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穿越千年的爱恋

96
长安米贵V
2017.09.10 19:16* 字数 14638

  “啪,不行!”陈美璇面无表情地把一

叠文件扔在了吴小凡面前。

“陈总,我是按着您的要求写的啊,已

经改五次了,还不行吗”吴小凡一脸苦

相地对着眼前这位气质高冷,不怒自

威的美女老板哀求道。

“不行!”陈美璇翘着纤细黑色丝袜的

美腿威严地说道。

“好吧,陈总我改”吴小凡嘴里应承

着,心里早把这位年过30还未出嫁,

态度严苛,说一不二的美女老板骂了个千百遍——

“你大爷的,女魔头

鸡蛋里挑骨头

你不下班还不让别人下班

心理阴暗

活该你嫁不出去!

——”

“吴小凡,你在愣什么,刚我说的话你

听到没有”陈美璇双手交叉在胸前,站

起身盯着吴小凡说道。

“听到了,陈总”吴小凡说道。

“今晚9点之前必须发给我!”陈美璇看

了下手腕上那只Cartie钻表说道。

“呃——陈总现在已经快8点了,1个小

时可能有难度”吴小凡连哼带说地回了

一句,后面的“1个小时有难度”几个字

几乎是哼出来的。

“有问题么”陈美璇俯下身眼睛直盯着

吴小凡的脸冷冷地说道。

吴小凡见状,赶紧站起身,双脚并

拢,表决心似地大声说道:“没有问

题,陈总,保证完成任务!”

“真的么”陈美璇盯着吴小凡说道。

“确定以及肯定”吴小凡身子一挺干脆地回答道

“好么,去吧”陈美璇表情松弛下来,淡淡地说道

吴小凡听到此话如囚犯蒙了特赦般高兴就往外走。

话说陈美璇是将军之后,从小受父亲

影响,作风干练,不苟言笑,颇有行

伍风格,喜欢对别人训话,更喜欢别

人以执行军令的方式接受她的指令。

吴小凡急匆匆地从董事办出来,与正

来找陈美璇签字的HR徐婉莹撞了个满

怀,把她手里的文件撞翻了一地。

“对不起啊,婉莹”吴小凡边跟徐婉莹

道歉,一边赶紧弯腰给徐婉莹捡文

件,徐婉莹秀美的脸上荡起一阵笑意

说:“没事,小凡”,说完也蹲下身跟

吴小凡一起捡文件,她长长的秀发柔

顺地垂在她那柔美的肩头,合体的黑

色职业套裙更把她那完美的身材勾勒

出来,温柔知性的气质更是让她在公

司男士心目中占据了很大位置。

  “陈总,现在忙着没?”徐婉莹边捡文件边问道。

“呃——没有”吴小凡回答道抬头一瞬间

正瞥到徐婉莹胸前那道隐约显露的事

业线,不禁多看了几眼。正好被徐婉

莹看见,她赶紧往上拉了拉上衣,脸

色一红说道:“小凡,你咋这么讨厌呢”

说完从吴小凡手里夺过文件,站起身

就往董事办走。

“不好意思啊,婉莹,我不是故意

的”吴小凡在后面歉意地对着徐婉莹小

喊了一句。

“哼,小色狼”徐婉莹回头对着吴小凡

嗔骂了一句。

  吴小凡是在大学毕业后,自从那个有

些拜金的女友跟一富二代劈腿后,心

情一直很低落,对异性特别是漂亮异

性也都退避三舍,不再涉深交往。一

门心思地扑在工作上,想通过自己的

奋斗改变自己的经济条件,然后再考

虑个人婚姻问题,但自从见了徐婉莹

之后,他的这个决定就有些动摇了,

徐婉莹不仅人漂亮,气质出众,人品

还非常好,又是高学历出身书香世

家,在公司中成为众多单身男同事头

号垂涎的对象。

  吴小凡也不例外,对徐婉莹也是倾慕

已久,只是看着自己目前的境况,虽

说身高八尺有余,相貌还算可以,但

还是心里发虚。由于刚进公司时,是

徐婉莹面试的他,在工作上又给他了

很多帮助,吴小凡对此感激不已,平

时有事没事也总爱跟她接触,所以两

人关系还算不错。

刚才这事吴小凡并未感觉尴尬,反而

心里有一丝意外收获的小得意,正在

他暗自惬意脸上蹦露出笑容之时,一

个响亮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小凡

子,在这高兴啥呢,陈老虎没有怼你吧”

“哦—没有——”吴小凡回神看到郭梦瑶

站在她身后,对于眼前这位娇小活泼

的女孩,吴小凡很是小心,因为在她

身上充分体现了女孩爱八卦,喜探秘

的天性,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是为

八卦而生,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充满

了故事————“某某跟谁有一腿了,某

某他爸是什么什么高干了,某某领导

是某某领导的小舅子了”,甚至“某某

用什么牌子的卫生巾而讨厌什么牌子

的卫生巾”,她都能讲出子丑寅卯来。

所以她被大家称为“央视一套”,在她

这没有你询问不到的,当然你跟她接

触也得很小心,因为你跟她说的一些

话不经意间就会飞进公司每一个人的耳朵。

当然她也敢背地里称陈美璇为“陈老

虎”,据说她爸是集团董事会高管没人

敢拿她如何,包括陈老虎——陈美

璇,所以她可以在这个充满压抑窒息

感的环境中活下来,并且活的很好,

成为了一朵怒放的奇葩!

