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消失的咖啡店》第十六章 脱离危机

96
松呓子
2016.11.01 20:00* 字数 7681
图/偷

亲们,目录在这哦,请戳

第十五章 死亡之神

马涛悄无声息地站在楼梯口,在黑暗的映衬下,犹如一个鬼魅般的影子,乍一看到,丁帅被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轻蔑地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大晚上的遇到鬼了呢,原来是你这老贼,怎么,亏心事做多了睡不着觉?”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这么晚了,你不睡觉跑我家来干嘛?年纪轻轻地不做正当事,倒学会偷鸡摸狗了。”说完马涛转过身去准备开灯。

灯亮的一瞬间,马涛眯了眼睛一下,突然之间的光亮让他的眼睛刺刺的。

等他适应好了之后再抬眼一看时,瞬间整个人如雕塑般呆在了原地,微张的嘴巴,呆滞的眼神表示他此时已经吃惊到一定的程度了。

眼前哪还有丁帅,就在开灯的那一瞬,丁帅就像突然蒸发了一样,关键是他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他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浑浊的双眼里写满了疑惑,惊吓过度的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脚就像陷在了沙子里一样,任他如何使力都没有用。

从咖啡店出来后,丁帅没有立即回宿舍,他围绕着马涛的汽车仔细地观察了一圈,然后邪魅地笑了笑,疾步离开。

他在若归园里随意地逛着,这个时候他不能回宿舍,尽管他是可以从阳台上翻上去的,但如果那样做的话,被王晗子知道还好,毕竟之前他这样干的时候被王晗子碰到过,但如果被肖其琛或者牟晓天看到的话,他就不好解释了。

想到这一点,他就放弃了,他找了张长椅,坐在上发呆。正闭着眼睛休息时,他突然觉得旁边有东西在轻轻地蹭他。

他睁开眼看了一眼,“喵。”胖太无奈地瞥了他一眼,继续用头蹭着他的腿。

“原来是你呀,哎,怎么还这么胖。”说着丁帅抱起胖太,随便抓了抓它的脑袋,胖太不满地喵呼一声,丁帅放轻了揉它的力度,将它抱到怀里,一人一猫就这么静静地在黑夜里呆呆地坐着......

“嗡嗡--嗡嗡”手机震了一下,丁帅拿出来一看,是王晗子发过来的。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丁帅轻声地笑了笑,大晚上的,悄无声息的若归园里,他的笑声显得沉重而又诡异。他迅速给他回了过去。

“于笑笑确实被马涛带走了,但我还没找到她,不过快了,你早点睡吧,今晚我就不回去了。”

收到丁帅回信时王晗子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经历了这一系列事,他一点睡意都没有,说实话,落到了马涛手里,只怕于笑笑已经凶多吉少,他只能暗暗地祈求她还活着,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他该怎么跟死去的于老爷子交代。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而旁边还时不时地传来牟晓天响彻天空的打呼声......

第二天碰到丁帅的时候,两个人都顶着巨大的黑眼圈,就像被谁捣黑了一样,牟晓天兴冲冲地等着他们的安排,今天去哪些地方找。

丁帅拍了一下他的头,“今天哪都不去,这件事你们都不要操心了,交给我和王晗子就行了,还有,今天有考试,你们该不会都忘了吧?”

“对哦,我咋把这事给忘了,这几天光顾着玩了,都没复习。”牟晓天重重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怨声载道。

“但,就你们两真的成吗?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你们是不是已经有线索了?”肖其琛踌躇了一会儿,担心地问道。

“嗯,放心好了,我们会把于笑笑安全地带回来的。”这样的保证丁帅自己都觉得牵强,说实在的他根本就没把握,这一切真的只能看天命了。

“在那,快。”说着安安她们几个冲过来了。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气还没喘顺,安安就立马问道,王晗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天哪,笑笑不会出什么事吧?警察那边也没有消息,这到底该怎么办呀?”说着安安开始抽噎起来,牟晓天忙赶过来安慰她。

这时候付晓艺在一旁突然问道:“昨天情况紧急,忘了问了,当时你们为什么会去找咖啡店的老板,难道说他真的和笑笑的失踪有关?”

