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女无罪 (万字概括70、80、90后情感)爱的味道 爱情三十六计

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小时候每个人都怀揣着梦想,家长也会期盼自家的孩子成龙成凤。随着社会的进步,女性读书的机会大大增强,可以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生活不是平淡的,也不是魔幻的,也不是顺遂的,也不是寡淡的,日子就在我们每天的主动、被动中展开,在自己的所思所想中结束。每个人的眼中的世界都带有属于她的色彩。

在感情世界中,每个人都遇到过渣男,可是却还会以为那是自己独有的经历和故事。世间感情百种,每一种几千年来古今中外都已经被演绎过无数次,再者,人类的情感是继承发展的,也带有很强的共性。——普及下人类情感心理学。

下面我将带着大家认识下我的4个好朋友。为什么独独介绍这4位呢,因为每个人的特点都很明显,都是自己所出生时代的女子典型代表,另外也是因为我最熟悉的就是她们几个了(笑)。

首先是梅姐,今年马上就40岁了,76年代出生于中原大地河南。金牛座,有着金牛座女子明显的特征,沉稳、吃苦耐劳,隐忍性强 ,在爱情方面保守。家里孩子众多,而她排行老大,那个时候又重男轻女,父亲是长子,就理所当然的觉得第一个孩子应该是男孩,所以她刚出生就不受待见,尤其是奶奶和父亲的待见。后来母亲又生了个妹妹和弟弟,她在家里是父母的好帮手,母亲回家晚时她就给妹妹弟弟做饭,看着妹妹写作业,喂弟弟吃饭。梅姐是个早熟的孩子,这个家庭不是她喜欢的,她就是 发誓一定要离开这个家,去过自己的生活,当时也只有通过读书这一条路,所以每天劳作之余,在父亲的白眼和吝骂中坚持学习,其实妈也有点不是很支持她读书,多帮家里干点活儿才是正事,念书识字就行了,书越读花钱也越多,家里开销也越大。越是这样,她就越渴望离开这个家,越是偷偷的读书,以致考上北大之前都是第一名。等考上了北大,家人对她的态度才好了些。梅姐长期在家人的打压下生长,一直自卑,情商方面很低,对男人没有安全感,一直都以为不会有人喜欢自己。

等她毕业后进了一个不错的单位,家人很是荣光,父母经常跟她要钱,给弟弟买房子娶媳妇,所以上班的那几年她机会没有攒下什么钱,都给家里了。后来梅姐顺利的跟同单位的一男子步入婚姻,男的家里条件不错,也正是因为如此,梅姐的爸爸跟她要的更多了,如果她稍有犹豫,就在电话里对她破口大骂,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侵蚀她的小家甚至她的婆家。在小孩6岁那年,他老公终于不堪忍受而选择跟她离婚,她一面觉得对不起夫家,一面又觉得受到了夫家的无情的抛弃。她恨那个抛弃她的老公。,

关于美美的后记:她离婚后深受打击,认为自己是毫无价值才被老公抛弃的。而父亲又经常打电话来骂他,从没给过她一丝安慰,甚至指责她的离婚让全家人在老家抬不起头来。可是梅姐却在这种畸形关系中,以为父母家才是最需要自己的地方,最后竟然辞了工作带着孩子回老家了。

其实梅姐骨子里是没有自信的,觉得自己不配得到好的东西,所以她虽然嫁了不错的男人,却因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而生生失去,也许在她今后如果还意识不到要自主,要远离那个有毒的原生家庭的话,她迟早会被拖到悲惨境地中。

第二位出场的是文英,射手座,她在 是排行中间,不上不下(融进姐的影子)最容易被人忽略的那一个。资质也平平,家里的好事几乎轮不到她。跟兄弟姐妹中也有博弈,为了让父母注意到自己,就努力的帮父母干活,让自己乖巧懂事,以博得大人的认可,比如不乱花钱,比哥哥妹妹都要知道家里不宽裕,从不跟父母轻易要钱,更别说乱花钱了(这里埋下了美美的不容易的 金钱观念和不会花钱的伏笔)。不过爷爷是抗美援朝的老兵,部队里讲读书认字,知道读书重要,读书人,感觉这个孩子能安静下来,在一群孩子中独每天过问她的学习情况。在爷爷的守护中,文隽渐渐自信开朗,大学时考上了传媒大学,她想当电视里的主持人。毕业后她如愿以偿的进入了中央电视台,但是没有主持人的位置等她,她从后期、编导做起。开始几年家人还都是在电话里嘱托她好好工作,结果没过多长时间,风向就变了,开始着急她的婚姻大事。爱她的爷爷甚至说你再不把对象带回家来,我就喝药了。可见文英压力多大,没找到合适的对象已经悲催了,现在还被弄的很不孝,原来古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原来是句逼婚用语么?有一年的目前节前,她满怀着喜悦给老妈打电话,问她想要什么,结果只听老妈在那头说了2个字“孙子”。