要是平时,吴小凡或许还会跟她开几

句玩笑,但今天一想到陈美璇催逼文

件的眼神,吴小凡死的心都有了,哪

还有什么心情跟她开玩笑,只说了一

句:“我的姑奶奶,别问了,我快死了”

“快死了?——得病了还是——”郭梦晓

故作一惊问道。

“哎呦,别问了,我得赶紧走了”吴小

凡说完急匆匆地就往办公室去。

“哎——小凡子”郭梦瑶在后面追着他叫着说。

吴小凡为了避免被纠缠不休,就疾走

变成了小跑,说来也巧今天由于公司

大厅装修,地面铺上了大理石,被清

洁后变得十分地湿滑,吴小凡此时一

跑身体瞬间失控了,“呲溜”一下直愣

愣地对着大厅前面那扇巨大的落地窗

就滑了过去,吴小凡看着那个写

着:“施工危险,小心脚下”的装修警

示牌从眼前一晃而过,顿觉不好,巨

大的惯性使他毫无悬念地从大厅那扇

未装玻璃的窗户上飞了出去,48层的

高度,吴小凡此时惊得七荤八素都出

来了,不禁大叫道:

“天呐——我不想死——

我还没结婚呢——徐婉莹我喜欢你——

等我下辈子娶你吧

——啊——”

此时身后隐约还能听到郭梦瑶响亮的

大喊声:“小凡子——你不要死啊——真

自杀了——原来你喜欢徐婉莹啊——”

“啪”一声巨响在美地国际大厦楼下响

起,震得旁边停驻的汽车警报声四

起,很多人也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小莫醒醒,小莫醒醒”吴小凡缓缓睁

开眼睛,看着眼前一群身着袍衫,罗

裙的男男女女,不禁一愣,还以为自

己看错了,就用手揉了揉眼睛,睁眼

一看这些人都真真切切地存在,难道

是做梦,吴小凡自己又对着自己胳膊

咬了一口,“哎呦”一股痛感袭来。“难

道我没死,我还活着?”吴小凡自言自语道。

“小莫子你是不是摔傻了,还是故意装

病想赖账”正在吴小凡呆愣的时候,一

个膀大腰圆的大婶点着他的头,生气地说。

“这是哪,这不是天堂?”吴小凡小心

地问着眼前这位彪悍的大婶。

“天堂?想一死了之不还账了,你可想

的美,没那么容易!拿钱来,哼”那大

婶生气地说。

“就是,先把欠我们的钱还了,你再上

天堂”一个身着绿色罗裙的年轻姑娘走

上前帮腔道。

“喔,还有我的饭钱”一位粗壮的中年

汉子也走上前瓮声瓮气地说。

“咳咳,还有老夫的菜钱”一位拄着拐

杖的老伯颤颤巍巍地走上前说道。

“我的天呐,不是吧,我到底做了什么

孽呀,老天你要这样坑我,我吴小凡

活着时就是个穷屌丝,还时不时受女

魔头老板的折磨,现在死了,竟然又

成了穷鬼,还欠老中青三代人的钱,

我也真是——这可能是梦——不是真的

——”吴小凡心里说着还闭上了眼睛。

“哥哥——哥哥——”吴小凡声闻声音离

自己越来越近就睁开眼,还好睁得及

时,一个3岁左右的拖拉着鼻涕的小

孩趴在他的脸前,垂下的鼻涕差点掉

到他的嘴里。

“啊——天啊——我还不够惨吗,怎么还

有一个冒着鼻涕泡的弟弟”吴小凡低头

双手紧紧抱头,死的心都有了。

“儿子——儿子——哥哥在这呢——”一个

中年男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吴小凡

抬头看见那个拖着鼻涕条子的男孩跑

到一个中年男子身边。

“儿子?——居然叫哥哥——这都什么辈

分呢”吴小凡心里一阵抓狂。

“敢问大婶,现在是什么时候?”吴小

凡小心地问道。

“你这瓜娃子脑壳摔坏了?你看看太

阳,现在是午时”大婶不耐烦地说道。

“我是说哪个年代”?吴小凡又追问道。

“你这瓜娃子——”大婶正要发火。

“小莫哥,现在是武德九年六月初

二”一位身着淡蓝色罗裙的女子走上前说道。

“徐婉莹——婉莹——真的是你吗?”吴

小凡一下子站起来向那女子跑去,不

仅围观的众人吓一跳,那女子也吓得

往后退了几步。

“小莫哥,你没事吧,我是青青啊”女

子说道。

“你叫啥——青青——那我叫啥?”吴小

凡问道。

“噗嗤一下”那女子忍不住笑了下说

道,“小莫哥,你是故意的吗,自己都

不知道自己叫啥了”然后他看着吴小凡

哭笑不得的眼神,正色道:“小莫哥,

你叫吴小莫,我叫徐青青”

“喔——”吴小凡明白过来了,他现在知

道了,自己从楼上摔下没死,居然穿

越了,穿越前叫吴小凡现在成了吴小

莫 更没想到的是自己一直暗恋的徐婉

莹竟然也出现在了自己身边,只是她

不叫徐婉莹,现在叫徐青青!

理清了这个,吴小凡还是有点蒙,现

在是哪个时代呢,就问徐青青道:“青

青,现在是哪一年呀?”

“小莫哥你没事了,现在是武德九年六

月初二”徐青青莞尔一笑,脸上荡起的

笑意甚是动人。

“武德九年?”吴小凡一愣陷入沉思

中,现在要是有度娘就好了,说着习

惯性地向衣服兜中摸去,不想还真摸

到一个东西,“天呐,真是手机”,吴

小凡高兴地说道。

徐青青也见了,高兴地说:“小莫哥这

是什么东西呀?”

“好东西”吴小凡说着眼睛中透着亮

光,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

但当他打开手机之后,眼睛中的光亮

慢慢黯淡下去了,手机没有任何信

号,不过随即他想到他自己下有一些

历史传记的电子书,打开搜索了下,

不禁一惊——

现在居然是唐朝,唐高祖年间。不过

随即历史的篇章将有新的一页要掀

起,一件改变中国历史的大事即将发

生,准确来讲就在一天之后!