肖其琛正要开口回答时,王晗子打断了他,“没有,只不过笑笑之前经常去那,而且马店长和笑笑的爷爷认识,当时就想过去问问而已,但一时太心急了,以至于当时问的方式不当。好了,我们今天还有考试,你们别太担心了,于笑笑会没事的。”

“那有什么消息一定记得通知我们。”

“嗯嗯,知道了,你们赶紧回去上课吧。”

说完,安安她们不情不愿地离开了,王晗子他们也转身去了教室。他现在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丁帅的身上,而此刻的丁帅心事重重,他的心里就像堵了一块大石头那样沉闷。

一天又在忙碌的考试中结束了,具不保守估计,于笑笑已经失踪八天了,所有人都在怀疑她是不是已经不在人世了。她的室友们更是自责地要命,她们一直以为于笑笑是请了假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去了,说到底还是对她的关心太少了,等察觉的时候都已经是丧礼结束六天之后的事了。

但大家现在除了等没有任何的办法,该找的地方全都找过了,警察局也去了多趟,依然没有消息,毫无头绪的他们筋疲力尽地瘫在学校操场的草坪上。

“我们不能这样干坐着等,要是警察那边一直没有消息,那该怎么办?这样,我们去做一张寻人启事,明天拿到大街上问,去网上发布消息,让知情者速速与我们联系。”肖其琛突然站了起来,义愤填膺地说道。

“我看行。”王晗子附和着,“那你赶紧和牟晓天去弄,女生们就先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一早还有场硬仗要打。”

“那.....”安安还想说些什么,牟晓天拉了拉她的衣角,小声在她耳边说道:“先回去吧,听王晗子的。”

他们都离开之后,王晗子走到丁帅旁边坐了下来,从始至终,丁帅一直都在盯着手机看,王晗子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一声不吭地坐在那。

“有动静了。”丁帅惊喜着站了起来,王晗子看着莫名其妙的他,“怎.....”还没问出口,丁帅就把他拽了起来,急急地向前奔去。

而另一边,于笑笑的脸贴在冰冷的地面上,一动不动,因长期缺水嘴唇都干裂出血了,满脸污垢的她此时就像一个路边的乞丐一样。

“啪”的一声,灯被打开了,于笑笑抬起呆滞的双眼瞄了一眼来人,灯光,门,椅子,来者,每一样在她的眼里都幻化成了鬼魅的影子,她动了一下嘴唇,然而声音堵在嗓子眼里,怎么都发不出。

马涛嘴角挂着奸邪的笑容,一脸轻蔑地看着她,“还在挣扎吗?哼,我看你能挣扎到什么。”说完他就迅速离开了,是的,这么晚了,他过来只是为了确认于笑笑还在,丁帅他们并没有找到她而已。

马涛离开之后,于笑笑垂下沉重的眼皮,她动了一下,全身的骨头都在疼,持续的低烧已经烧的她现在大脑里一片空白,她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一块骨头是自己的了,麻木的四肢已经完全支撑不住她虚弱的身体。

“王晗子你看,马涛在这停留了一会,等等,他又折回来了,快,我们直接就去这个折点。”

“你小子还知道给他装追踪器,不过先别说那个,你先给我解释一下这车你从哪搞来的。”王晗子一边开车,一边瞟了一眼丁帅疑惑地问道。

“额,这个,不要在乎这些小细节,先去救人,先去救人,你只管专心开车就行。”丁帅闪烁其词道。

“停停停,就在这,到了,准备下车。”丁帅装起手机,车还没停稳,他就心急地迅速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天哪,这是个什么地方,我怎么不知道市里周边还有这么偏的地方,哎?等等,丁帅,你快看,那有个房子。”王晗子手指着不远处一个隐隐约约成房屋状的影子兴奋地说道。

“快过去看看。”

说着两人打开手电筒,往房子那奔去。

到门口时,只见破旧的大门已经只剩一半了,斑驳的铁锈丑陋地贴在门上,王晗子小心翼翼地走进去,手电筒的光线有限,只能照到比较近的地方,照不到的地方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样,仿佛一下子能把人吸进去。

他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四周,发现全是破旧的机器。他的脚踩在一些废墟上发出“噼啪噼啪”的声响,在这空旷的地方声音似乎被放大了数倍。寂静的夜晚里还时不时传来几声不知名生物的呜呼声。

王晗子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他从口袋里掏出匕首别到腰上。

“看来这是个废弃的工厂,外面看着还好,进来怎么这么大,我们两要不要分头找?”声音小的就像坟地里的鬼音一样。

“不行,我们两人要一起,免得再出什么事。我还不能确定马涛有没有在这里安排了人。”

两人弓着腰,背对着背把整个工厂绕了一圈,然而令人失望地是不要说是人了,他们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见。

“你说于笑笑会不会不在这?”王晗子几近绝望地问道。

“我也不能肯定,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于笑笑一定在这。等等,你说这种仓库会不会有地下室什么的?”

