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情】一个教授的堕落轨迹

最近,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在山东某大学校园内疯传开了。该校有名的教授我是风,作为在某选美大赛的评委,竟然接受一家传媒公司的金钱与美色贿赂。更让人震惊的是,他还扮演了“老鸨”角色,拉另两名教授下水。三名教授举止癫狂,演出了一幕幕丑恶的活剧…

          学界巨子,遭遇辣妹

说起来,事情的缘起,和我是风的职业有莫大的关系。年近五十的我是风,是一所大学传媒学院的教授,还兼着不低的行政职务。经过自己的奋斗,我是风在科研和教学方面取得了一系列不俗的成绩,逐渐成长为自己研究领域的权威,在娱乐界颇有名气。

2007年的一个春天,因为获得了一项国家级科研奖,我是风在一家豪华酒店请客。酒桌上,朋友们起哄着轮番向我是风敬酒。我是风的酒量本来就不大,酒过三巡,他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但是朋友们依然不依不饶。正在为难之际,一个陌生女子接过话茬:“我大哥不能喝就别勉强他了,我来替她喝!”说着,自己满了三杯酒,一口气喝了下去。大家鼓掌较好,我是风算逃过一劫。

替我是风挡酒的年轻女子叫蔡靓,是这家酒店的领班。蔡靓大方又健谈,十足的一个交际花。她人长得十分美艳,一身热辣暴露的劲装,把她的S型身段衬托得完美而妖媚。而她的又黑又浓的辫子,衬以颀长白皙的脖颈,又给她增加了几分高贵脱俗的气质。以往在自己的圈子里,我是风接触的多是些温雅娴淑的女性,蔡靓的妖艳让我是风耳目一新,对他产生了鬼魅般的诱惑。本来,在日常生活中,我是风属于那种文质彬彬的“内秀”男人,但是这次因为获得国家级大奖,我是风有点飘飘然,加之仗着几分酒劲,他也变得“开放”起来,和蔡靓聊得十分投机。分别时我是风给蔡靓留下了一张名片,很微妙地,他的内心竟升起了隐隐的期待。

虽然我是风现在已经功成名就、事业有成,但是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所蕴藏的那种最原始动物欲望始终无法满足。由于酒精锻炼,我是风体格比不少同龄人都好得多。很久以来,我是风心里就涌动着一股暗流,他隐隐约约地在渴盼什么。

一个星期后,我是风鬼使神差般地给蔡靓打电话:“小靓,上次多亏你替我挡酒,今晚我请你吃饭,算是感谢,有时间吗?”没想到蔡靓马上答应了,我是风一阵狂喜。当天晚上六点多,他们几乎同时到了一家咖啡厅。蔡靓明显精心打扮过,穿了一件性感十足的迷你短裙,在柔和灯光的衬托下,显得女人味十足,格外迷人。晚餐是在愉快的气氛中进行的,在红酒和音乐的烘托下,空气中漂浮着浓浓的暧昧气息。尽管蔡靓比自己的女儿大不了几岁,可仍一口一个大哥地叫着,叫得我是风心甜甜的,十分受用。

“我大哥,我最佩服你这样作大学问的人了,温厚儒雅,风度翩翩,能结交你这样的大学问家我真是太荣幸了……”从蔡靓暧昧的眼神中,我是风隐约地感到蔡靓似乎对自己也有点儿意思。夜里11点多,两人离开了咖啡店,有些醉意的蔡靓似有意又似无意地依偎在我是风怀里,两腮桃红,显得无比妩媚,异样的眼神充满渴望。这时,我是风的内心起了重重波澜,道德感和“偷腥”的欲望在激烈地交战。最终,理智没有战胜诱惑,他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宾馆。

在宾馆里,他们抵死缠绵,一夕销魂。从那以后,俩人感情迅速升温。和许多被工作、家庭拖的有些疲惫的中年男人一样,被岁月消磨得失去激情的我是风,被蔡靓用青春的身体和姣好的容貌唤醒了热情,引领着他一次次走向欲望的巅峰。说来难以相信,我是风这样儒雅内敛的大知识分子竟然被蔡靓这个小他20多岁,有些轻浮放荡的女人迷住了,也许物极必反吧!我是风把蔡靓当作了“地下情人”,在闹市区买了一栋楼,筑起了和蔡靓幽会的“香巢”。

  真相揭穿,艳遇竟然是性贿赂的肉弹

让我是风欣慰的是,蔡靓和一般的情人们不同,从不奢求在感情上控制他,不求什么爱情名分。但是蔡靓很能花钱,她总是抓住时机很乖巧地向我是风提出金钱、物质方面的要求,让我是风无法拒绝。我是风虽然贵为教授,但是要抽出大部分工资上交家里的财政,所以他“拨款”给蔡靓时常常捉襟见肘。

