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李一——20世纪最伟大的心理学实验

20世纪最伟大的心理学实验

推书前言

有没有遇见这种情况,等电梯时,明知道猛按按钮,电梯也不会快点到却还是按个不停?

有没有在出门后突然想起自己没关门,风风火火跑回家去却看到安全锁牢靠的插在防止栓内?

有没有曾听闻过电影、游戏恐怖题材中,与邪恶划等号的前额叶切除术。却不知道为什么埃加斯·莫尼斯可以凭借这一可怕的手术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倘若没有现代的病理学和神经学观测手段,误入精神病院的我们能否自证清白?

斯金纳箱、斯坦利·米尔格兰姆的电击器、布鲁斯·亚历山大的瘾君子老鼠、达利与拉丹烟雾弥漫的房间。这些名词带着一丝熟悉感又散发出生人莫近的神秘气息。

是否你虽然想一探其中奥妙,却被心理学连篇累牍的文献资料和单调乏味的统计图表拒之门外?

或许你正在心理学门外跌跌撞撞不得其法;或许你已经知晓了“证实偏差”之类的心里名词;或许你正在为“行为主义”的曾经行径左右摇摆。

但是暂且跟随劳伦·斯莱特的脚步,从多角度再一窥20世纪设计最为精巧的天才心理学实验。看看实验本身的意义和贡献以及实验背后的复杂内情。

毕竟,我们都爱听故事,不是么?

“我们所珍视歌颂的人类自由意志,真的存在么?”

导读

第一章打开斯金纳的箱子

据说他曾将婴儿大的女儿养在试验箱里,用残酷的惩罚和愉悦的奖赏训练她,就像是马戏团里训练猴子骑独轮车,导致饱受创伤女儿饮弹自杀。

据说他一心想“塑造”人类行为,理想是全世界合而为一,由心理学家的统治阶层训练民众,这与纳粹一心想“净化”人类劣等基因隐隐有相同之处。

冠在他头上的印象既有“邪恶科学家”、“恶毒的疯子”,也有“最具有影响力的心理学家”。

心理学家兼史学家米尔斯曾说:“斯金纳是个神秘人物,他被包裹在一层又一层的谜题中。”作者则认为,了解斯金纳实验的关键在于内容事实,这话不错,但少有人能做到,且看她怎么抽丝剥茧。

斯金纳的学生时期,是在哈佛大学心理学研究所度过的,届时正是一战结束

10年,精神分析论风靡一时而弗洛伊德处尊居显。

作者先根据传记和回忆录描述了一段大家喜闻乐见的故事,这里就留待大家看原文,接着她写道:“斯金纳初入心理学界时,这门学问与数学全然无关,于哲学相同之处多过生理学。当时的心理学首要回答的问题应是:‘人类具有何种本质,让我们意识清醒时能观看、感受;沉睡时暂停一切,死后随即永远消逝?’”。

很明显,此时荣格已凭借《心理类型》探讨意识头脑对于世界可能产生的态度而声名大振,《金花的秘密及评论》不久就将发表,心理学的主流是以内部心里过程为研究重点,以内省作为最重要的手段。

接着斯金纳便引起美国新行为主义的浪潮横空出世了。

作者写道斯金纳开始对巴普洛夫和华生产生浓厚的兴趣。“巴普洛夫的发现”表[if !vml]

[endif]明“动物的本能反应,如:眨眼、惊吓、流口水等,可用人为方式制约。”“颠覆乐长久以来被人们视为理所当然的观念”——与生俱来的动物本能无法改变。

由此,她引出斯金纳的思考,分泌唾液是反射作用,整个动作全然处于本能反应,那么换到人类又怎样呢,我们去开盖子取食的行为并非本能反射,而是有意识的行为?如果本能反应——例如巴普洛夫的狗流口水可以用认为方式制约,那么一般被认为处于自由意志的行为,如:翻筋斗或其他动作也可能被制约吗?

斯金纳在一个小型工厂中,用废气的电线、生锈的铁钉、发黑的金属片,打造那个鼎鼎大名的箱子——斯金纳箱。在同年6月,有位同学把实验鼠送给斯金纳,实验就此展开。

作者帮我们追溯了斯金纳实验的两个源头:

其一是巴普洛夫之犬:强调先前刺激,即事先出现的铃声,会让动物产生何种反应。

其二是桑代克之猫:强调时候结果,即时候寄语食物,对动物行为有何影响——关在木箱里的猫偶尔踩到某个踏板,而获得一些奖赏,之后它便会可以去踩踏板。

读到这里,大家是不是有些眼熟?作者可能不熟悉,但是我国家喻户晓的“守株待兔”里的那个农夫,是不是就像是木箱里的猫,不妨再想想:在这种情况中,农夫的自由意志和兔子的自由意志,和本能有多大联系?