文英在大学时其实也有跟人牵过手,不过文英的目标是毕业后去北京,而男生则是想留在北京。既然不能同行,2个人也就分了手。那时的分手文英虽然也有哀怨,但是梦想过于清晰,情感就渐渐平复了。工作后,在竞争激烈的中央电视台,她已经不再有当主持人的念头,有一种后台是拼不过的,还有些所谓的付出,也是倔强的文英不愿做的,从后期做到编导,偶尔也会有镜头露脸。工作稳定后自己也想找对象,包括热心的同时也都有帮介绍,但是都无缘。家里一通电话,就是说找对象找对象,还夹着各种的唉声叹气。其实文英骨子里是很孝顺的,比大多数人做的都要好,每年都给家里2万块钱。感情上不如意,文英有时也会郁闷,孤单。

不过好在北京是个宽容的城市,这如果是在老家,年近30还没结婚,早就被吐沫星子给淹死了。所以北京虽然没有让自己打开那个梦中的潘多拉盒子,买不起房子,但是老家显然已经回不去了。虽然北京没有亲人,也买不起房子,但是人是相对自由的,日子想怎么过都可以,没有人说三道四。

有时文英也会反思,为啥其他同学都能结婚,而自己却连另一半都找不到呢,真的是太过于理想化标准真的太高了么,以前想着对方各方面都要比自己好,而且越好越好,好的没有边际。可是后来母亲在电话里对她说:只要是个男的就行。原来如此啊,等放下了一切标准,文英接受了一个在网上聊了一个多月对方才约自己见面的男士,硕士学历,房地产公司的研究员,个子不高,但是整个人都很充满正能量。比如他就从来不讲丧气的话,总是温文尔雅,面带微笑,喜欢去北大的健身健身,每天健完身后来国贸看文英,每次给文英不是带酸奶就是小蛋糕(后来听说这是他咨询了办公室的同事,之前从未曾谈过恋爱),文英给他做蔬菜沙拉,相聚半小时他在赶末班车回中关村。开始时文英想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好的人呢,是不是伪装,结果这样过了3个月,文英才在心里接受他。当初一个人的时候,每次去超市买菜,文英都会买多,不到1000米的距离,因为买的东西实在太多自己拿不回,甚至还打过车,那时文英就非常期待身边有个男人,哪怕是帮她拎东西也好啊。结果梦想成真,他跟他去超市,无论买多少东西,都是他提着,什么都不让文英拿。真是仆人与小姐的待遇哈。

他长相英俊,眉骨耸立,眼睛深邃,鼻梁高挺,两人走在路上甚至有人问她:你男朋友是外国人么?他从来不挑文英的任何不是,总是欣赏着她的一切,说话总是温文尔雅,一个不好的评价总是说的很婉转,文英一度生活在蜜罐中。两个人在一起是那么的合拍。然后,随着房地产行业的不景气,男士在公司里面对的压力陡增,之前很好的同事突然变得憎恶起来,弄些小动作,让他大受影响,自己也同样的做法反击,却自己内心承受不住了。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正常工作,后来直接被公司裁掉了。文英同他共同渡过了那段时光,男士对她更好了。不过这个经历却增加了文英的不安全感,开始担心他内心会不会很脆弱,甚至会不会有精神上的疾病,不是说人人都有病么?这种不确信渐渐的滋生渐渐长大,文英开始变得焦躁,甚至易发脾气,经常想要不分开吧,却又担心他。就这样耗在了一起,文英也没了生气,日子在不死不活中度过,虽然家里还是催婚,但是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结婚的,文英甚至还带他去权威医院做过检查,但是并没得出什么结论,两个人慢慢的磕碰起来,原来对她100%接受的那个人,开始说她哪句话说的不合适了等等,有时文英的确说了冒失的话,自己也有反省,但这样的次数多了,她就开始变得不耐烦,说他变了,以前都是如何如何,现在都是如何如何。可是这些对两人的关系并没有什么改善,甚至恶化。文英开始看一些自我修养之类的书,慢慢变得安静下来,不那么燥了,而当她平和之后,2个人的关系慢慢修复,不但找回了从前的影子,甚至比以前更好了。这些让文英明白,遇到问题一定要向内求,指望着别人解决问题而自己不作为,非但起不了作用还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不满。当自己的欲求少了,纠结少了,幸福自然就来了。太多人的不幸,都是自己的欲求导致的,所谓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