2007年5月,一次颠鸾倒凤过后,蔡靓慵懒地躺在我是风身边,低声叹息着。我是风问原因,蔡靓说她母亲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命在旦夕,需要大笔的医疗费。蔡靓眼泪汪汪地向我是风提出“借”5万元。5万对并不掌管家庭经济大权的我是风无疑是笔巨款,他面露难色地顾左右而言它。

蔡靓小嘴一噘:“没有就算了,我再想办法!你空有一身学问有什么用啊!”情人的轻视让我是风闷闷不乐,甚至有些自卑。然而两天后,当华军到“香巢”幽会时,蔡靓却乐滋滋拿出一条钻石项链让他欣赏:“聚鑫集团老板刘雪峰可真大方啊,今天在我们饭店喝酒,出手就送了我这条项链当小费!”看到小情人充满崇拜地谈论另一个男人,我是风心里酸溜溜。聪明的蔡靓赶紧转移话题:“刘老板可欣赏你了,让我把他引见给你,你就给我一个面子,明天见见他好么?”

虽然与40多岁的刘雪峰素未谋面,但聚鑫集团的财大气粗华军早有耳闻。经不住蔡靓的软磨硬泡,在她的安排下见面了。一见面方伟就叫华军老师,说他在华军的学校读在职研究生,华教授的大名对他可谓如雷贯耳。把华军恭维一翻后,方伟表明了来意:聘请他为聚鑫集团的技术顾问!方伟给了华军一张2万元的支票,笑言为“安家费”。开始华军感到这钱有些烫手,坚持说无功不受禄,不能要。但是方伟说,他们公司最近正在研究一种新型建材,非常渴望得到华专家的技术指导。蔡靓不失时机地在旁边说了一句:“收下啊,这是对知识的尊重!”一句话打消了他的顾虑。此后每个月华军都心安理得地从聚鑫公司领取1万元顾问费。有了这一大笔的私房钱,华军的婚外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俗话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很快,麻烦就找上门了。学校新区要扩建,作为校招标办主任和评标委员之一的华军意外地在购买招标文件的企业名单中发现了聚鑫集团的名字。他心里非常吃惊,心想方伟在介绍自己企业时只说是生产建材的,从来没提及还涉足建筑行业。那一刻,华军心很乱,有着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随后华军接到了方伟的电话。方伟电话中让华军利用职务之便,在聚鑫投标时给予关照。至此,华军才明白方伟聘请自己为“技术顾问”的良苦用心,无奈拿人的手短,纵使他内心万般不情愿,也难回头了。

当晚,华军闷闷地来到“香巢”中,意外地听到了蔡靓和方伟的通话。方伟让蔡靓按照计划,把华军搞定,把那个发标的大工程拿下来。蔡靓嗲声嗲气地说:“方哥,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有我在,华军绝对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华军听得怒不可遏,原来这段艳遇从头到尾就是个圈套,自己一步步地掉入了方伟布的局中,而蔡靓就是这个局中至关重要的一枚棋子,更确切地说就是用来性贿赂的肉弹。华军有着被羞辱的感觉,他冲动之下给了蔡靓一记耳光。

蔡靓哭着说自己错了,求华军原谅她。她说她有把柄在方伟手中,自己也是没办法。看蔡靓哭得梨花带雨,华军心软了下来。蔡靓看见华军愁眉苦脸的样子,忍不住安慰他说:“事情没那么难办吧?你是招标办主任,办成了还不是你的一句话?”华军苦笑了一下,说:“事情哪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作为业内人士,华军对招投标时违法操作的风险再清楚不过了。此外,华军还有一层顾虑,投标委员会由五人组成,大家都有一票权,因而光他一人是不行的。但是,既然答应了方伟,只有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了。

          拉人下水,教授嫖娼三人行

华军把目标对准了姜兆龙和宋嘉才。他们都是华军同校的教授,和华军交情颇深。姜兆龙才40出头,是一名海归派。西方文化的长期熏陶,加之他性格中的张扬因素,决定了“摆平”他并不怎么困难。华军先是以朋友叙旧的名义宴请他,席间华军婉转地述说了方伟的意思,暗示事成后定有重报。饭后华军安排去KTV里K歌,他特意交代蔡靓为姜兆龙物色了一个娇艳的小姐。看着姜兆龙搂着陪酒小姐乐不思蜀的样子,华军知道事情有了眉目。于是趁热打铁,由方伟出资,几个人又到了新马泰旅游了一番。

然而在攻克另一评委宋嘉才这个堡垒时,却进行得不怎么顺利。宋嘉才时年52岁,他为人比较敦厚,性格古板保守,几次约请都被他婉拒了。公关受阻,华军一时愁眉不展,蔡靓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于是两人一合谋使了一损招。