让我们回到斯金纳箱的实验中去,作者接着写出结论,斯金纳的实验虽然明显沿袭自桑代克,但是成果远超两人(这句话看看就行了,一餐吃8个包子,直接吃第8个就饱了?)。斯金纳的实验是:“首先让老鼠意外踩到控制杆,掉出食物颗粒,因为得到奖赏,原先无意间的举动遂转变为刻意的行为”(这部分还和迷猫实验一致)。“他进一步实验,将奖赏移除或改变出现频率,观察这对老鼠行为有何影响,最后他终于归纳出放诸四海皆准的人类行为定律,至今颠扑不破。”

确实颠扑不破,大家先细细想一下赌博人的行为,再想想玩手游氪金人的行为,接着跟着作者向下读。

作者这样描述斯金纳箱的设计:“一开始只要老鼠压杆,就可得到食物,后来斯金纳改变他所谓的固定比例(fixed-ratio)的奖赏。老鼠若要获得奖赏,必须压杆3次、5次、或是20次。”

是不是觉得有点不对了?

下面是详细叙述:

“想象自己是一只老鼠,一开始每次压杆都有东西吃。接着你压一下控制杆,却没有食物,再压一次,还是没有东西,你又压了一次,银色喷管终于掉出食物,你吃掉食物后走开。”(你是‘一次’,‘一次’按的。)

过一会儿,你又想吃东西了,这回你不需要用厚实的脚爪按一次停一下,你现在只需要一口气连按三次就好了。”

可喜可贺,“强化物的出现频率改变了动物的反应方式。”

斯金纳接着尝试移除奖励,试图发现老鼠在固定比例奖赏情景下,学会新反应需要多少时间,奖赏突然移除后,经过多久才会停止反应。在不固定的奖励情境下,情况又如何呢?

固定比例奖赏移除后,结果很符合直觉逻辑,老鼠逐渐不去压杆,最后就算听到喷管有东西沙沙作响,它也无动于衷。

而在非固定比例将上下,情况发生了变化

“斯金纳改变压杆获得食物奖励的比例,多数时候老鼠空手而回,但也许在压杆第40次或第60次,突然获得食物奖励。一般人直觉认为,随机且间隔如此长的奖赏,会使老鼠对获得奖赏不抱希望,致使压杆行为消失。事实却非如此。斯金纳发现,间歇给予食物奖赏的方式,反而让这些老鼠像染上毒瘾一样,不断压杆,不论是否能得到奖赏。”

斯金纳将固定比例奖赏(例如压杆四次就给予食物)与不规则的间歇奖赏进行对比,他发现,“奖赏间隔不规则的情境下,消除既有行为需时最久!”

啊哈,深陷赌博泥淖不能自拔?沉迷抽卡氪金不能自拔?是不是能联系起来了。让我们再往前回溯一下,结合斯纳金箱小鼠压杆实验想一想目前风靡手游的“肝(耗费大量时间进行练级)”和“氪(花费金钱去获取小概率的奖赏)”。

“肝”:1级升2级的经验最少,只需要30s(小鼠按一次杆)——2级升3级的需要的经验变多了,需要2min(小鼠按四次杆)。

“氪”:虽然这个东西的出率很低,但说不定下一次花钱抽取,我就出了呢?之前最稀有的五星SSR我不是3次就出了么!(奖赏间隔不规则,消除既有行为需时久。)

或者两者结合起来的网游、单机游戏等。(例如传奇、暗黑破坏神等)

当然在作者的年代,电子游戏远没有今天这么普及,她这样写道“为什么我们的好友会痴痴守在电话旁,苦候恶劣男友偶尔心血来潮,居然还觉得是莫大恩惠?为什么有人身心健全,却在烟雾弥漫的赌场倾家荡产?”“斯金纳让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间歇强化在作祟,也让我们看清其运作历程及随之产生的强迫作用。这种心理作用威力惊人,自有人类以来,无人不受其影响。我们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无人能抵挡。”我深以为然。

作者接着介绍斯金纳的后续实验——训练鸟儿叼盘子,训练猫咪弹琴等,然后又是喜闻乐见的故事环节。我这里且摘录一部分作者的观点:

“斯金纳先否定人类能够自主,同时赋予自主一词全新涵义,让人们再度对此充满希望。”

“他的实验揭露出让人震惊的事实,点出人类的愚蠢。这是难得的智慧。”

“人生走到尽头时,他是否了解到,生命的最后一幕,死亡,是无法学习或克服的?”

至于后续“箱中小孩”的故事,对斯金纳哈佛大学年岁相仿同行们拜访的故事,关于斯金纳和其他心理学家辩论关于人类“自由意志”的故事,斯金纳另一个女儿的故事,且留待大家原文细细观赏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