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六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舅舅排行老六,所以从小到大,我习惯叫他小六舅。

      听说我回家,小六舅骑着车带着舅妈和表弟来到我家,由于小六舅这些年一直在浙江打工,算下来,我们都快五六年没见了,所以,看到他,我格外开心。

      见了面,如果不是碍于年龄老大不小了,应该成熟稳重,我早就跳过去狠狠的把老舅抱住了,没有寒暄,我们对视一笑,“舅,你瘦了”,“你也是”,简简单单的开场白,我却觉得万般舒心。看到眼前瘦小的老舅,看着他笑着露出的一口洁白牙齿,我不禁想起了那些光辉岁月。

      舅舅生于83年,大我7岁,打小去外婆家,都是舅舅带着我玩,所以,从小到大,我和他的感情非常好。俗话说“少年叔侄当弟兄”,虽然是舅侄关系,我们却无话不谈,像亲人,更像朋友。

      小时候去外婆家,老舅经常带着我去放羊,在山上,我们一起去抓山雀,一起找鸡棕,一起去翻地瓜,一起去摘杨梅,虽然一天跟着羊群跑去跑来,但是却过得很开心。每逢下大雨,我们就会缩在家里,老舅虽然老大不小的,却童心未泯,那些时候,他会和一壶酒水,然后点燃灶炉的柴火,我们几个表兄妹便拿着小木板凳屁颠屁颠的跟着坐在炉火边。老舅从燕窝楼上把洋芋捡下来扔在火里烧,然后一个发一个水壶给我们拿着敲,而他准备了两个大锅盖,当成乐器,他一声令下,我们的乐队便开始奏乐,敲打水壶,撞击锅盖,一时间嘈杂声四起,乱成一团,更要命的是老舅虽然五音不全,但是还是扯着脖子唱山歌,他唱得酣畅淋漓,我们笑得前仰后翻。等我们闹腾得差不多了,洋芋也熟了,对上辣椒面,便开吃,那种味道,想想真是棒极了。

    晚上睡觉,由于外婆家也没有多余的床,于是,我和老舅挤在一起睡。和老舅睡觉,冬天他帮你护得好好的,很温暖,夏天却很痛苦,半夜,他的磨牙打鼾声能让偷吃粮食的老鼠心惊胆战,关键是他习惯用双腿夹着我,害得我经常情不自禁的踹他几脚,有时候他会被踹醒,识趣的转个身又呼呼大睡去了。那时候我是几表兄弟里面最会尿床的,每次尿床,老舅便让我老老实实的睡在案发现场,把床单捂干,我也只好照做了,谁让我的飞毛腿经常踹在他的身上呢,有次还由于没有注意,踢到老舅裆部,害得他痛得在床上转圈圈,想想也是醉了。

    后来我上了初中,很少去外婆家了,见舅舅的机会少了,老舅也去个旧打工去了,一来二去的几年都见不到一次,后来,舅也结婚了!两舅侄坐在一起,不再像曾经一样,但是和舅聊聊天,仍然很开心。

    这些年,我上大学了,工作了,很少回家,更别说去外婆家了,和舅舅联系,也基本是通过电话。在电话里面,我们会谈谈曾经,会聊聊人生的路,会谈谈女人,仿佛两个知心的朋友。

    这次老舅回来,也是因为他大舅子得了癌症,不然,近几年他们都不会回来。夜里,老舅说闷,于是骑上他的摩托车,我们去了娘娘山。

    从娘娘山回来,已是深夜,我和老舅洗涮完便挤在一张床上睡了。

    “老正,你晚上莫尿床噶!”听了老舅的话,我白了他一眼。

    “舅,你晚上莫拿大腿夹我,还有,别磨牙打鼾,小心侄儿一脚把你老干在床下去。”我挑衅的说道。

    “嘿嘿,老娘现在不打鼾了,关灯,睡觉!”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cified7.8 磅Normal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