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仁读译】:"湄潭调解失败”

竺校长抗战西迁日记(连载第1294天)

1943年8月1日(日)遵义,时晴时打雷。晨25°,下午29°。

  时事:  林森主席(贵州省)今日午后去世,享年77 ,主席名森,号志超,又字长仁,闽侯人。

  晨六点起。感冒更加严重,终日咳嗽流鼻涕,幸好未发烧,脉搏72至80 ,温度中午98.6华氏度,常人之标准。但我平常脉搏仅60 ,体温只96华氏度,故脉博与体温都偏高。

  晨八点,医务室戚美英来,为松儿刮沙眼。中午竺梅约徐培根之女,大一的徐思衡及胡珊来寓中膳,知徐家住贵阳,有兄弟二人,其父最初从英美与熊天翼返国,将任陆军大学的教育长。

  张荩谋来谈。知其26日去湄潭调解理学院之事,未有结果,劝贝任生物系主任,贝不肯接受,但聘书并未交与他。而胡刚复则以贝不受为由,发出布告,自兼系主任。而贝也说聘书并未看到,各执一辞。蒋硕民来函,劝我兼任理院副院长,管理生物、数学二系。与张荩谋商,他开始颇不以为然,但最后还是觉得这么做较其它方法为佳。

      午后,迪生、劲夫、洽周、羽仪、坤珊等人来,他们也没有什么良策。之前两个方案,一个是将生物系划到农院,但须上校务会,且牵涉二院;一个是我以兼研究院院长名义,管理生物、数学二系。但这些建议,颇为离奇,还不如让我兼理学院副院长。但梅迪生则认为,我还不如以校长名义,直接管理二系之行政,遂决定之。

  下午周仲奇来。晚八点睡。

      (遵义湄潭,每个浙大人一生当中,应该去看一看的地方。以上文字系由贵州浙大校友雨仁每天读译自《竺可桢全集》之1940~1946年,一天一篇,新鲜读译,与您分享,“穿越”西迁,见证校长在贵州抗战办学七年的每一天,共同感悟求是精神。误读与错漏,在所难免,敬请阅读原著。)更多连载~见【西迁情_求是心】http://blog.sina.com.cn/xiqianqin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