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退回的红包

96
疯狂小梅子
2017.02.02 19:48* 字数 1527
图片来自网络

已出电子版:我的奇葩相亲经历

连载中作品:青春有性

今天是大年初五,在家闷闷呆了四天,才携家人去拜访一下亲友。在年味儿越来越淡的今天,作为南方沿海城市,过年期间很多家庭会选择外出旅行,拜访亲友也简洁到抽空过去小坐一会儿,喝口茶了事。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老婆是外地人,跟着我逛了一下姨母家,嘴巴就翘的老高。

“你们这边的人情走的太淡薄了!”

没有礼品,没有饭局,甚至连端上来的果品我都让她尽量不要碰,除了装了一肚子的茶水,一家人怎么来的怎么回。

我说,尽量不要麻烦人家。

老婆不禁质疑:这也太见外了,你们这样怎么维系亲情呢?

我看着车上被原封不动退回来的红包,叹了口气。有时候亲情,大概就是泡的一壶功夫茶吧,看似寡淡,实则醇厚芬芳。

老婆的家乡逢年过节七大姑八大姨表姐表弟堂哥堂兄一大家子齐乐融融欢聚一堂,做很多菜,宴席轮流摆,明天到我家。非常热闹,也很有节日氛围。

她一直坚称亲情就是要这样互相搅扰,互相麻烦,虽然平时也会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为分毫利益锱铢必较。到了谁家有事,还是会伸出援手,不计前嫌。

这才是亲戚之间该有的样子。

我笑了笑。可是时代在变,这种大家族似的群居会慢慢消亡,亲人有可能会散布在地图上的各个角落。平时大家工作很忙,就连过年仅有的几天假期,回趟老家看看父母都会变成奢望,又怎么可能常和七大姑八大姨联络感情呢?

我说,不久的将来,你们那边也会和我们这边一样,寡淡。

老婆翘起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如果这样不往来,亲情怎么得以延续和表现,不是慢慢就断了吗?

我摇摇头,亲人永远都会是亲人。只是简化了交往形式了,其中的亲情又怎么会因为表面形式就轻易断了呢?

我告诉她,高中的时候我曾经在姨母家寄居过一年多的时间。那一年多,吃穿用都是姨母姨仗悉心照料,之后也没有什么物质方面的表示。一直以来,一直觉得是份未偿还的恩情。等到自己成了家,又常年在外,只顾风雨兼程的忙着自己的生活,基本不互相走动。因此很难有机会,去表示一下当年的照料和帮助。

这次想借着过年给二老发个红包,以谢当年的恩情,却被已颤巍巍的老俩口强硬的给塞了回来。姨母的腰已经直不起来了,只勉强抬着头拍拍我:来坐坐就好。

临别时,看着老两口一头被风吹乱的纯净白发,携手伫立在路口的苍老身影,我才意识到这份被退回来的红包,赫然就是一份永远也偿还不了的恩情。

小的时候,也特别盼过年,特别喜欢去走亲访友。因为总会得到一些大人的爱抚夸赞,还有红包。每次在收到长辈的红包的时候,爸妈总是在一边教育我:还回去,说我们长大了,不要红包了。

当时,就像拿了个可怕的东西似的,赶紧扔掉。稍稍长大些了,知道红包里钱的好处之后,就又心不甘情不愿的把红包悄悄留在桌边。但始终没明白,为什么这些钱不能要。

等长大了,了解到其中一层,是长辈赚钱不容易。成年之后,了解到另一层,可能涉及到人情往来的麻烦,到现在才知道,有些钱,拿了之后,就还不回去了。

老婆说,她们小时候,表兄弟姐妹特别多,外公是走街窜巷卖豆腐的,每年给的压岁钱都是带着豆渣味儿的皱巴巴的1块钱,还要挨个给老人家磕头。去学校跟好朋友们一比,别人家的外公都会给崭新的10块钱,就觉得特别委屈。

等到长大了,懂事了,外公坟头的草都已及人高。再想到那些带着豆渣味儿的1块钱,只觉得是你永远无法还清的亲情巨款。

现在自己也到了发红包的年纪。每年除了要给自己父母,妻子的父母发之外,还要给晚辈们发。现在虽然孩子们少,红包金额却越来越大。深深感觉到成年人承上启下,压力山大。

但是看到孩子们纯真的模样,接过红包祝福时欢天喜地的笑颜,生活的一切艰辛,酸涩都像得到了最好的回报。对于长辈而言,看到你们健康成长,就是最好的报答。

真正的亲情,不用煽情的感恩辞藻,不用等价的利益交换。只是你们安好,我们便是晴天。

日常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