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废墟(五十三)屌丝逆袭

经过半个月的医院疗养,排骨的身体终于恢复正常,只是腰间的刀疤估计再也无法褪去,还好不是落在脸上,不然任谁家的女孩子也不敢与一个刀疤男拍拖。排骨倒是无所谓,从小山里来水里跑,身上的疤痕本就不少,多一道也不打紧,就当是对这段时间所经历的神奇遭遇,留作一个纪念。

排骨其实很享受这个半个月来与林青朝夕相处的日子,每天晨间和黄昏,林青都会推着轮椅带他去医院的林子里闲逛,一起闲庭信步、看朝阳日落。也正是这半个月的时间,让他更深入的了解了林青这个女孩。

原来在她上大学的时候也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感情经历,跟很多狗血的校园爱情一样,那个男生是她的学长,毕业后便抛弃了她,两年后她才知道当初的那个学长竟然跟自己的闺蜜走到了一起,而四年的大学生活,她一直将自己的闺蜜当做最信任的人。

从此林青变的沉默寡言,她不敢再轻易相信任何人,平时在工作中也是与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让人不敢轻易接近,别看她外表强势,其实她的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对于爱情更是再也不敢触碰,只敢远观而不敢奢求。

这些年也有不少的男孩子追求她,父母也给她安排了一些相亲对象,但是她都避之不及,对方也就渐渐失去了耐心,也许那段感情经历在她心里留下的伤疤,就如同吴魏在排骨腰间留下的伤疤一样,再也挥之不去。

排骨从来就没谈过恋爱,他根本就不知道爱情的滋味,更不知道思念一个人会是怎样的感觉。他的内心多少有些自卑,自小便没了父母,而且高中就辍了学,也没有一个正经的职业,这些年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过,所以也就慢慢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直到遇到林青,这段时间与她一同经历患难,眼前的这个女孩慢慢走进了他的内心,他开始对未来有了憧憬有了幻想,甚至梦见有一个家,家里不再是只有自己一人。

办理完出院手续,野狗来接排骨跟林青回桐城,没想到半个月不见,野狗竟然瘦了许多,下巴上的肥肉已经下去了一大截,估计刘队这段时间没少使唤这家伙,最令人惊讶的是,野狗的身上竟然穿着一套警察的制服。

刚一进医院的大门,野狗都还没来得及跟二人打招呼,就被排骨揪到一边:“你小子现在胆子怎么这么大,连警察的衣服都敢偷,赶紧给我脱下来!”

野狗以为是什么要紧的事,一脸蒙圈:“我靠,你也太瞧得起我了,我是那种偷鸡摸狗的人吗?难道林青就没告诉你?”

排骨甚是不解,眼珠子瞪得老大:“告诉我什么?林青什么也没说啊!”

林青早在一旁就听见了二人的对话,这时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是我故意没告诉你的,这不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嘛,怕你一高兴影响伤口愈合!”

排骨继续愣了愣,野狗见这家伙还没明白过来,于是索性直说:“哎,我以为你都知道了,这身警服啊,是桐城警局光明正大的发给咱的。为了奖励咱们揭穿了秦教授等人的阴谋,而且还抓捕了吴魏,还为国库找到了一处宝藏,所以刘队特别向局里申请,特批我们正式加入桐城分局的在编警籍!”

排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咱们?你和我?桐城分局正式在编?真的假的?别以为我读书少,你两就可以合起伙儿来蒙我!”

林青这时掏出手机:“是真的,不信你看,组织上的文件都已经下发了!”

排骨盯着文件仔细的看了几遍,上面确实写着自己和野狗的名字,凌天跟余飞,连身份证号都一模一样,而且还给每人颁发了两万块钱的奖金。这一下可把排骨高兴坏了,竟一下子蹦了起来,可是刚蹦了两下,腰间便传来一阵刺痛,看来伤口还没有完全康复。

林青见状立马扶了过去,一脸严肃的训斥道:“你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出院后不能剧烈运动,要注意保养!”林青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像是一个爱管事的管家婆,严厉中透着关心。

三人终于回到桐城,野狗并没有将排骨送回他的家中,而是径直朝警局开去,刚下了车,就见刘队已经等在了门口。见几人下车,刘队迎了上去:“怎么样?身上的伤恢复的如何?”

