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h

我想在每一个人的青春里应该都有着像洛枳那样藏在心底只属于自己的秘密吧,暗恋是多少男孩女孩青春里的青涩回忆。有多少个人也曾像她那样写下一本厚厚的日记,里面只记录了一个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别人我不确定,但我知道我的日记里曾有过。

我与他是从小就认识并一起在一所小学里读书的,但是他不像其他男生那样活泼好动,他总是很安静地呆着,不过也许正是因这样让我被他所吸引了。后来升中学时父亲母亲将我送去县里的中学,我那时还很不高兴。但是后来无意中从母亲的口中得知他也去时,我满心欢喜,高兴得失眠了。一整晚都在幻想着在新学校里我与他的故事,迫不及待地想早点开学那样就可以见到他了。我依稀记得开学那天,我在那长长的分班名单里找了好久,我抱着能一起共班的期望但现实却不允许,不过所幸他还在隔壁班,那样我亦是能时常偶遇他。我每天总是起得很早,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边看书一边偷瞄着他什么时候会路过我的窗前。我们都是比较腼腆的人,所以哪怕认识很久了但见面时也极少说话,只是对对方微微一笑而已。

我总是幻想着有一天下大雨时,他没有带伞,那我便有了与他一起撑伞的机会;幻想着有天我们在饭堂偶遇,没有单独的位置时,我们能一起吃饭;幻想着有一天在车站相遇,能够坐在他旁边跟他一起回家....

然而幻想终归只是幻想,我们没有洛枳和盛淮南那样的后来。在中学时代里,他一改从前好好学生的样子,混进了老师们口中不学无术的差生。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也许是因为他父母的关系,加之那时正是反逆期最严重的时候,导致他开始不思进取。最后连我们县城最差的高中也没有考上,后来去南宁读了职校。我一直都没有放下,后来也有其他人的出现,但它一直埋藏在我心底。我一直都很想问他有没有喜欢过我,但这么多年都没问出口。

每次打开跟他的聊天键面敲打着要说的话,但也总是打了又删,最后默默地退出来。

这次放寒假,我们几个发小一起聚餐时,她们几个都知道,所以故意坐到别的男生那边好让我坐在他身边。我们玩游戏喝酒打牌直到十点才开车回家,一月份的风很冷,我坐在他身后脸、鼻子和耳朵还是红了。我知道只有两个人相处的机会不多,所以我鼓起勇气问他了,不过是以无所谓的口语,但其实我的内心是从未有过的紧张和害怕。他稍稍楞了一下便说:有,而且那时我也只喜欢过你一个人。我坐在摩托车后面笑了,那晚我在日记里写到"喜欢过就好",我知道现在的我们是不会再有什么故事,因为彼此之间充满着距离感,空缺的时光很难再填补。我一直很偏执地想问想知道答案,哪怕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但我就是放不下,就只是想要一个答案。就像八月长安写的:其实我从来就没想要怎么样,我只想要他承认他喜欢我而已,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