“小莫子”正在吴小凡沉思之际,那胖

大婶叫着跟那一拨讨债的又围了过

来,“你也清醒了,赶紧赔钱”,“就是

赔钱”,众人又一次把吴小凡围了起来。

“我欠他们很多钱吗?”吴小凡指着自

己对徐青青说。

“嗯,是的”徐青青幽幽地说。

“债不是很多,只是债主有点多”徐青

青接着又说了一句。

“不是,除了刚才的四个人——大婶,

绿衣姑娘 老爷子,粗壮汉子——还有——谁?”吴小凡愕然地一时语塞。

“在座的——几乎每一个,还包括我——

额——小莫哥你这些都不记得了?徐

青青顿了下讪讪地说道。

“啊——我的天呐”吴小凡吃惊地大叫了

一声,他环顾了下四周,黑压压的人

群,人越来越多,除了刚才围观的那

些人,这个依山傍水的小渔村近乎全

村的人都从四围赶来,仿佛参与某种

集会似地声势浩大。吴小凡心里一

惊:“靠,这么多人,不会都是来找我

讨债的吧”

吴小凡仔细听了下,听到人群中蹦出

这样的对话:

“听说,吴小莫今天掉到未央湖中了?

是呀,差点沉入湖底,但还是游出来了”

“这小子命还真大呀

可不是咋的,掉入未央湖淹死的何止

千千万万,但从未有人落入还能游出

来的,这小子是第一个,机灵鬼脑

的,命还真大!

就是呐,不然他死了我们的债找谁讨去——”

吴小凡一听抬眼望了望眼前这片弥漫

着厚厚白色雾气的湖水,心里说:“这

湖看着确实古怪,怪不得我刚从水里

爬出来时,岸上的几个人都惊呆了,

吓得转身就往岸上跑。”

“我怎么会欠这么多人的钱?”吴小凡

怔了一下问徐青青道。

“呶”徐青青对着吴小凡说了下指着附

近稻田旁的一块牌子说:“你看那”。

“小莫试验田——粒大饱满,旱涝保

收,不够产量赔十倍!”吴小凡看着那

块牌子念了出来。

“啊——青青——那我是干啥的,这实验

田又是干嘛的——”吴小凡诧异地问道。

“小莫哥,你可是咱这方圆几十里的能

人,农禾技艺很高,每年都研制出很

多稻米种子,还有很多发明”徐青青一

脸自豪地说。

吴小凡看着徐青青说自己时满脸的崇

拜,想起张爱玲的一句话:“女人对于

男人的爱往往都带着一点崇拜”,心里

颇为得意,就随口说道:“那青青——

你愿不愿意嫁给小莫哥呢”

“小莫哥——你真坏——净逗人家”徐青

青嗡咛着,秀美的脸颊上飞起朵朵红

晕,看着很是动人,加上此时罗裙飘

飘,婀娜的身姿惊为天人。

吴小凡此时有想把徐青青一览入怀的

冲动,但突然一想,此时还是“饿死事

小,失节事大”的严苛封建理法时代,

广大女同胞还处于层层枷锁之中,不

比社会主义新时代,自己不能害了青青。

吴小凡看了看周围的人群,想起自己

这个唐朝时代的“农业科技小能手”的

身份,眼睛一转,顿时有了主意。

就大声说道“各位乡邻,各位父老,请

到我这里来”

徐青青一听,也慌着张罗着,叫着众

人往吴小凡那里去,吴小凡站到旁边

的一块石头上招呼着众人。

不一会功夫周边的众人都围了过

来。“小莫子,你今天必须要赔我们的

钱!”那个胖大婶一脸蛮横地对着众人说。

“对,赔钱,害我们少了那么多产

量”众人附和着。

“好——大家安静——听我说”吴小凡说道。

“说什么也不行,今天必须赔钱!”人

群中又迸出这样一句话。

“好——可以”吴小凡说道。

“就是——不管说什么,今天都得赔

钱”人群中又出现一阵骚动。

“好——安静——大家今天想要钱的话

——就一定要听清我接下来要讲的每

一个字非常的关键——”人群顿时安静

了下来,大家屏神凝气地望着吴小凡。

吴小凡一看可以了,清了清嗓子说

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后天我们

大唐将会迎来一位千古明君,薄税轻

瑶,国富民强,我们将迎来一个太平

盛世!”

“咦咦——”人群中发出一片不屑的嘘

声,“谁不知道现在的东宫太子——李

建成暴虐成性,沉溺酒色,荒淫无

度,等他即位我们还不被压榨至死,

还谈什么太平盛世呢”人群中一位白发

老翁拄着拐杖义愤填膺地说。

“好家伙,这到底是大唐呀,这样的话

都敢出口,也不怕株连九族”吴小凡暗

自惊叹道,不过看着眼前这片依山伴

水的小渔村,以及周围黑压压起伏的

山脉,才觉得“天高皇帝远”这句话说

得很有道理!

“哈哈——哈哈”吴小凡大笑了起来,众

人一愣,那个白发老翁随即说道:“小

莫,你因何发笑,老夫讲的很荒唐吗”

吴小凡定了定身,正色道:“老伯说得

很好,但是却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

——太子建成就一定会即位吗”

“当然会

就是!

太子不即位谁还能即位

还这么荒唐地问,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乱了起来。

“太子一定不会即位!”吴小凡用不容

置疑地口气说道。

“瞎说——这小莫就是喜欢吹”众人又乱

了起来。

“秦王——李世民一定会即位”吴小凡大

声地说道。

众人又乱了起来,吴小凡接着说:“我

说的,你们谁信”

“我们都不信——”众人喊着说。

“要不赌一赌”吴小凡一听暗自得意,

轻描淡写地说道。

“赌就赌,谁怕谁”众人一阵喧闹。

“赌什么?”吴小凡笑着问。

“就赌债务,你欠我们这么多人的债,

如果你赢了,咱们的债务就一笔勾

销,你要输了,你家的几十亩水田就

让我们平分了”人群中一位看着像是民

意领袖的人说道。

“我家有这么多水田?”吴小凡轻轻地

问徐青青。

“没有,是你吹得,你的田契什么都是

假的,但大家都以为你有”徐青青对着

吴小凡耳朵悄悄地说道。

“我TM真是个大忽悠”吴小凡暗自说

道。

不过看众人上了钩,吴小凡就说:“我

们必须找几位德高望重的公证人,立

些字据!”

