来,一旦让他成功,守在一边等待冲阵的女真骑兵势必长驱直入,仅凭自己手上这点兵力,广宁只怕城破便在顷刻。至此千钧一发关头,再容不得仔细思量,从城头一跃而下,正好落在城门之前,眼见攻城锤已袭到面前,扎稳下盘,运起浑身内力,生生用双掌抵住槌头,以肉躯阻挡冲车攻势!

锡宝齐篇古埋头推动攻城锤,万没想到在破城的最后一刻竟然遭遇阻拦,抬头一看,竟然又是楚进良。只见他挡在巨大的圆木之前,衬得身型无比单薄,英俊的面颊因为拼尽全力而瞬间涨红,青色的血脉突兀于太阳穴和脖颈之上,显然触目惊心。自己倾尽全力加上巨大攻城锤摇摆撞击的力道何止万斤,他居然想凭借一己之力阻挡,真的不要命了吗!也罢,既然你要作死,我便成全于你!想到此处,锡宝齐篇古眉头一拧,怒喝一声,抱紧攻城锤运起全身劲力,狠狠往前又是一送,巨大的锤头把楚进良撞得倒退数步,身子已经被挤贴在城门之上,一口鲜血再也按耐不住喷涌而出,却仍然不肯放手,与自己对视的目光中透着决然的坚持。

哪知就在此时,熊熊火苗燃起阻隔了两人的视线。原来雨沁田趁着两人制衡的片刻,从城楼上浇下两桶火油(石油),数支火箭射落,浇了泥浆的牛皮也终于燃起了大火。眼见冲车火光漫溢再无着力之处,锡宝齐篇古和女真诸人只得弃车退后,功败垂成。

主将妥罗见北门冲车燃烧,火势阻碍了攻城的步调,旋即下令女真放弃北门的作战计划,兵分两路,分别袭击东、西两门。锡宝齐篇古朝城下的楚进良和城上的雨沁田凝视半晌,手中鞭箭弓一挥,带领手下士卒,自往城东而去。

雨沁田心中焦急,广宁城兵力有限,最怕女真分兵而袭,结果还是被妥罗看出弱点,这样的情势,广宁当真危矣。见副总兵韩斌扶着楚进良重回城头,顾不得关心,急道:“如今锡宝齐篇古带人往东门而去,巡抚陈钺乃文官如何指挥抵抗?我们必须有人去镇守东门。”

韩斌道:“督主所言甚是,在下这就领兵前去。”

雨沁田望着韩斌满脸烟尘,手下士兵也早已疲累萎顿不堪,以少御多,从早上战斗到此刻,这位副总兵着实是位难得的忠臣良将,只是那锡宝齐篇古的武功高强,寻常武将又岂能抵挡他的攻势?让他和手下人前去,只怕便是有去无回的结果。一时踌躇并未作答。

楚进良如何不解他之忧虑,沉声道:“如今城中兵力、箭矢和雷石均所剩无多,不论谁去,我们都万难抵挡女真人攻势,城门必定会被各个攻陷。而今唯一的机会是放手一搏,擒贼先擒王!”

雨沁田蹙眉道:“进良哥的意思是,设法擒住敌方主帅妥罗?”

楚进良点头道:“如今我们困守广宁,物资告馨,如若城门失守,所有军将百姓都要落于敌手,则山海关危矣。不若趁敌军分兵,攻其主营,险中求胜,拼死一试。”


首发:远歌国际

上一章    目录   

图片取自花瓣网等网络平台,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