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6 周六--《那些年租房的日子》

字数 1163阅读 109

       房子想来是年轻人的大头,但是刚毕业的朋友或许不能很快买一套自己的房子,这时候租房就成了良好的选择。我也一样,12年毕业,原来是在天津租房,现在是在北京租房,滋味百态,今天就给大家聊聊租房的那些事吧。


租房·谨慎点好
租房·痛并快乐着


天津租房时期

     第一家公司就是三星了,管吃住,比较好,所以也就不用自己租房了。三星的条件比较好,在天津西青,也算是中档的公寓了,还有电视,洗衣机等。宽敞明亮。

租房·三星住房条件好


      后来的一家公司也是在西青,离三星也近。当然也是管住的,只是象征性的每个月交很少的钱,也不能算是租房。打扫卫生是轮流值日的,晚上还会停电。电视就在墙的最上头,我在那里也度过了近一年的时光,好一点的是出门就是运动的操场。离市区也稍远,我能减肥到118斤也是在这个操场上 跳绳1万多下的结果。

      后来还是出来尝试了天津的第一次租房,天津租房还是比较便宜的,600元一个月就是一个大次卧,这在北京市不可想象的,北京极限的次卧价格也得1000元吧。当时因为是和同事住在一个小区,所以相互也算是有个照应,合租的人倒是不认识的。也没怎么说过话,到现在已经完全忘却了他们的模样。平心而论,这一次租房找到是房东本人,一个胖胖的80后,和我年纪相仿,我还记得他来时的笑容可掬。可是等到我租期满,要北上京城退租时,他却各种理由不像退押金,说什么卫生费一直没向我要啊,房子有损坏啦,需要我找个人转租才行啊。我气不打一处来,忍了忍还是试着发帖子看是否有人租他的房子,最终还是没谈妥,结果可想而知。我再没见到他老人家最后一眼的情况下就含泪别了天津卫。

北京租房时期

     初来乍到北京,我还是在大学同学那里住的,并不十分感到租房的压力。只是他后来从梨园搬到传媒大学,才看清处了中介的丑恶嘴脸。他们竟恬不知耻地说现在没有零钱,等有零钱了,会把押金打款到我同学的账户上的,我怕有诈,就要求他们写下字据。他们想不写,最后终于还是一个彪形大汉胡乱写了几行字,我要求清楚写,他们蛮横到“我写的再好,我不承认又咋地!”。这是何等的卧槽,想打人了有木有!还有没有王法了,终于悻悻离去,同学并不指望他们依诺打款,我还在期盼,果真是图样图森破。遥遥无期,也没兑现。一句话,想让中介退押金,休想!

租房·与房东中介的纠葛


      再次印证这个观点的,就是我自己在北京西二旗租房走后,房东本人还是一句让我找人转租,押金还是没有的,还说自己的岳父是海淀公安局的,依照“人民的名义”走的正派,不惧我酱紫的小喽啰。我终于也没有报案,默认了算。也好,在西二旗一年半暗无天日的暗间隔断生活,我已经内心忧郁了。

      从海淀到朝阳,从北京大西北到大东南。天下乌鸦一般黑。眼下我在传媒大学住处的租房也快到了,中介终于也是开口了,走了押金不退!200%的违约金,就是你提前交的一个月的房租加上你的押金,除非你转租,与之前中介无二。

租房·哀民生之多艰


     不像说什么了,帝都米贵,居大不易。我轻轻地来,正如我轻轻地走,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租房押金。


租房·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