“很有可能,但地下室会在哪呢?这个工厂虽然不小,但也绝不能算大,至多…….”

“王晗子你看我们的脚下。”丁帅突然地叫道,声音大的把王晗子吓了一跳,他低下头,透过裂开的小缝隙能看到隐隐的灯光,“难道说…….”

他看了一眼丁帅,丁帅朝他点点头,两人迅速跑到前面的门那用力地撞开。

眼前出现一条旋转着向下的楼梯……

听到脚步声的于笑笑再次睁开疲惫的双眼,眼前模糊一片,只听到有人喊道,“快看,在那。”

接着她感觉有人解开了她手上的绳子,横空将她抱了起来。

于笑笑感觉自己在空中飘,周围上了一层薄薄的雾霭,她闭着眼睛,但她能够清晰地看到眼前有许多人影从她身边急急地走过,她停下脚步,环顾着四周,突然觉得前方有了光亮,她重新抬起脚,向着光走去。

慢慢地,她感觉自己的双眼开始有知觉了,她尝试着努力睁开,随着眼皮的起落,长长的睫毛扑闪了几下,“医生,快,她醒了。”她的耳边传来了室友们的声音,大家围着她喜极而泣。

于笑笑住院期间,安安她们轮流过来照顾她,于笑笑觉得很过意不去,大家都觉得她太客气了,她们不过是做了本分之事而已。当然比起这个,所有人更感兴趣的是她为什么会在那个废弃工厂的地下室里,不过看到她此时此刻虚弱的身体,她们也不打算问了,总之,人没事就行,其他的都不重要。

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纷乱,丁帅和王晗子在于笑笑醒来的第二天就去找了她。

“你去找马涛是因为这个吧?”说着丁帅把一本日记本递给她,于笑笑颤颤巍巍地接了过去,轻轻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她翻开最新的一页,如她所料,已经被撕了。

“能说说你爷爷最后一篇日记写的什么吗?”说着王晗子端了两张椅子过来,递了一把给丁帅。

于笑笑低下头,抿着嘴唇思考了一会说道:“嗯---他最后一篇写的具体内容我不记得了,不过大致的意思就是马涛告诉他说是他连累了尹若归他们,他们都是因为我爷爷才会死的,如果不是我爷爷,他们根本就不会出事。然后我爷爷就特别愧疚,所以才……”

说到这,于笑笑再次忍不住掩面哭了起来,抽噎着断断续续地继续说道:“但我现在却把证据给弄丢了,不能指证马涛那个坏人了,都怪我。”

丁帅想要拍拍她的后背安慰她,但手举到一半的时候他顿了一下,最后无奈地收了回来。王晗子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默默地在一旁坐着。

一直到于笑笑的情绪稳定下来,王晗子才接着说:“这件事你不要跟任何人讲,马涛现在已经丧心病狂了,我们不能让更多的人牵连进来,让他们陷入到危机当中去。你失踪的事情已经报了案,估计这两天警察就会来找你问话了,到时候你就把你知道的实话实说就好了。”

听完之后,于笑笑看了一眼丁帅,丁帅点点头,“学校已经准备放寒假了,我建议你搬到你表叔家去住,如果你不愿意去的话,那也可以去我家,有秃老头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等等,她去你家住了,我住哪?”王晗子不满地在一旁叫嚣道。

“我可没说寒假要让你去我家住。”

“不不不,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我当然要留下来查出最后的真相。”

“不行,你回美国去,留下来太危险了,我怕马涛对你不利。”丁帅突然站起来直视着王晗子说道。

“我……”

“这是医院,你们两能不能不要在这吵。”于笑笑打断王晗子要说的话,泪眼汪汪地看着他两。

“哦,对不起。”王晗子低下头道歉道。

“恩--那如果没什么事我两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你好好养身体,不要胡思乱想。还有,下次不许再擅自去找马涛了,太危险了。”