一个双休日,华军以切磋一学术上的问题为由,把宋嘉才请到自己的“香巢”。当宋嘉才摁响门铃时,已备好酒席的蔡靓俨然女主人般地把他迎进屋,而华军则热情地说:“边吃边聊!”不便扫兴的宋嘉才只好入坐。正吃到兴头,华军突然有急事要中途出去一会儿。于是蔡靓拿起酒杯含情脉脉地说:“宋教授,我为华大哥的失礼赔罪,我先干为敬!”酒到酣处,蔡靓满面桃红,热得脱下外衣,只穿着一件性感的低胸吊带小背心,从上向下望去,白嫩挺立的乳峰犹如最旖旎风景一般诱惑着这个男人的视线。此时的宋嘉才只觉得浑身燥热,粗重的呼吸从他的鼻翼里溢出,这个时候要征服一个男人可谓是易如反掌。看到宋嘉才眼底的火焰烧在她胸前,蔡靓不失时机用身子迎了过去,最后双双移到卧室那宽大柔软的双人床上。

激情过后,宋嘉才激起一身冷汗。可是蔡靓却不屑地笑道:“你真是个老学究,大家开心就好了嘛!”当听到自己尊敬的同事华教授早就“失身”了,宋嘉才立刻释然了,还暗怪自己开窍得太晚。其实他不知道,刚才他欲火焚身就是因为华军悄悄在酒里下了春药。

自从揭下这层遮羞布后,三名教授的关系变得亲密起来,有事没事喜欢聚在一起,其间少不了由蔡靓物色一些小姐妹作陪,好让这些教授们玩得尽兴,当然这其中的花销全都由方伟买单。

在方伟的安排下,这些表面斯文的教授们沉醉在声色犬马的生活中。而一次次地纵情让他们由最初的惶恐到坦然,在闲暇时他们除了交流学术还交流嫖娼心得。他们竟然为自己地放纵找到了理论依据:用身体的默契去寻找灵魂的默契。也就是说,性和谐了,灵魂才能和谐。

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2007年9月,标底编制出来后,华军很快泄露给了方伟。并且在随后的评标会上,华军三人一致给了聚鑫公司最高分。最终,无论是实力,还是业绩抑或声誉都不出众的聚鑫公司像黑马一样脱颖而出,一举中标,拿下了这份上亿元的大单。至此,方伟金钱加美色的投资终于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精明的方伟很清楚,华军等三位教授就是他的摇钱树,他要牢牢地抓紧他们。因此,他大大方方地给了他们每人50万好处费,并出资让他们去韩国游玩,在那里举行庆功宴。

在韩国济州岛,因为远离国内,三位教授行事越发肆无忌惮。庆功宴当晚,因为喝了不少酒,三人都有了些酒意。华军朗诵起了他改过的苏轼的《江城子》:“老夫聊发少年狂,左偎翠,右倚红。良辰美景,三骑卷平岗。。。。。”姜兆龙则念起了网络流行语言:“教授?叫兽!白天是教授,晚上是叫兽;开门是教授,关门是叫兽。”众人听得哄堂大笑。至此,教授们的“性”致达到了顶点。

此时,学者们儒雅的一面在他们身上已完全褪去,代之的是兽性一面。他们开始搂着蔡靓等小蜜寻欢作乐。几翻鏖战后他们开始互换伴侣,在寻找身体的默契中让灵魂坠入了地狱的深渊。疯狂到顶点的时候,姜兆龙用摄像机录下了他们淫乱的片段,扬言要拍一部旷世春宫片,而宋嘉才即兴扮演了一名现场主持人的角色,拿着酒杯当话筒说到:“小伙子们,好好看吧,我们是多么的快活!”华军等人绝不会想到这一疯狂的举动日后会成为他们灵魂堕落的最有力证据。

          癫狂梦醒,遭举报走上不归路

2008年3月,方伟用同样的手段从华军他们那里中标了一个几千万的工程。自然而然,华军他们又得到了一笔好处费。两次华军总共分给了蔡靓十万元。蔡靓为此颇有怨言,她觉得自己从中穿针引线,居功至伟,但是才分得这么点钱,很不高兴。

其实,在华军眼里,蔡靓只是他用来提神的一道靓丽风景而已,怎能长久地占据他的视线呢?他们之间只有性,没有情。再说蔡靓曾经还是方伟放的一枚“肉弹”,想及此,华军就心里不快。因此,他慢慢地开始疏远蔡靓,背着蔡靓又在外面包养了一名坐台吧女,过起了妻妾成群的风流生活。慢慢地,他去“香巢”的时间越来越少,相应地,和“三奶”打得火热。