大家都说,可以,就纷纷签了字,约

定后天申时在此对证。

这时徐青青有些担心地问吴小凡

说:“小莫哥,你就这么有把握,凭什

么呀”吴小凡心里暗自得意地说:“什

么都不凭,凭我是后世穿越过来的”嘴

里却故作豪迈地说一句:“就凭我是吴

小莫!”

徐青青甜甜地一笑,对着我说:“小莫

哥,我相信你”

吴小凡听罢想摸一下她的脸,“咣咣,

咣咣”——一阵锣声从旁边响了起来,

吴小凡一看一个穿着朱红官袍,头戴

官帽披红挂彩的男子骑着高头大马走

在大道上,大道旁边站满了围观的村

民,敲锣的边敲边喊,“王氏贤才今得

头名状元————”

吴小凡刚想跟徐青青一起去看,却发

现她不见了,正寻找她时,发现她站

在路旁给他招手,脸上充满欣喜,眼

睛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个骑马游街的状

元郎。吴小凡心里顿觉一阵不安,不

过稍后就笑自己庸人自扰。这个状元

郎整整在这个村子游行了快三个时

辰,方才散去,听闻他是村东王氏子

弟,过几天还要公开宣召新娘。

听到这个消息时,吴小凡看了看徐青

青,她那兴奋的眼神中透着一抹深深的期待。

“小莫哥,你说到时我报名不”徐青青

羞赧不安地低着头哼着问吴小凡,从

她的眼神中吴小凡已看到了一切,吴

小凡暗想,自己不能这么自私地剥夺

一个人选择自己向往生活的权利,就

顿了顿说:“你想报不?”

“小莫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徐青青

低着头说。

“这个机会挺好的,你想报的话就报

吧,我支持你”吴小凡不知自己怎么会

说出这么冠冕堂皇的话,但还是说出

来,“真的吗——那我报吧——”徐青青

兴奋地一下抬起了头,看着吴小凡复

杂的表情,愣了一下,仿佛怕吴小凡

改变主意似地紧接着说了一句:“谢谢

小莫哥——我先回去了——”

“好的,再见”吴小凡对徐青青摆了摆

手,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道

寂寞的夕阳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吴小凡一路询问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躺在床上一言不发。就这样半睡半躺

到了第二日,胡乱找了些东西吃了之

后,实在心烦就出来去找徐青青。恰

巧徐青青不在家,就在她家门前等

她,这时一位邻居的大娘从家中出

来,见了吴小凡,就招呼着说道:“这

不是小莫吗,来找青青呐”

“是的,大娘,您知道青青去哪里了

吗”吴小凡急切地问道。

“听说一早去郡里去买衣服了,说什么

要准备王家状元的招亲”

