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的厚重(长篇哲思小说)第一百二十五章

96
AB774卢卢
2017.12.28 19:45 字数 1212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创/卢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喜旺对自己的判断还是自信的,因在这之前他已从诸乡线索,诸多方面进行了烧脑。如果说出了错,那也是千年以前事;如果这样,这个“仙女”就不是胜将军的嫡系,而自已,与她也无任何血缘关系了。

喜旺准备的许多法子还没有完全施出来。

那些豺狗是上不了树的,关键是那位怪兽“相爷”,有两米多高,那长条格舞台装也未卸,那七匹豺狗倒是一丝不挂,象是要特意“性开放”给喜旺看,但又生气喜旺太过“坐怀不乱”,咬牙切齿有如波妇失恋,雷雨交加,口水儿一直源源不断牵线而下。

怪兽“相爷”居然也向下垂的喜旺用以上树的巨枝行去。这就有点麻烦了,因位置角度关系,喜旺的裹足所制的“绳镖”,根本便施展不出将怪兽绕腰套住的手段。喜旺上这树还须几纵,使出跳高法子,算好启势点发力方可搭上那条巨枝;那“相爷”呢,往前一立,将长臂一举,便够着那枝了,而且,它手上还拿着一个丈八铁钩,(这是它钩野猪的武器)似张飞的丈八蛇矛钢性方面出了问题与人大战间战弯了。如此一来,人家一旦上树,将钩捅鸟窝似地施展出来,在“兵器”上就大胜喜旺一筹。

喜旺想,狭路相逢勇者胜。他想,如果是千年前出了问题,例如说胜夫人也高山流水遇着知音,那么,自己这一场恶战,显不可免……

也许自古美女爱英雄……一个大美人,在与世隔绝处与兽为伍,难道就没有点“比武招亲”的心念?这个时侯如果学了景生“泉水滴嗒”起来,人家一看便不合格,且,最毒妇人心,芳心启不了换起恶心丶毒心也是未可知的。而那“相爷”,若无“女王”下今,显是不会“收兵”的,自己被它一钩钩下树,还能有化险为夷的生还机会吗?

当那怪兽把长臂将伸未伸之际,喜旺想到了张飞一声大吼将敌将唬下马来的故事情节。

此时的喜旺显不能想《四书五经》、《易经》或天下掉下个林妹妹之类了。他的中气十分厚,而且他奶奶还教过他“狮猴子吼”的内学心法。自然,他的“狮子吼”也只是声震如雷。到了此时,他只好用《三国演义》中张飞的法子了。

就在怪兽“相爷”洋洋得意,似乎拿下喜旺如探囊取物当儿,它那长臂搭上巨枝虎背熊腰将发力之际,喜旺一声大喝:

“且慢。”

此一声大喝,喜旺是气沉单田,然后再以“狮子吼”心法发出来的,而且只有两个字,似乎出拳用上整力,又快如闪电;这一声“且慢”,虽无金庸先生描写的“狮子吼”那样威力有如原子弹爆炸,但由于那怪兽太过洋洋得意,这一声“且慢”,就似你全身全意一件什么事,忽然有人悄然走至你背后一声大叫,心立刻会一蹦三尺。人吓人吓死人就是这个原理,此时喜旺的“狮子吼”发出来,产生的也是这种作用。但听“噗通”一声,那怪兽己如牛顿头上的苹果,一屁股坐在地上。

喜旺反应极快,他准备用幽默使对方看不出自己内心的那点惧怕,即刻借题发挥说:“这叫牛顿发明万有引力,爱英斯旦发明原子弹。”

萧声立止,此法好象不管用。

但见那“仙女”手上已是多了一弓,而且搭上三支厉箭,对准喜旺。

喜旺想,不管阎王几时派白长人来,喜旺我都不能象景生那样泉水嘀嗒。宁可滚它个把屁……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