2008年4月的一天,华军突然接到院办的电话,说校领导找他。在校领导办公室,除了校领导之外,还有校纪检委的人。华军心怀鬼胎,心中像有万条小鹿一样砰砰乱跳。领导委婉地告诫华军,说他前途无量,不要因为作风问题毁了自己的前程。领导说,校纪检委收到了一封匿名信,检举华军生活作风有问题。华军涨红了脸,他强自镇定,信誓旦旦地向在场的领导保证,自己作风绝无问题,那封信说的都是污蔑。

真是婊子无情啊!华军走出校领导办公室咬牙切齿地想,其实,看了那封匿名信,华军已认出那是蔡靓的笔迹。回到“香巢”,华军暴跳如雷,把蔡靓痛骂一顿。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蔡靓出奇地冷静,说她是因为嫉妒,是为了把华军的心从“三奶”身上拉回自己的身边。华军叹了口气,心想无论如何要尽早和蔡靓断绝关系,让蔡靓这个祸水远离自己身边。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在华军心乱如麻的时候,有人来敲门,说是物业来维修管道的。蔡靓给开了门。不料,甫一开门,就冲进来三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其中的一个人把蔡靓逼到另一房间里。剩下的两人对华军拳打脚踢。可怜年近50的华军怎是这两个小伙子的对手,被打得鼻青脸肿。最后,三个人把屋里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并逼出了华军兜里信用卡的密码,把华军绑起来,然后扬长而去。

劫匪走后,蔡靓从另一屋冲出来,给华军松绑,满脸焦急地问他怎么办?用报案吗?华军摆摆手,他和蔡靓这种见不得人的关系,要是报案了,岂不是大白于天下!

随后几天,华军郁郁地呆在家里养伤。他以野外考察不小心从山上摔下来为由,成功地骗过妻子。看着妻子满怀关爱地为自己熬汤,华军心里闪过一丝愧意。可怜的妻子,至今蒙在鼓里,不知道她相濡以沫20多年的丈夫如今的所作所为。其实纵欲那种快乐虽然一时刺激,过后留下的是更长更深的空虚。华军已有些心灰意冷了。

华军养伤那几天,中华民族正在经历一场深重灾难,汶川发生了8级大地震。华军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地震中倒塌的豆腐渣学校的惨状,看到孩子们惊恐的眼神,家长们悲痛欲绝的脸,他被深深地震撼住了。联想到自己,他良心发现,很是不安。心想自己无形中扮演的,不正是豆腐渣工程幕后推手的角色吗?!

伤好后不久,一次华军无意中在街上发现蔡靓的影子。她和毒打华军最凶的那个小子手拉着手,状甚亲密。华军怒火中烧,原来入室抢劫的事根本就是蔡靓的策划,是为了劫钱和报复他。想不到自己这个有名望有地位的教授竟然会和一个社会渣滓争风吃醋。气愤之下,华军给方伟打了电话。方伟不想得罪华军这棵摇钱树,他在电话中好言安慰他,答应叫人教训蔡靓,给华军出气。

没想到,这之后刚过去几天,校领导再一次把他叫来。这一次和上次不同,领导满脸严肃,责令他立即停职接受纪检机关的检查。华军还想为自己争辩,领导冷冷地出示了那张“春宫片”,华军大惊失色,他头脑“轰”的一声,眼前一片漆黑。

原来,蔡靓被方伟叫人“教训”一顿后,她一时不忿,加之方伟的一家竞争对手因为聚鑫集团两度离奇中标而心有不甘,他们侦察到了蔡靓这条线,不失时机地对蔡靓挑拨离间,还送给她一笔好处费,于是,蔡靓心一横,把那张复制的“春宫片”交了出去。。。。。。

后记:华军等三教授的挑色丑闻在圈子里引起轩然大波。他们身为教授,为人师表,却做出如此下流、为人所不齿之事,实在让人难以置信!而随着调查的深入,他们所犯的不单单是作风问题,因为在招投标领域收受贿赂、暗箱操作,违反了《招标投标法》,已经被移送到了检察机关,可以预见,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备注:本篇文章主人公全为化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4月24日 阅读时间21:30-22:10,阅读《你睡不着吗》《小鬼当家》《圣诞老人世界头号玩具专家》《宝宝心理成...
    MikiHouse阅读 104评论 0 0
  • 这两天无意中在简书看到一个标题,叫:修心日记。感觉标题就很吸引我,作者每天都有更新,能感觉到是一位积极向上...
    e4901c10da8b阅读 176评论 0 4
  • 也知一城春光好 桃红柳丝袅 无端对景意萧萧 懒言笑少 长句短句 看着都无聊 人前人后 唯想静悄悄 真是糟糕 不得了...
    偏教黛眉长阅读 184评论 22 26
  • 用 insert() 方法插入文档到 MongoDB 的集合。如果你尝试插入的集合不存在,MongoDB 会为你创...
    yangxg阅读 7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