吴小凡一听心情瞬间跌入了谷底,想

起穿越前谈个女友,也是被半路杀出

的富二代抢走了,不想回到了过去自

己依然这么逊,心爱的女人又一次快

被别人抢走了,想到此他心里一阵难

过,那大娘看到吴小凡这样的脸色,

心里已猜出几分。

  “唉,小莫呀,你也别难过了,你跟

青青都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两个孩

子,都是好孩子,青青温柔体贴,从

小就懂事,你呢聪明勤快,热心善

良,你俩从小就是青梅竹马,在老身

和大家眼里你们真是天生的一对呀,

唉,可就是——”说到此大娘叹了口气。

“可就是什么——”吴小凡追问道。

“可就是苍天不公,待你俩太不公平

了,你俩都是个苦命的孩子————你

从小就失去母亲,刚刚学步又失去了

父亲,一个人靠着手艺和头脑好不容

易长大成人,青青呢,比你好一点,

虽说还有父母,母亲生病成了药匣子

常年卧床,剩下了半条命,父亲傻傻

痴痴时好时坏,一犯病就对青青非打

即骂,唉——”大娘说着深叹了一口

气,用手抹了下眼睛说道:“小莫啊,

无论以后青青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

希望你能理解她——唉”说完就蹒跚地走了。


吴小凡听到此心里明白了许多,昨天

心里一直在怪青青贪慕富贵,无情无

义,现在才知道是自己错怪她了。突

然他想到昨天在跟青青分别时,青青

好像流泪了,当时吴小凡正被青青贪

慕富贵的情绪笼罩,还以为青青是喜

极而泣呢。

“我真是笨啊”!吴小凡心里自责不

已,这时他突然有一个冲动,他要马

上找到青青给她求婚让她嫁给自己,

说完就准备去郡里找青青,可当他的

脚迈出了几步之后,吴小凡就呆在了

那里——“我不能这么做,太自私了——

我又能给青青带来什么呢——除了吹

牛,欺骗,我还有什么呢——青青应

该找个好人家才对,而不是我这样的

——”吴小凡暗自纠结道,想到此他兀

自流泪,腿也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再也迈不动了——

“我应该鼓励青青才对,而不应该让她

看到我是这个样子”吴小凡抹了抹脸上

的泪,故作镇定地想到。

但他又有一些不甘心,继而又被怨恨

怪在老天不公上了,想到此他愤恨地

捡起一块石头用力往河边扔去。

“哎呦,谁呀,这么不长眼,敢打老

娘”一阵女声从河边方向传了过来。

  听这声音就知道这是个厉害的主儿,

吴小凡一听就想一走溜之,但抑制不

住内心的好奇,俗话说,“好奇害死

猫”,吴小凡这一看可不得了了,他所

处的位置刚好位于渡口的正上方,周

边稍低,就他这一块位置较高,他刚

一露头,就被站着边骂街边四处搜

索“敌人”的这位,逮了个正着。

“你给我下来!”这位身着圆领石榴红

罗裙,肩披金橙黄绫帔,盘着半翻髻

的半老徐娘正瞪着自己,未曾近身就

感气场之强,看样子这应该是个大户

人家的夫人,吴小凡硬着头皮走了下去。

“我问你刚才是不是你扔的石头?”这

位夫人瞪着风目怒气冲冲地问道。

“我——”吴小凡刚想说话,瞥见了这位

夫人身边躺着一位着黑色罗衫的年轻

男子,看样子像是个仆人,旁边几个

丫鬟模样的姑娘正在拿着手绢包扎头

上一处伤口。

吴小凡一看闯了大祸,正要道歉,就

听这夫人威逼着说:“你什么你——我

就问扔石头的是不是你”

吴小凡一听她盛气凌人的语气,顿时

有点不快,就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

道:“我不知道!”

“你——”这夫人还要说什么,

就见旁边一个仆人过来对她耳语了几

句,她立刻走到一辆马车边,轿帘微

动,轿中人与她耳语了几句,她往吴

小凡这望了几眼,就招呼其他人准备

出发,神色怒气与刚才稍有收敛,趾

高气扬地对着吴小凡喊了一句:“田

奴,今天算你运气好,不与你计较

了,回家去吧”吴小凡一听这话不干

了,平时他看了不少历史小说,知

道“田奴”这词是个骂人的词汇,又加

上穿越前受了不少陈美璇颐指气使的

窝囊气,现在这女人又是这样一幅居

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姿态,他再也受

不了,一下跳到这女人面前,大喊

道:“母獠——夜叉——悍妇——,甚至

一激动,“老嘎嘣死”这些现代骂人的

词汇都蹦了出来。

这女人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大骂

道:“好呀,你个田奴,无赖,今天老

身要跟你拼了!”

  “住手!”马车中传来一位女子的声

音,吴小凡一愣,这声音听着怎么有

点耳熟,正在发愣之际,从刚才骂人

女人身后的马车中,走下一位女子,

吴小凡定睛一看,这位身着绛紫袭地

罗裙,肩披珍珠白绫帔,头盘双鬟,

遍插各种金玉头饰的娇美女子翩翩走

下车来,吴小凡抬眼一看顿时吓呆

了,不是这位女子的容貌太过丑陋吓

住了她,恰恰相反,这女子肤色皎

白,目似秋水,长着一张娇美的鹅蛋

脸,化着精致的面魇妆,威而不露,

举手投足间有种高贵的气质。令吴小

凡惊呆的是这位女子不是别人,而是

在穿越前时时出现在自己工作和生活

中的梦魇女魔头——陈美璇

“刚才扔石头的是你么?”这女子威而

不露地问道。

“我——呃”吴小凡看着这女子的脸结结

巴巴地回答道。

  “是么?”这女子跟陈美璇一样,说话

都是一样的简洁。

“嗯——是——是的”吴小凡忙不迭地回

答道。

“好的么,你倒是承认了,伤了人不道

歉还这么张狂,你倒是气魄得很

呐!”这女子冷笑一下喝道。

“对——对不起——对不起”不知怎么回

事,吴小凡只要看到陈美璇这张脸就

会莫名的紧张,往往紧张到语无伦

次,穿越前如此,不想穿越后还是这

个熊样。

“好么,去吧”那女子敛去了霸气淡淡

地说。

“小娘子——”刚才骂人女人插嘴道,这

女子对她摆了一下手,威严地说

道:“好了,别耽误了我们的正事!”