“嗯,知道了,那你两也要小心。”

两人同时点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出了医院门后,王晗子又开始继续那个话题,“让我留下来吧,你让我这时候去美国,我一点都不甘心,真的。”

丁帅默不作声地走在前面,王晗子一把拉住他,丁帅瞥了他一眼后看向了旁处,皱着的眉头,紧闭着的嘴巴表示他此刻生气了。

王晗子努努嘴,他不明白丁帅这次为什么会生这么大的气,刚刚还好好的,他慢慢放开丁帅,“对不起,我只是想……”

“我知道,但----哎,算了吧,那你就留下来,不过你也一样,不许擅自行动。”丁帅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是,遵命。”王晗子笑得一脸灿烂。

“等一下,话说你是不是好久都没去咖啡店了,要去吗?”丁帅走在前面自顾自地说道,沉浸在喜悦中的王晗子完全没有听到,丁帅就当他是默认了。

到了学校时,丁帅就径直去了若归园,王晗子出神地跟在他的后面。

离咖啡店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王晗子突然觉得心神不宁,他的心脏莫名其妙地加快了跳动,一时之间觉得十分慌张,他拽住丁帅。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你这是要去哪?不会是……”

“我刚不是说了,去咖啡店。”丁帅无语地看着他。

“啊---”王晗子停下了脚步,惊恐地站在原地,他用一只手扶住旁边的一棵树,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下来。

“你怎么了,不舒服?”看到他这个样子,丁帅皱起眉头,担心地问道。

王晗子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胸口处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我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咖啡店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们赶紧过去。”

“但--”“我没事。”

说着王晗子直视着前方,慢慢地往前挪去,丁帅一脸担忧地看着他,其实不仅是王晗子,丁帅也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围绕在他们的周围,好像有一股看不见的气流正从四周压向他们,他拽住摇摇欲坠的王晗子,小声地在他耳边说道:“今天不过去了,我们改天再去。”

“嗯,好。”苍白无力的两个字从王晗子的嘴里幽幽地挤出来,丁帅这时候才注意到王晗子已经惨白的脸,他立马过去扶住他。

王晗子刚感觉到有人扶住他时,他就再也支撑不住了,两腿发软地往地上倒去,丁帅见状,赶紧一把拽住他的两只胳膊,转了个身让他趴到自己的背上,背着他往回走。

你可千万不能出事,丁帅在心里默念道。

他将王晗子背到了宿舍,床在上面,他上不去,就直接把他放到了椅子上。之后他走到阳台上,打了个电话。

“嗯,我知道了,放心,交给我。”挂了电话之后,丁帅回到宿舍里,他用手摸了摸王晗子的头,“哇,好烫。”他心里清楚这绝不是单纯的发烧,他看着王晗子惨白的脸,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了一会之后,他决定带他回家。但他要怎么带他回去呢,总不能背回去。哦,对了,想到这,他的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到黑房子之后,丁帅将王晗子放到床上,“瞄--”听到猫叫,丁帅抬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下面的野猫都跑到阳台上来了。

所有的猫都直直地盯着他看,滴溜溜的眼珠子一动不动。丁帅轻声地笑了笑,走到阳台上将它们赶了下去。

还好秃老头平时都在三楼不下来,要不然被他看见,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丁帅暗暗地想道。

他出门去洗漱间端了一盆水出来,拧了条毛巾放到王晗子的额头上,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难道是……他不敢继续想下去。

看着一直昏迷不醒的王晗子,丁帅束手无策地坐在一旁发呆,电话已经打过好久了,一直都没有动静,他等得都有点不耐烦了。

“是小帅回来了吗?”门外响起丁老爷子的声音,“嗯,是的,对了,我在学校吃过了,今晚就不要喊我吃饭了。”

“嗯,好,那你今晚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丁老爷子走后,丁帅走到阳台,他现在很急躁,额头都已经冒出了一颗颗汗珠,他又疾步走到床边,把毛巾重新拿下来拧了拧,放了上去。

这时候突然一个黑影落到阳台上,“你怎么才过来?再不来,他都快支撑不住了。”

“哎,我这不是赶来了吗?挂掉电话我就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嘞,你要的东西。”说着蓝一递给他一个小小的盒子。

