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想你

1

小张一下飞机,就在咖啡店遇见了柠子。

当他的目光不小心接触到她漆黑如墨的眸子时,他恍惚感觉到自己的胸腔里有一团东西在极速上升,但在猛烈的冲击过程中,它被直直地卡在了嗓子眼。随着一股气流涌来,它又像灌了水的海绵沉沉下落,然后铅一般压在了他的胸口上。

他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在飞机上,小张就想象了上千种与柠子相遇的可能方式,却没想到命运是如此的迫不及待,迫不及待到他一回国就安排他碰见自己想见却最不敢见的人。大概生活已经习惯了用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手段,来赐予人们无限的馈赠。

他和柠子第一次正式见面就是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店,结果这一次,他们还是在咖啡店毫无头绪的偶遇。

他们俩面对面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店内正播放着王菲陈奕迅的《因为爱情》,CD里流淌而出的清新干脆的音色,伴着不太明显的忧伤,在他们的空气之间缓缓地荡漾。

“因为爱情,在那个地方,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人来人往。再唱不出那样的歌曲,听到都会红着脸躲避,虽然会经常忘了我依然爱着你——”

歌词里唱的的不就是他们两人的故事吗?当年的大学狂欢会上,他和柠子以一首《因为爱情》默契登场,默契收尾。那时的他们,多开心啊,什么隔阂,什么尴尬,一概没有。而如今,千回百转,原地或许还等着那个以前的她,一切却早已是今非昔比。

小张局促地坐在柔软的皮质沙椅上,一面回忆着过去的细节,一面纠结自己该不该开口问问柠子的近况。他很清楚,在这种场合,一旦话不投机,半句就足够累赘了。

滴答。滴答。滴答。秒针踩着单调的节奏,不遗余力地挑拨着蠢蠢欲动的沉默。

“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是柠子最先打破了这份尴尬。

“就在今天。”小张挪了挪有些发麻的身体,试图掩饰内心的紧张,“早上下的飞机。”

“那你还打算走吗?”柠子握着弥散出金属色泽的勺子,以三百六十度画圈的架势,在深褐色的液体里荡来荡去。

小张稍作迟疑,然后摇摇头说:“不——,不打算走了。”

“是该趁早安定下来了。”柠子依然手持汤勺,漫不经心地搅动着咖啡,眼睛却定定地望着别处。

小张飘忽的目光在空中转了几圈,终于停在了柠子的脸上。此时的阳光正好透过薄雾,倾斜着打在透明的玻璃上,把她的脸映衬得白里透红。三年了,时间几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印记。依旧是披肩长发。依旧是休闲运动装。依旧没有浓妆艳抹。只是不知道她云淡风轻的背后,是否也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我去趟洗手间。你麻烦帮我看着包。”柠子忽然站起来,同时一抹笑意浮上了她的唇际。而他简直无法从那一闪而过的微笑里读出半点芥蒂。

随着柠子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小张紧绷着的肌肉刹那间像一堆松弛的肥油瘫倒在了椅子上,变得毫无知觉。他的思绪也仿佛被一团毛线横七竖八地缠住了,怎么扯也扯不开。

小张整了整衣领,然后把脸凑到了咖啡杯前。在浓黑的液体里,他瞥见了自己扭曲的面孔,而在那张面孔之间,残存的余热还在断断续续地往上延伸。循着螺旋状的轨迹,它们俏皮地在空气中跳跃,温柔地于他眼睛里弥漫。

滴答、滴答、滴答……

一切仿佛都在归于空寂,唯有墙上的钟表挂着一副青面獠牙的冷面孔,以这种程序化了的钟声,为他极速跳动的左心房疯狂地伴奏。

2

城市的夜晚并不安静。马路上滴滴叭叭的汽车鸣笛,大型商场彻夜不休的狂欢,不远处建筑施工的噪音,合力反抗着静若止水的夜空。时不时,隔壁还传来“吧嗒吧嗒”的声音,那是挂在栏杆上的衣架被风吹动后,与玻璃相撞发出的响动。

小张双手抵着下巴坐在写字桌前,若有所思地望着桌上掀了盖子的墨水瓶。窗户开着,深冬夜晚的风借机涌进来,如尖锐的沙砾扑扑甩在他的脸上,他却仍感觉到自己的脸灼人一般的烫。

下午他与柠子喝完咖啡,就径直回了家。掏钥匙的时候,一张小小的纸条从他的羽绒服口袋里掉了出来。隔着一人高的距离,柠子端正如昔的字迹赫然在他眼中飞扬。这张飞入他衣袋的神秘纸条,只用寥寥几行字,就写尽了他的烦恼。

他刚闭上眼睛,柠子说话时的微笑又清晰地显现出来,而她含笑的眼眸里分明藏着深邃的无以言表的忧伤。

柠子是他的大学同学,也是他的初恋女友。相处的两年多年时间里,他用快节奏社会特有的理想主义的方式,向柠子诠释了大学校园里最美的告白。在深夜的咖啡店里,他们甚至将未来规划得有模有样。然而毕业那年,他父母为了送他去美国进修学位,命他立即与柠子断绝恋爱关系。奈何父母之命难以违抗,他不得不狠心将一封分手信交到了柠子的手上。还没有等到柠子的任何回复,他就匆匆离开了这座城市。三年多来,相隔异地的两人始终没有联络,而他此前对她许下的所有纸上谈兵的承诺,一律在瞬息万变的现实面前幻灭成空。

此次回国,他最害怕的就是直面柠子,他也知道自己被迫作出的选择对柠子的伤害有多大。三年,一千多个昼夜轮回,六万多圈时针运转,长得足够淡化生活给予一个人的创伤,殊不知悲伤经过日复一日的温习,也足够压垮一个原本坚强的人。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以为柠子是很恨他的。

风吹得更猛了,远处偶尔有盆景从阳台上摔落。他终于感到有些凉意了,便起身将窗户合上了。他顺手把纸条从墨水瓶下抽出来,摆在了桌子的中央。明晃晃的吊灯下,几行晶蓝色水笔写成的小字清晰明了。

小张:
      想不到第一次见面会这么尴尬。三年多了,我一直不敢写信问你,在美国过得好不好,怕影响你的学业,也怕惹你不快。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我还是想你。还记得《因为爱情》吧,其实感情不会轻易悲伤,所有的一切都将是幸福的模样。
                                                       柠子

他一遍一遍抚摸着这张苍白的纸条,一遍一遍默念着纸上的字句,一遍一遍审视着自己的灵魂。就在这静谧的夜空下,他的心底柔软地荡起一池的忧伤。

轻轻地,他嘴边不自觉哼起了熟悉的旋律。

3

风似乎停止了,夜好像更静了,思念的潮水涨起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