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对写作的价值几何

福克纳的小说中的那个白痴班吉是什么样的人,或康普生太太又是什么样的人,并非是心理学上的人物。这种表现方法似乎不能说是科学性的或甚至是“写实性的”,即使我们假定一个作家成功地使他的人物的行为带有“心理学的真理”,我们仍可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这些“真理”是否具有艺术上的价值?许多伟大艺术仍在不断地违反心理学上的准则,不论这些准则与该艺术是属于同时代的,还是后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