丁帅接过来迅速地打开,从里面取出来一块白色的小石头,石头周围冒出一层白白的寒气。“哇,好冰。”说着丁帅立即把它包到毛巾里,重新放到王晗子的头上。

只听王晗子呻吟了一下,之后就再也没动静了。

“这小东西管用吗?害我大老远地专门跑一趟送过来。”蓝一倚在门框上轻蔑地说道。

“废话,当然管用,这可是玉灵石。对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这么慢,再迟来一会,估计就要被烧坏了。”丁帅转头气势汹汹地对他说道。

蓝一撇了一下嘴,无奈地耸了耸肩,“话说你这同学长得还挺好看的,挺俊的,可以跟我有的一比了。”他赶紧转换话题。

丁帅听后轻声地笑了笑,把毛巾从王晗子的头上拿下来,将玉灵石重新放进盒子里递给蓝一,“好了,送回去吧。”

“感觉我就像你的狗腿子一样,每次一有什么事就把我叫来,结束后就叫我走。”不满的情绪充斥着蓝一的整片大脑区域。

“怎么?你不愿意?”丁帅回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凛冽的眼神透露出轻蔑之意。

“哎,你还是这般死板,开不得一点玩笑,也不知你那些朋友是怎么忍受你的,还有那个于笑笑,亏我都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没能叫她死心。也罢,算了,以后有什么事还请您尽管吩咐,小的悉听尊便就是了。”说着蓝一咧开嘴笑得一脸灿烂,随后拿起盒子,“嗖”的一声从阳台上跃了下去。

丁帅回过头来重新看了一眼王晗子,摸了摸他的头,已经没有那么烫了,玉灵石果然名不虚传。他起身走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第二天早上一醒,王晗子眩晕了一下,他摸了摸脑袋,龇牙咧嘴地叫唤了半天,全身的骨架就像散了似的。他环视了一圈,心想这不是丁帅的房间嘛,自己怎么会在这,他脑子里只记得他和丁帅两个人一起去咖啡店,但刚走到若归园里他胸口就疼的要命,其他的就都不记得了,他用力地揉着自己的脑袋........

“你醒了?”丁帅推开门,走到床边,给他端来一碗热腾腾的粥,“趁热吃。”

“可我还没洗脸刷牙。”听到这话,丁帅晕了一下,心想你小子每次讲话怎么都摸不着重点。但当事人却毫不在意,慢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朝着洗漱间走去。

吃完早饭之后,王晗子躺在躺椅上休息,他现在全身都疼,就像刚打了一场硬仗一样。丁帅搬了张椅子坐到他旁边,“你都不想知道昨天你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吗?”

“你想说的话自会告诉我,不想说的话我问了你也不会说的。”

丁帅轻声地笑了笑,“这点你倒是看得很透彻嘛,不过,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我要告诉你,咖啡店也许快要消失了。”

“什么?”王晗子从躺椅上跳了起来,“哎呦,疼死我了,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嗯,本来我也不是很能肯定,但现在我能肯定了,它确实快要消失了,昨天你的反应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是,你能讲得更清楚一点吗,我怎么听得云里雾里的,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王晗子抬起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丁帅,他完全搞不懂他刚讲的是什么意思。

丁帅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后,抬起头解释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也许是因为你是第一个打开那扇大门的人,所以当那扇门快要关上的时候,你就会有感觉,这跟你是连在一起的。”

听完这话,王晗子呆愣在椅子上,他双眼空洞的看着远方,他知道总有一天咖啡店会消失的,但他没想过会这么快,他的脑子里浮现出尹若归,金贤承和施诺诺的笑脸,心里面五味陈杂,就像有人在撕扯着他的心脏那般难受......

丁帅转头看了一眼呆愣住的王晗子,轻声地叹了口气,“等你恢复好了,我们去一趟咖啡店吧,毕竟都不知道还能看到几次。”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王晗子艰难地扶着椅子尝试站起来,两眼直直地盯着丁帅,因用力过猛,脸色憋得铁青,额头上也沁出了汗珠。“就现在去,行吗?”

丁帅只淡淡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不行,等你好点了再说。”

“吃饭了。”丁老爷子在下面喊道。

“能自己走下去吗?算了,我还是给你端上来好了。”说着丁帅站起来,转身离开了。

王晗子慢慢地重新躺到躺椅上,牵拉的肌肉酸疼得让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小声地咒骂了一声,眯起眼睛......

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