2个人又恢复了一起快乐玩闹的生活,一起下班时会约在哪个地铁站见面,通常都要捉迷藏,一个见到另一个会故意藏起来,另一个会故意装看不到,然后在彼此不经意间蹦出来吓对方,这种游戏,估计很多人都理解不了。

生活不是顺遂。当重达温馨状态时,文英也会偶尔想到之前的事情而哑然失笑。两个人在一起也会有博弈。开始时都是他顺着她,后来了他不再听她的建议和人生指导了。他开始慢慢的占了上风。一次休息日,2人都在家,每人一台电脑,各自忙着,下午时,他说家里没水果了。这让文英感觉很奇怪,有从超市买的梨,还有从淘宝上买的苹果和椰子,还有他给她买的凤梨,为什么他却说家里没有水果了呢。他说只想吃他昨天买的那样的苹果和香瓜。这已经是潜意识中认可自己的行为而否认对方了吧,在聊这些的时候,文英躺在床上,他倚着文英坐着,还说:你有进步哦,你看你说话比以前有条理哦。这恰好让文英捕捉到对方说这些话潜意识中是居高临下的,想想看,是不是只有位高的人才会赞许别人有进步哦。也就是他已经在内心中把自己放在了高位上,不过男人嘛,在女人面前总有英雄情结,希望获得对方的渴望,这也算可以接受的吧。其实这个中午11点的时候,文英想睡回笼觉,让他哄着睡着,他在她耳边一直在哼唱自己谱曲谱词的催眠曲:清晨,小蜘蛛结网,迎着朝阳,织网,就在网上睡吧,舒服的睡吧~然后一觉睡了3个小时。

第三位是青柠,水瓶座,85年生人,上有一个哥哥,从小是父亲的掌上明珠,父母关系不好,父亲是大男子主义,家里女人无地位,妈妈一直不如意,后来信了基督教才平复不少,妈妈一直希望女儿跟自己一条心,但是青柠从小就跟父亲关系好,经常母亲在电话里说父亲的种种不是时,她是不接受的,总觉得母亲不会做女人,总是要对方对自己好,总是不接受身旁这个男人的特质,总是按自己理想中的另一半去期望父亲,不得就发脾气,这样爸爸越推越远。受原声家庭的影响,青柠对婚姻并不向往,因为从小就不觉得家庭生活是甜蜜的,虽然很想有个呵护自己的另一半,但是总不能把握住一段关系。青柠是专科毕业,来北京后在一家旅游公司做出纳,性格不错,跟同事都相处不错,后来有机会跟原来的会计独立出来自己开自己的门店,青柠很精明,但也不是拜金女子,既然说找对象,就想找个北京人,毕竟自己是飘着的,为了找到北京人,她跟亲戚朋友四处借钱买了自己的房子,信用卡都刷爆了,不好好在收入是持续的,经过一段拮据的日子生活慢慢就好起来了,她如愿以偿的找到一个同岁的北京男孩子,身高1米8,大学本科毕业,家里有两套住房,独子。两人开始相处很好,一到周末就出去玩,也很多的甜蜜。两人都是奔着结婚去的,很快就谈到了结婚,这就涉及到生活方面的规划。青柠希望结婚后能有自己的独立空间,工作日可以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但是周末回到她的房子住,结果男士不同意。男孩是妈宝,平时都受老妈细心的照顾,感冒时老妈都是把药和水端到床头来。另一方面,父母经常吵,男生担心不看着他们两个就会经常吵架,而且周末很想陪着父母,哪里也不去,两个人勉强领了结婚证,婆家没有办婚礼宴请亲朋好友,青柠也不计较,四人只在办证的当晚在外面吃了顿饭,饭桌上婆婆给了青柠2万块钱的红包,说想买点啥就买点啥。之前青柠都是喊他们叔叔阿姨,现在改口叫爸妈,有点不好意思,声音有些小了。不成想男士回到家就大发脾气,说她叫爸妈的声音太小了,愤怒的摔了水杯,当时青柠正在泡脚,玻璃碴蹦到腿上,划了个大口子,流了好多血,大家马上奔向医院了。而青柠内心,只有凄苦,这个婚结的,有啥幸福可言么?后来从医院回到家,门上的大红喜字还是前天他俩贴上去的,现在看着很刺眼。青柠知道他也不是故意伤害他的,也就原谅他了。