那女人就不做声了。说罢她们一行有

十几个人就沿着渡口走了,吴小凡呆

站在了那里,对陈美璇的出现很是吃

惊,继而平复之后觉得自己很没出

息,穿越前特别怕她,穿越后竟然还

是如此畏惧她。同时他又对陈美璇的

身份充满了好奇,看着应该是个大户

人家的小姐,“穿越过来还这么气人,

为啥总是高我一等,骑在我的头上”,

吴小凡又开始愤愤不平了,刚才那女

人怎么称她为“小娘子”,越想,吴小

凡对陈美璇的身份越好奇,他掏出手

机查了下才发现,“小娘子”,就是初

唐时期大户人家下人对其千金的称

谓,那时还没又“小姐”之说,想到此

吴小凡按捺不住对陈美璇的好奇心,

决定悄悄跟着她们调查一下。

话不多说,吴小凡赶紧沿着刚才她们

前去的方向追赶,追赶了约莫有半个

时辰在一条山谷中追上了她们,吴小

凡边追边躲,避免被他们发现。正在

吴小凡躲在一处河道边休息时,突然

传来一阵交织着人喊马嘶的厮杀声,

他伸头一看只见一群手持兵刃骑马的

强盗正在围攻陈美璇这一行人,虽然

自己没有功夫,但行侠仗义之心还是

有的,因为他实在不忍心看着一群手

持利刃的男人对一群势单力薄的女人

下手,想到此吴小凡从旁边河道林边

找了根碗口粗细的树枝,拿着就大叫

着从河道上冲了下去,由于河道较

陡,冲到300米开外之时,他一个趔

趄脚底被石头绊了一下,手中的木

棒“噌”地一下脱手而出,说来也巧,

木棒飞出打在了一匹马的屁股上,这

匹马登时受了惊,拉着一辆车就疯狂

往前跑。那些男人一看,手拿明晃晃

的钢刀就去追那辆马车,吴小凡焦急

万分,想阻止这些人已来不及了。他

看着斜前方的一线天顿时有了主意,

他返身向刚才一处山坡上跑去,边跑

边把沿途的石头滚下去阻止那些强

盗,连滚了三个都没有滚中,那些强

盗也发现了他,向他叫喊着挥舞着钢

刀,吴小凡连跑带跳终于赶到了那个

山坡上,在那些强盗的惊诧眼神中,

他滚起一块巨石往那个一线天的狭窄

之处砸去,自己也纵身从山坡上向那辆拉着轿子飞奔的马车跳去,“轰隆一

声”,那块巨石在陡峭的山势的作用下

带着巨大的冲击力,撞击到一线天两

侧的峭壁上,峭壁大震附近的石头都

滚了下来,一时间人仰马翻,一时间

烟尘弥漫,一线天的那个狭窄通道也

在轰隆之间被堵了起来,伴随着马的

嘶鸣声,人的叫喊声后面的强盗都被

堵在了通道之外,吴小凡飞身跃下

时,那辆马车刚好经过,他一下扑到

了车篷上面,不巧的时由于惯性较

大,他把车篷生生地从马车上撞开

了,车篷与马车分离了开来,他与她

——陈美璇,连同那个车篷“轰”地一声

向着旁边陡峭的崖壁冲了下去.....

“啊——”不知过了多久,吴小凡醒来

了,头痛欲裂,慢慢坐起来,发现自

己躺在谷中河水边一处浅滩上,四周

散落的是马车车篷的碎片,突然发现

一条珍珠白的绫帔飘在水面上,心里

一惊,回身一看赫然发现“陈美璇”躺

卧在一处浅滩泥沙之中。吴小凡顿时

想起来了,看着“陈美璇”,吴小凡是

既恨又气,想起穿越前的种种,他恨

不得现在上去狠踹她几脚,但见此时

陈美璇安静地躺在浅滩之中,头上有

一处伤口正汩汩地流着血,旁边的河

水正有一缕一缕的殷红蔓延开来。看

到此吴小凡又心生怜悯,挣扎着起

来,蹒跚着到“陈美璇”跟前,用手探

了探她的气息,“还活着”,吴小凡赶

紧施救,先帮她止血,然后进行人工

呼吸,不想刚进行了三四分钟,“陈美

璇”慢慢睁开了眼睛,而吴小凡还未察

觉,正准备俯身进行第二轮,“啪”一

个响亮的耳光响起,吴小凡脸上瞬间

多了五道掌印,“流氓,你干嘛”“陈美

璇”怒气冲冲地朝着吴小凡大吼道。

“我——”吴小凡吓了一跳,继而就镇定

下来大声喝道:“你干嘛,还让不让我

救你了!”“陈美璇”怒目圆睁正要发脾

气,突然感到头部一阵剧痛,手一摸

摸到了包扎着伤口的手帕,这才静了

下来,知道自己打错了人,但还是故

作镇定地说:“你是谁?我在哪?”

吴小凡捂着脸生气地说:“好心没好

报,早知道不救你了”,“陈美璇”脸色

一沉并未接他的话,镇定地说:“你是

谁,我又是谁?”吴小凡看着眼前

的“陈美璇”,心里说道:“这母老虎脾

气倒是一点没变,上辈子我就被你害

惨了,这辈子你可休想再让我屈服于

你”想罢他定了定神问道:“你是谁你

自己不知道”

“陈美璇”听到此思考了一下,摇着头

说:“我不记得了——我头疼的厉害——

但我记得你”

“噢,你真的不记得自己了,你记得

我?”吴小凡有些幸灾乐祸地问道。

“不记得了——但我记得你,我脑子中

有你的记忆,很熟悉”“陈美璇”一脸茫

然地说道。

“噢”吴小凡回应道,随即他脑子一转

有了主意。

“翠花呀——你终于醒来了——可让郎君

我担心死了”吴小凡突然一把把“陈美

璇”揽入怀中,故作亲热地叫嚷道。

“翠花——郎君——”“陈美璇”一惊推开吴

小凡道。

“我真的嫁给了你?”“陈美璇”狐疑地问

道。

“我真的叫翠花?”“陈美璇”不等吴小凡

回答连续发问道。

“对的,娘子你很爱我,你说翠花这名

字很好听,很适合你”吴小凡双手按

在“陈美璇”的肩头诚恳地说。

“天呐,我怎么会选你当郎君,我怎么

会起这么俗气的一个名字”“陈美璇”揪

着头发抓狂地叫道。

看到此吴小凡心里暗自窃喜,他想借

着“陈美璇”失忆之机,充当他的丈

夫,然后恶待她,报复她,以报后世

她折磨他之仇。

然后吴小凡脑补了一些细节,包括她

的身世,她们的婚姻,她们的生活,

把这些一股脑地讲给了“陈美璇”。

“你真的是我夫君,我真的叫翠花,我

真的父母双亡,你真的是看我可怜才

收留我,娶我为娘子的?”“陈美璇”不

死心地追问道。

吴小凡说:“是的”

“真的么?”

“是的”

“没骗我?”