排骨之前面对刘队时总是一副油嘴滑舌的痞相,自从知道刘队将其二人破格纳为警局正式编制之后,内心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更多的是感激,一时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因为感激之类的话排骨真的说不来,场面上的话更是不知从何说起,于是嘴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憋了半天终于挤出几个字:“谢谢你,刘队!”

刘队自然明白排骨的心情,二人已经认识了好些年,对于排骨的性格品性都早已知根知底,于是轻轻的拍了拍的他的肩膀:“没事就好,去库管那里领你的警服和编号,晚上收拾的精神点,局里给你和野狗安排个欢迎宴。”

没想到幸福来的如此突然,回去之后,排骨躺在沙发上,本打算休息一下可是辗转反侧,之前的过往不停的在脑海里回放,就像过电影一般。他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一直都以为自己这辈子可能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了,可是现在他的心中有了期待,他要扛起作为人民警察的这份责任,而林青的到来,更是让他的内心有了对幸福的定义和憧憬。

晚上的欢迎宴非常圆满,结束后,刘队本来是打算让野狗送排骨回家,但是野狗临时有事,考虑到排骨大伤初愈,于是安排林青送他回去。此时二人走在桐城的大街上,华彩霓虹、人来车往,林青已经好久没有来街上闲逛了,于是二人决定随处走走。

没走多远,迎面走来一对五十岁左右的夫妇,林青突然将排骨拉到一边,畏畏缩缩的躲在他的身后,排骨正想问明原因,这时那对夫妇却突然冲着二人喊道:“这不是青青嘛,你不是跟同事聚会去了吗?怎么跑来逛街了?”

林青终究还是没有躲过,一脸尴尬:“爸妈,我刚吃完,出来溜达溜达!”

原来眼前的这对夫妇竟然是林青的父母,排骨还从来没想过会遇到这样的场景,脑子里一时空白,嘴上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林青在他后背上使劲掐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哦…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林青的同事……”

一听是林青的同事,林青的妈妈开始上下打量起了排骨,然后笑脸相迎道:“哦,你是林青的同事啊,小伙子挺帅气的嘛,你多大了…那里人啊……”

林青的爸爸感觉似有不妥,扯了一下林青妈妈的的胳膊,她这才反应过来好像问的有点多了,于是连忙改口道:“好好好,你们逛,我跟你叔叔还有事,就不跟你们聊了!”

林青像躲避瘟神似的,连再见都没跟自己的父母说,便赶紧拉着排骨快速离开,可能是走的有些急了点,竟然撞翻了路边的一个花篮,鲜花一下子全都洒在了地上。这时从店里走出一个人,应该是这间花店的主人:“哎呀,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是今天店里刚到的鲜花,特地给别人预订的,你让我现在还怎么卖啊?”

二人四目相视了一下,林青此时心虚连忙低下头,她最不擅长给人赔礼道歉。排骨倒是神情若定,不紧不慢的看了看地上的鲜花,原来是七彩玫瑰,然后俯身拾了一支,凑到鼻前闻了闻,花香悠远、芬芳犹在,于是回道:“实在对不起,要不这篮花我买了吧!”

见排骨如此慷慨,店家自然一改刚才愁眉苦脸的样子,特地帮他将花篮又重新包装了一遍。二人沿着马路继续闲逛,手中的花篮特别惹眼,不时投来路人羡慕的眼光,可是二人之间的气氛却变的异常尴尬,空气突然安静,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排骨终于鼓起勇气:“这花还是给你吧,放在我那里也是糟蹋了。”林青依旧垂着头,不敢正视排骨的眼睛,双手不停的揉搓着,轻声回道:“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