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人录之奇怪的室友(一)

      直隶的韩庄乡技术学校是一所闻名全国的211院校,在行业院校著名“二龙四虎”中的“二龙”之一。男主阿花就读于这所学校。

     “花哥,借你兵器一用!我要杀了它!”

     “给!别让它死得太轻松。”

     “啪!啪!啪!”

     “草,又没打到,怎么寝室里老有苍蝇啊!”三秒挥舞着苍蝇拍气急败坏地喊道,但没奈何,只能“纵虎归山”。

    苍蝇是越来越聪明了,烦你,可一旦你决定拿起苍蝇拍对付它,它就飞没影儿了。阿花是练过武术的,据说精通剑法,寝室里那把苍蝇拍常常被他用来练习剑招。阿花从三秒手中取回“兵器”,眼珠子跟着那在空气中乱飞的小黑点转。“嗤”,阿花手中的“剑”朝小黑点一刺,口中还给自己配音,仿佛有剑气射出。苍蝇这个多年的老司机完美得躲过了阿花这一剑。然而,这一切都是阿花的算计,刚刚那一刺是虚招,为的就是将苍蝇逼向阿花想让它去的方向。苍蝇果然中计,朝桌子飞去。阿花心中窃喜,也不管桌上都放着课本零食什么的,一苍蝇拍“啪”地拍下去,苍蝇拍上又多了一个年轻的亡灵。

    “不错,这套剑法我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下回比赛可以上这套剑法。”阿花转身抖了个剑花,左手作剑指状放在后腰处,踱着八字步,颇有一代宗师的气质风范。

    “可以啊,花哥,一下就打死了那该死的苍蝇。”三秒赞道。“还行吧,对我们习武之人来说,为民除害是我们应该做的,”阿花说的缓慢,仿佛每一个字都斟酌过。“不过这苍蝇怎么这么多,从哪来的,这是今天我打死的第四只了。”众人皆摇头,不知道哪来的苍蝇。按理说,这寝室门一直关着,不会有苍蝇进来呀,这屋里的苍蝇怎么还一只接一只地出现?

    “尼玛,花哥,在那!又一只苍蝇!”三秒喊道。“不长眼的苍蝇!不宰了你我就不姓花!”阿花举着“宝剑”杀了过去。

    阿花他们寝室在一楼,而且离厕所近,所以时不时会有苍蝇飞进去。如果跟下面这件事比起来,苍蝇算是小事了。

    “我去,好臭啊!你们谁又在厕所里踩到屎了!”爬山大声说道。爬山对气味最是敏感,人称爬山狗。阿花与三秒赶忙抬起自己的脚让对方看清楚,以证清白。当确定阿花与三秒都没踩到屎时,他们仨都把目光投向了趴在床上的党俊。“党俊,是不是你?”爬山阴阳怪气地说道。“艹,老子这一天都在床上,出都没出去,哪来的屎让老子踩。”党俊一下子坐了起来,说道。党俊撩开蚊帐要下来,一只苍蝇飞出来。不知从何时起,寝室里总会突然出现一股很怪的气味儿,他们认为是在厕所踩到了屎并带回了寝室导致的。

    学校里有通宵自习室,在教十一A区四楼,每当考试前总有不少人在这通宵达旦地刻苦努力。最近没有考试,但通宵自习室里还有一个女生正在学习。她看看时间已经夜里十二点多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回去寝室了。她有点孤僻,室友在背后说她穿的就是一个土包子,虽然大家表面上都很热情,但她能感觉到那些人面具后的冰冷。“你在学什么呢,这么晚了,好认真啊。”一个好听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她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脸瞬间就红了。是个男生。她以前几乎没和男生说过话,更没想过会有男生主动跟她说话。“嗯嗯。”她艰难地挤出了两个字,单单这两个字就让她羞得不行了。“是电路啊,我一直闹不明白这个,你能教教我吗?”男生又说。她不敢抬头看那男生,她低着头,只看到男生穿着格子衬衫。还有这个男生是围着她一边绕圈一边与她说话。这有点怪异,她起了疑抬起头看向男生。“啊!”一声尖叫划破了平静的夜,她看到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脸,简直是怪物!男生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狠狠的,像野兽一般流出了口水,口齿不清地说:“电路,电路,你到地狱里去学电路吧。”女生拼命挣扎,然而无济于事,想要呼救却喊不出声来,最后她终于不再动弹了。失去生气的尸体被拖到了厕所里,男生掏出一把小剪刀,小心翼翼地剪开尸体的两个嘴角,越剪越深,一直剪到耳根。剪开了尸体的喉咙,他抓住喉咙剪开的口子用力往两边扯……然后他摆正尸体,掰开尸体的嘴,痴痴地看着这张脸,喃喃地说着“你笑的时候真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