不过当婚后的生活眼睁睁的呈现在她面前时,就完全是另外一种之前从没料想过得状态了。男士开始变得细碎起来,周末也不再出去完了,更别说出去吃饭,二人的空间完全没有。另外男士开始挑剔说回到家没有听见她叫父母啦,回家不陪父母看电视啦,临睡前没跟父母打招呼啦等等,开始,青柠还有耐心的跟他解释,再后来总这样就烦了,两人开始冷战,就是他父母一样,谁也不搭理谁,青柠受不了,跑回到自己的房子住,开始几次公婆都会给青柠打电话安慰她叫她回去,男士也会去接她,几次之后,男士不允许父母再给她打电话,1个月2个月也不来接她了,两人都存了离婚的意思。

其实男士也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他希望父母相处融洽,而不是经常吵闹冷战,可是他作为一个男孩子,并没有找到其他方式,只会自己生闷气,摔东西,甚至跟父母说如果他们再吵,他就跳楼,他家的日子在他的威胁中维持着表面上的宁静,实则长期的冷战,家里的气氛一直很压抑,他形成了内向阴郁的性格,长这么大只有几个朋友,而且都极少联系。虽然他是受害者,却也孝顺,想让父母和好,担心他们而不愿离开他们。

其实公婆倒没那么多事,还赞同他们搬出去,就不用照顾他们,落得省心。但是谁也说服不了他。

两人在两个房子里耗着,青柠的怨气横生,后悔婚结的仓促了。另外可能也是他们现在什么事都没有,所以才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计较,是不是等有了孩子两个人的生活重点就不一样了呢,虽然离婚也可以,但青柠实在不想自己刚结婚就变成二婚的。他包括她婆婆都说过,如果他们离婚,他很难在接受另外一个人了,青柠又觉得他可怜。也许生个孩子日子就好了吧,他要当个好爸爸,她要当个好妈妈,这些将会是生活的重点吧,估计她也不会嚷着回自己的房子住了。

第四位是秀荣,虽然是80年生人,但总把自己当小孩子,AB型的双鱼座,集天下矛盾、浪漫于一身。从小的梦想就是到北京,因为奶奶年轻时常住在北京的姐姐家,姐夫是老家人,后来因为做生意举家搬到北京。在那个年代,奶奶是最小的妹妹,姐姐就接奶奶到北京常住,也想把奶奶在北京找个人家嫁了,可是一直没有寻到好人家,一直到奶奶26岁了,家里人看到个不错的小伙子,就是爷爷,然后在大人的安排下两人就结婚了,倒也幸福,从没红过脸。秀荣小时候经常听奶奶说北京,说姐姐家距离听戏的地方很近,经常就拿着几毛钱踩着小脚就去听戏了,也经常坐电车去动物园,里面有各种动物,奶奶偶尔也会说“京城遍地是金钱,只看你会捡不会捡”。。。。每每听到这些,都加重一次秀荣的决心,长大后一定要去北京。

大学一毕业,哪里都不去,就到北京,家人很担心她,在秦皇岛不是很好么,为什么要去北京呢,她回答,就是当草,也要去北京,那里的草有人养护。那是去北京的还不多,家人很不理解。再后来到了北京,别人问她为啥来北京,秦皇岛不是很好么,她回答说北京有天安门。

秀荣大学学的设计,在亲戚的帮助下,进了一家IT公司,公司不错,其中有位工程师还是“两弹一勋”中的子女。做结构设计的是比他早一年到公司的北京帅哥,真的是帅哥,又高又帅,就是说话不利落,总带出北京的口头语,比如你丫的,你大爷的。开始两人互看不顺眼,熟悉了之后帅哥外出办事还总叫她去跟经理说一起去。不过帅哥说话常常会让秀荣恼火,作为新人又不会反击,面瓜一样的存在, 只会自己生闷气,即便周末2天不见面的时间中想到他还气鼓鼓的。不过周一他一跟他说话,她的情绪就烟消云散了。