“是的”

-————

吴小凡带着“陈美璇”回了家,把家中

一张小床腾了出来让“陈美璇”睡,自

己睡在原来的木床上,正在睡觉的时

候,吴小凡突然感觉自己嘴唇被一阵

温暖湿润的感觉笼罩,睁开眼发现“陈

美璇”正在吻自己,就推开她说:“半

夜不睡觉,你跑我这干嘛呢”“陈美

璇”摇了摇头说:“小莫不对,我吻着

你怎么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你说咱

们是夫妻,接吻应该也是有印象的呐”

“你连你自己都忘了,你还会记得这些

吗”吴小凡振振有词地说。

“不然咱俩为什么要分开睡,就是给你

个空间,给你点时间让你找回你自

己,明白了吧”吴小凡噼里啪啦又是一

通。

“真的么”

“是的”

“没骗我”

“是的”


————

第二天一早吴小凡就把“陈美璇”叫醒

说,该起来生火做饭了。还说平时她

都是这个点起的,按照以前的生活方

式她更容易找回自己。

跟“陈美璇”安排完这些,吴小凡心里

很是得意,他觉得这个恶毒的女人应

该受到这样的待遇,自己的计划相当

完美,带着这样的心情他就去睡觉

了。刚睡着一会,他就被一阵浓烟呛

得直咳嗽,睁眼一看,“我的天呐”他

家四处冒着黑烟,厨房方向更是浓的

吓人,“翠花——翠花——”吴小凡抓起

件衣服穿上就往外边跑,跑到厨房发

现一脸乌黑的“陈美璇”正在拿着厨房

的水瓢往厨房一个炉子上浇水。

“翠花你在干什么!”吴小凡厉声问道。

“快——小莫——炉子着火了”“陈美璇”慌

乱地说。

“过去——”吴小凡拉开“陈美璇”,捂着

鼻子走进厨房,发现厨房的炉子上架

着很多潮湿的柴火,地上散乱地放着

一些棉絮,纸张。

“你是怎么生火的”吴小凡质问道。

“我先用棉絮和纸张点燃,然后就把柴

火放上去”“陈美璇”说道。

“你用的是哪里的柴火”吴小凡问道。

“呶,就那里的”“陈美璇”屋外边的一处

干柴说。

“那么多干柴你不用,偏用这堆湿

的”吴小凡怒不可遏地说。

“那为什么不把炉门打开?”吴小凡追

问道。

“不是关着吗,怎么还打开”“陈美璇”吃

惊地说道。

“你——你真是没用!”吴小凡叫嚣道。

“陈美璇”没有说话,转身出去了。吃

饭的时候,吴小凡“翠花翠花”地叫了

大半个时辰。不见“陈美璇”,吴小凡

也有点后悔不该说话说那么重,“陈美

璇”这样的大小姐本身都不会生什么

火,做什么饭,“别出什么事情了”吴

小凡心里暗自说道。

“你站住——别跑——回来”他发现烧鸡

店的老板正在追人,他仔细一看追着

的不是别人,正是“陈美璇”,他赶紧

拦住老板问明了情况后把钱给了老

板,并给老板道了歉。

他找到“陈美璇”时,她正在狼吞虎咽

一只烧鸡,见吴小凡过来赶紧就跑,

吴小凡说道:“你吃吧,我不拦你,吃

完回家”。

吴小凡带着“陈美璇”回到家时,问她

为什么跑。

“陈美璇”说,他刚才太可怕了,发那

么大脾气,以为要赶她走,与其这样

还不如自己先走。

吴小凡看着眼前这位“陈美璇”心生不

忍,说以后不会说她了,“陈美璇”很

高兴拉住他的胳膊说:“小莫,你真是

个好人”

吴小凡脸上登时火辣辣的,突然“陈美

璇”又拉住吴小凡不放心地说:“小

莫,我要你答应我,在我没有找回自

己之前,你不要赶我走,因为除了

你,我谁都不认识”

吴小凡听罢这话顿时心里充满了不忍

和怜爱,就郑重地点着头说:“好的,

我答应你!”

“真的么?”

“是的”

“没骗我?”

“是的”

到了约定的时间,吴小凡带着“陈美

璇”来到未央湖边进行对质,结果不用

说,吴小凡完胜,不仅所欠的一切外

债一笔勾销,还被村民称为“神人”,

大家对他刮目相看,“陈美璇”也在身

边高兴得像朵花一样,娇美的脸上写

满了兴奋和骄傲。吴小凡趁着大家不

注意,偷偷亲亲了“陈美璇”一下。顿

时“陈美璇”的脸布满了红霞。拉着吴

小凡一路大笑。但当别人跟她说话

时,她那高傲威严的眼神又出现了,

冷漠得像一块石头。

王家状元郎的招亲也如期进行了,徐

青青在众多女子中脱颖而出,也终于

如愿以偿了,吴小凡虽然心里有丝复

杂的感觉,但还是真心替徐青青高

兴,这一切都被“陈美璇”看到了眼里。

“你是不是喜欢那女孩”“陈美璇”单刀直

入冷冷地说。

“这跟你没关系”吴小凡淡淡地说。

“你是我郎君,当然跟我有关系”“陈美

璇”斩钉截铁地说。

“我觉得你们不合适,你不要失望,你

要坚强勇敢,你还有重要的事情要

做”“陈美璇”接着说道。

“什么重要的事情?”吴小凡愕然不已

问道。

“你要照顾好我,陪我一辈子”“陈美

璇”霸气地说道。

“这女人连恋爱都这么强势,也真是没

谁了”吴小凡暗自说道,心里还是多了

一些温暖的感觉,也愈加喜欢“陈美

璇”了。

“好的,我答应你”吴小凡回答道。

“真的么?”

“是的”

“没骗我?”

“是的”

这段对话,吴小凡都能倒背如流,但

每次都说,每次的感觉都不一样,因

为吴小凡知道,随着这段话不断地重

复,他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霸

气而又可爱的女人了......

