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伤痕(4)

字数 1113阅读 54

伤痕(1)
伤痕(2)
伤痕(3)
伤痕(4)
伤痕(5)
伤痕(6)
伤痕(7)

文\ 安澜

第二章

未然回到家,收拾行李,儿子还没有回家,她始终是恍惚状态,不知道该收拾些什么,胡乱收拾衣物就拉着行李箱往机场赶,一路上她没有时间整理自己的情绪,就一个念头:我一定要回去,看看爸爸。机场一切都还顺利,上了飞机,等待起飞。

在成都双流机场,未然见到弟弟未伟,还有久候的新华,新华告诉未然,她的父亲现在停在医院太平间,见最后一面就要送去殡仪馆。未然泪水哗哗留下来,在去太平间的路上,新华告诉未然父亲得病的过程:父亲清晨3、4点钟就觉得心里难受,上了厕所回来就出冷汗,母亲给父亲按摩手脚,父亲感觉好点就起床做早饭,吃完早饭,俩老人就说去社区医院看看中医,从家里出门一路走到家匹克运动服装连锁店门前,社区医院就在10米距离处,父亲流鼻涕,用纸擤了鼻涕,走去垃圾桶丢废纸,突然人就向前倒下,扑倒在服装店门前,母亲慌了神,上前拉着父亲的手,无助的向周围人求助,请求大家请社区医院的医生出来看看父亲,医生始终没有出来,一次一次无助的请求,围观的人纷纷躲避,匹克店的员工不见踪影,母亲就一直拉着父亲的手,绝望的请求着路人帮帮忙,旁边店的一个不知名小姑娘给打了120,120急救车路上遇上堵车,几次电话催促后,急救车在半小时后赶到,初步检查父亲,医生告诉母亲,救回的可能性几乎没有,瞳孔已经放大。急救车载着父亲一路呼啸往医院赶,这时母亲才想起该给远在北京的未然打电话,车子到了医院,急救医生抢救30分钟后宣告了父亲的死亡。死亡原因:心脏猝死。母亲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抢救时一个劲给医生说:“你一定帮忙好好抢救,我们孩子在北京,正在往回赶.......” 母亲给新华打了电话,新华带着老婆赶了过来,通知了其他亲戚几个,母亲看到他们已经到来,紧绷的神经一下虚脱,一时说不出话来。新华说父亲走的时候,很干净,擦了身子,换上纯棉寿衣,面容很安详,就象睡着一样。

未然听着,泪如泉涌,父亲是一个月前才和母亲从北京回到成都,没想到一个月时间,就阴阳两隔,未然在医院太平间见到了父亲,他静静的躺在一个透明冰柜里,紧紧闭上了眼睛,面容安详,如同深深入睡,他穿着咖啡色的寿衣,头上绑着黑色的头纱,和爷爷走的时候穿得一模一样。身上覆盖一件与衣服同色花的福子被。脚蹬一双黑色面白底布鞋。瘦小的身形就静静的躺在那里,未然走上前,手抚摸冰柜面,下面正对着父亲安详的脸,泪水汹涌而出,未然一个劲的说着:"爸爸,我不该让你回成都,不该让你们回来,我好后悔........“

未然心中的愤恨一起涌上心头,她恨死未伟,恨死未伟那离婚又回来的老婆,让这个家庭伤害累累。她感到绝望与无助,伤心摧毁她的斗志,她陷入无法呼吸的伤痛中,对整个家族的绝望与忿恨交织在她的心里和身体里。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