一个周一的早上,做梦中,好像几个伙伴在玩,突然听到他叫她去上班。醒来就赶去公司,结果还是迟到了,进到办公室,帅哥拦住他笑着看着她说:睡醒了哈。这真惊到秀荣了,他咋知道呢。

帅哥是北京人,家就在公司附近,中午虽然公司管饭,他还是回家吃,兼午休。中午秀荣就跟另外一个同年去的同事一起吃,另外也是两人座位离得近,两人还经常换菜吃,就是正好把你不爱吃我爱吃的菜给我,我不爱吃的但你爱吃的菜给你。同样都是独自在北京的北漂,有次男生的师傅给他了2张电影票,2人一起去看的,多年后听去了美国的早已结婚生子的男生说当时看的是张艺谋拍的英雄,秀荣她完全不记得,更不记得他们曾经一起看过电影,只记得男生那时常跟她讲是他女朋友追他的,他的成绩在军校第一名,当然,他女朋友也是女生里的第一名。还说上学时自己很帅,结果上了班后总加班,头发都快掉光了,秀荣想着他真是臭美,那么在意几根头发。多年后秀荣才知道,男生其实也很在意自己容貌的。

帅哥不知道是清高还是腼腆,反正不怎么跟人说话,除了几个同是北京人的同事。帅哥常年穿黑色的衣服,后来换了件灰色的,秀荣说不好看,就再也没见他穿过。有次帅哥新剪了头发,秀荣说剪得不好看,帅哥红了脸说就在小区里随便剪的。帅哥跟秀荣关系近不近,远不远的,有次似乎不经意的说感觉秀荣跟那个小同事关系不错啊,秀荣说是还可以啊。

有次帅哥有点激动的跟秀荣说:我最喜欢跟你说话,感觉你就是蜡笔小新里的小新,而我就是小新妈。额,这是一种啥样的喜欢呢,真令人不解。还有次公司有货很着急,让帅哥去外包公司监督,帅哥照例叫秀荣去跟经理申请同去。那是个秋天,两个人站在那家外包公司的院中聊天,枫叶在由黄转红中,很美,高个的帅哥顺手就摘了一枝给秀荣。聊到秀荣说感觉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凭借的闪光点,帅哥说,老天对谁都是公平的,你看同事李莉很漂亮吧,但是满脸的疙瘩;你身材很好吧,但是个字不高。。。说到这帅哥脸就红了,其实帅哥给过秀荣不少鼓励的,虽然口头禅不少,但也有正能量。那是秀荣用的是一款诺基亚的小手机,帅哥拿去照着建模。给秀荣看渲染好的图片时,图片上的手机屏幕上写着“勿忘我”,这是帅哥发的信号么,但是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什么表示。

后来没多久,公司不景气,大裁人,秀荣虽然是亲戚安排进去的,但还是被裁掉了。临走,帅哥把她叫出来,在楼道里嘱咐她,可是她啥都没记得,只记得最后帅哥用玩笑的口吻说你们女孩子只管找大款就好了。

介绍秀荣去该公司的是一把手,后来跟军校毕业的帅哥说裁人力度很大,听说公司关键人物的人都开掉了,让秀荣好吃惊啊,跟同事一起回忆原来的那些人,没有感觉到谁有这么深的背景啊,到底是谁呢?北京的帅哥曾经对秀荣说过感觉她水很深。她完全不懂啥意思,到最后也没意识到自己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关键人物的人。

后来秀荣在原来同事的介绍下,认识了那位同事的老公的高中同学,其实秀荣目标很高的,一般人看不上,但是遇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一起7年的好朋友昌稳决定要离开北京去深圳创业去了,回想一下,当初我们两个人大学没有毕业就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北京闯...
    武小五的思考阅读 38评论 0 0
  • #幸福是需要修出来的~每天进步1%~幸福实修09班~03~穆蓉 20170818(1/30)09班 【幸福三朵玫瑰...
    幸福实修0903穆蓉阅读 18评论 0 0
  • 上一回 英雄联盟野史〔五〕 “所以,她发现什么了?”斗篷里低沉的声音传来。 “应该没有,但是可能有所发现。” “你...
    初心丶阅读 190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