日子就这样往前走,不知过了几日村

里来了一些陌生人说是来找人,吴小

凡一看正是那次的强盗,就赶紧跑回

家去找“陈美璇”,刚跑到村口,就发

现强盗正往家里方向去,他不顾一切

地就往家中冲,“哎呀”他撞到了一个

女人,“小莫哥”吴小凡一愣他发现徐

青青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面

前,“青青你不是跟着状元郎去青州走

马上任了吗”徐青青魏怔了一下,楚楚

可怜地说:“他被招为驸马了,我——”

“我——我想嫁给你小莫哥——”徐青青

哭着就向吴小凡扑来。

“起开贪财女,这个是我的男人!”一

个威严地声音突然响起,不等吴小凡

反应,他被一个女人拉入了怀中,徐

青青扑了个空,看着霸气地揽着吴小

凡的女人,她默默无声,吴小凡也

被“陈美璇”弄得哭笑不得,还第一次

被一个女人一揽入怀。

“在那边”一阵叫声响起。

吴小凡一看那帮强盗正向他们这里冲

来,就钻出怀抱反抱“陈美璇”在怀就

往湖边跑,留下徐青青一脸懵呆在那

里。

吴小凡边跑边对“陈美璇”说:“翠花,

愿意这辈子做我的女人吗”

“愿意”“陈美璇”一脸娇羞地说。

“愿意下辈子做我的女人吗”吴小凡说道。

“愿意”“陈美璇”笑着说道。

“真的么”

“是的”

“没骗我”

“是的”

“你真讨厌,怎么学人家说话”“陈美

璇”故作生气地说。

“那下辈子,我该怎么去找你”吴小凡

问道。

“亲我一下,在这里留个记号”“陈美

璇”指了指脖子说道。

吴小凡一看已经到了湖边,也不顾那

些强盗了,先吻了吻“陈美璇”的樱桃

小口,然后又深吻了“陈美璇”的脖

子,最后又问“陈美璇”道:“下辈子相

见,我们也留个接头暗号吧”

“好啊”“陈美璇”说道。

“要不我还叫你翠花,你还叫我小莫

吧”吴小凡说道。

“好的,相公”“陈美璇”一脸娇美。

“他们在这,兄弟们上啊”五六个强盗

手持钢刀向我们冲来。

“翠花我们跳吧,下辈子见”吴小凡说

道。

“扑通”一声,吴小凡抱着“陈美璇”跳入

了未央湖中,冰冷的湖水瞬间使他们

身体失去了知觉,强大的冲击力也使

吴小凡手臂大震,恍惚间“陈美璇”也

不见了......

“啊——啊——”吴小凡大叫了起来,“护

士护士——”吴小凡恍惚间听到有人在

叫护士,他睁开眼时头顶白炽灯的强

光照的他很不适应,他慢慢适应后发

现他在医院的病房中,周围堆满了鲜

花水果。

“小凡子你醒了”郭梦瑶坐在他身边惊

喜地叫道。“陈总,婉莹,小王,小

宋,小凡子醒了”郭梦瑶向周边的同事

招呼了一下说道。

“我躺了多久了?”吴小凡问道。

“快2周了”郭梦瑶说道。

“小凡子你的命还真是大,从48楼摔下

你都没事,也真寸了,那天恰好有个

往海洋馆的送海豚的车经过,你把人

家车厢砸烂,砸到人家大水箱里了,

不然你这小命还真不好说怎么样了”郭

梦瑶说道。

“不过你说,你要娶徐婉莹我可听见

了,临死前还能表白出真爱,你也真

男人”郭梦瑶八卦地说。

“咳咳——”一阵假咳嗽声响起,吴小凡

看到徐婉莹走了过来。

“小凡,你终于醒了”徐婉莹笑着说

道。

“是呀,躺了这两周仿佛就像过了一辈

子”吴小凡说道。

“在此其中也想明白了很多事”吴小凡

若有所思地说。

“想明白什么了——”郭梦瑶跟徐婉莹一

起问道。

“吴小凡,你醒了”陈美璇身后跟着两

位同事从外边走进来问道。

还是那样的神态,还是那样的语气,

吴小凡挣扎着就想坐起身子,郭梦瑶

徐婉莹赶紧扶着他,在坐的一刹那,

吴小凡突然发现陈美璇离左面颊1公

分左右的脖子上赫然有块口唇状的胎

记。顿时明白了什么,他强迫着自己

直起身子,说道:“陈总,我有句话想

对您讲”。“什么事?”陈美璇威严地说

道。

吴小凡一看就禁不住紧张了起来,但

此时陈美璇已经站在了自己身边,他

心一横压低声音说:“陈总您能不能离

我近点,这话我只想跟您一人讲”

“哦”陈美璇狐疑地看了吴小凡一眼,

但还是靠近吴小凡侧坐在了病床上。

吴小凡凑到陈美璇耳边小声地说:“你

是不是翠花”,话刚说完,陈美璇脸色

一变,吴小凡跟其他人看着陈美璇脸

色大变也吓了一跳,顿了顿半响,陈

美璇幽幽地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名

字?”吴小凡一听心一横拉住陈美璇的

手,对着她耳朵说:“翠花,我是小

莫,我想死你了”

他这话刚一说完,只见陈美璇一下扑

倒在吴小凡怀里哭着说:“小莫,我以

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情势翻转的

有点太快,病房里的其他几人都傻眼

了,郭梦瑶更是吓傻了,揉了揉眼睛

说:“我的天呐——我的天呐——小凡子

居然跟陈老虎走在一起了”

“翠花,我也以为见不到你了,我想死

你了,我这辈子一定还娶你!”吴小凡激动地说。

真的么”

“是的”

“没骗我”

“是的

他们两个竟然旁若无人地又这样对起

话来,徐婉莹好像一瞬间明白了什

么,低着头哭着跑出去了,除了郭梦

瑶的那两个同事也都一脸懵逼地呆在

那里,还有郭梦瑶拿着手机对着吴小

凡 陈美璇拍了又拍,自言自语地

说:“我的天呐——太刺激了——我的小

心脏要崩飞了——陈老虎居然爱着小

凡子——陈老虎小名居然叫翠花——真

老土——妈呀,今天太要命了——”


                              (完)

封面

女主 徐婉莹 (大概风格)

女主 陈美璇 (大概风格)

女配 郭梦瑶(大概风格)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