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工作》如何使用每一点脑力

96
翟东浩
2018.03.03 21:19* 字数 2724

《深度工作》如何使用每一点脑力

[美]卡尔纽波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卡尔·纽波特

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博士,乔治大学计算机科学副教授,畅销书作家。

他还是一位人气博主,创办了在美国广受欢迎的博客“学习黑客”,致力于为大家破解工作和学习领域的成功模式。

内容简介:

随时随地的收发电子邮件、一个接一个的参加大小会议、在即时通讯软件中尖叫中手忙脚乱、在复杂的多线工程中不断地切换注意力……你看起来非常忙碌,甚至在不自觉地享受这种忙碌,但你的忙碌真的能转化成为能力吗?

纽波特尖锐地道破了信息经济时代的惊人真相——知识工作者60%以上的工作时间都花费在处理浮浅类事物上,而这些工作不仅产出价值有限,还会永久性地损害人们深度工作的能力。

作者创立的“深度工作”的概念,其含义为在无干扰的状态下专注进行职业活动,使个人的认知能力达到极限。这种能力能够创造价值,提升技能,而且难以复制。

与深度工作的对应的是浮钱的工作,浮钱工作为对认知要求不高的事物性任务,往往在受干扰的情况下开展。此类工作通常不会为世界创造太多的价值,而且容易复制。

关于深度工作的假设:深度工作能力日益稀少,而几乎同时,其社会经济中的价值也日益提升。因此,培养这种技能,并将其内化为工作生活的之核心的人,将会取得成功。


《深度工作》共有两个目标,并分两部分进行阐述。第一个目标,作者旨在让你相信深度工作假设的真实性。第二个目标在作者旨在教会你如何利用这个机会,训练你的大脑,转变你的工作习惯,使其成为你的职业生活核心。


深度工作的价值:

一、深度工作可以让你在新经济时代成为赢家

在新经济时代作者发现有两类人注定会成功,而且可以推广借鉴:

一种是能够利用智能机器进行创造性工作的。

一种是自己所在行业的翘楚。

在数字鸿沟不断扩大的当下有什么窍门能够为进入此类有利领域提供助力?作者认为有如下两项核心能力。

(1)迅速掌握复杂工具的能力。

(2)在工作质量和速度方面都达到精英层次的能力。

我们分别探讨一下两项核心能力。第一种能力,作者给了一个提醒,像推特和iphone一类用户友好型傻瓜科技已经把我们惯坏,这些只能算作消费品,根本谈不上真正的工具:引导大重组的智能机器大多数非常复杂,很难理解和掌握。要想较好运用复杂的机器,你就要培养出掌握复杂事物的能力。而且由于这些科技的变化很快,掌握复杂事物的过程便永远不会结束:你必须能够快速完成,一次又一次。

当然,这种掌握复杂事物的能力不仅仅限于能够熟练运用智能机器;基本上也是想要成为任何领域的超级明星的关键因素,也就是说,掌握复杂事物的能力适用于所有领域。比如说,想要成为一名世界级的瑜伽训练师,就要求你掌握愈发复杂的身体组合。再举一个例子,想要在某个特定的医学领悟取得成功,就要求你能快速的掌握相关程序的最新研究成果。用更简洁的语言总结这些观察结果就是:如果你无法学习,就无法成功。

第二项核心能力:达到精英水平。如果你想成为行业的翘楚掌握相关技能是必须的,但还不够。以之后你必须讲潜能转化为人们珍视的实在成果。想要加入当前形势下赢家群体的另一项要点:如果你不产出,就不会成功,不管你的技艺多么纯熟,天资多么聪颖。

讲到这里,我们便触及了本书的核心主题:

上文阐述的两种核心能力依赖于你进行深度工作的能力。如果你没有掌握这项基本能力,想要学习艰涩的知识或达到精英水平就会很挣扎。

这些能力对于深度工作的依赖性并非即时显现的,这要求我们更深入地探究与学习、专注和生产力相关科学。

二、深度工作帮助你迅速掌握困难的事物

“让你的头脑成为透镜,汇聚专注之光;让你的灵魂完全投入到头脑中的主导之物上,尽情吸收思想。”

多米尼加修士、伦理哲学教授安东尼—达尔梅斯·塞汀朗吉思

塞汀朗吉斯对这些文字在《知性生活中》有多种形式的回应,他称想要提升对自己所在领悟的理解,你就必须系统处理相关主题,要做到“汇聚专注之光”,以发现每一处深藏的真理。换言之,他教导读者:学习要专注。

距塞汀朗吉斯第一次写出“让你的头脑成为透镜,汇聚专注之光”的文字之后,我们已经将这种形而上的比喻为一种不那么富有诗意的少突细胞解释,这也引出一个必然的结论:要迅速掌握困难的事物,你必须高度专注,不能有任何的干扰。换言之,学习是一种深度工作行为。如果你很容易做到深度工作,你就能轻松掌握愈发复杂的体系和技能,这些体系和技能是我们在经济生活中取得成功所必须的。如果你还是一个难以做到深度工作的人,面对无处不在的干扰,就不应期待轻易掌握这些体系和技能。

三、深度工作有助于精英级产出的实现

精英级产出,作者列举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最年轻的教授,亚当·格兰特。

亚当·格兰特之所以能够在学术界迅速崭露头角,原因在于他的精英级产出。2012年格兰特发表了7篇论文,全部发表于重要期刊。在他所在的领域(在这个领域,教授通常独立的工作或进行小范围职业合作),这是个高离谱的数量。2013年,论文数量为5篇。这个数量也高的离谱,但论文的数量低于他以前的水准。论文数量下降的原因在于这一年他出版了名为《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成功课》的书,将他在商业人际关系方面的研究推向了大众,这本书最后登上《纽约时报》的杂志封面,成为超级畅销书。

作者与格兰特会面,忍不住问格兰特如何做到如此高的产出的。

格兰特分享了深入思考如何实现精英级的产出机理。他发给作者一系列的幻灯片,是他与同领域数位专家参加研讨会使用的。研讨会聚焦于如何使学术工作达到最佳状态的数据导向观察。这些幻灯片内容包括:有详细季节的分配饼形图;与会作者发展关系流程图;推荐阅读书单。这些商学院的教授不会将书本知识照单全收,而是偶尔提出一个了不起的主意,他们将产出看成一种科学问题,需要系统化解决,而格兰特似乎已经达成了这个目标。

尽管格兰特的成功得益于诸多因素,但有一种理念似乎在其他方法中占据了核心地位:在长时间无干扰的状态下,批量解决困难却重要的工作。格兰特在多方面开展这种批量工作模式。在一年的时间里,他会把教学工作集中在秋季学期,期间可以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好好教学上,保证学生能找到他。(这种方法看起来是有效的,格兰特现在被沃顿商学院评为表现最优秀的教师,荣获多项教学奖励。)将教学工作集中秋季之后,格兰特可以在春夏两季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研究工作中,处理工作过程中少了干扰。

亚当·格兰特工作时间比一般精英研究所里的教授要少很多,但他的产出还是比其他领内几乎所有人都高。作者认为格兰特批量处理工作的方式有助于解释这种矛盾现象。尤其是他将工作合并为密集无干扰的脉冲,充分利用了下述生产力规律:

              高质量工作=时间×专注度

从格兰特的例子,作者发现了一种清晰的论点:要达到个人巅峰的产出效率,你需要长时间、无干扰地高度专注于单子任务。换一种说法,使你的表现最优化的做法是深度工作。

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