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8.7觉察记录

昨天晚上可乐说要玩桌游,我和爸爸都准备好的时候邻居的弟弟回来了(外出几天旅游),两个娃小别胜新婚马上黏在一起玩,弟弟邀请可乐到他们家,玩到快十一点才回家。

回来后可乐说:可以玩桌游了。

我和爸爸吃鲸地双双确认过眼神一致拒绝,这个点要上床睡了。可乐开始闹,哼哼唧唧要玩,爸爸和他谈无果,我和他谈还是执意一定要玩,说着闹着开始流眼泪,重复着为什么不能玩,为什么不能玩……

我最厌烦就是听到他重复地问“为什么不可以”,这些时候准会被带节奏,明明告诉你为什么了呀,我也真的很认真地回答他为什么不可以,回答三次我就不耐烦了,是听不懂中文吗!

我再三安慰提方案可乐还是很倔一定要玩桌游。

我感觉心里开始堵,火气要上升了,便去浴室先刷牙缓缓气。

刷牙的时候感觉气就在胸口,一呼一吸之间慢慢释放刚刚的那种特别不被理解的感觉,对!每当可乐这样完全不考虑环境时间等因素执意做某事的时候,我安奈着烦躁去好好聊,心里其实抱着他会理解我的难处这样的心态,所以一旦怎么说他还是倔强执拗,一意孤行我就容易爆。(发现自己一个爆点)

这种感觉和之前写的童年的一段经历相通了:当时我大概二年级,爸妈答应我下班后去城里商场逛街,下班后因为太累而取消活动,我非常失望把自己关在房间,爸爸怎样哄都不出来,最后爸爸耐心被我磨到负值而暴怒,打了我。

我当时感到委屈和不被理解,高期待落空的失望。只是这次我想到换位体验,我是当年爸爸的角色,感受到爸爸当时的难。可乐一再执拗不让步,我感到绝望和不被理解,也许爸爸也是,当时的我也很倔,完全不能理解爸妈忙活一天的疲惫。

就这样边刷牙情绪调整了一大半,我清楚这情绪的来源感觉可以管理了,接下来想怎样的方式把房间哭闹烦躁的基调轮换掉。

步入卧室我还是没头绪,我坐在可乐旁边随便聊了几句,突然想到最近他的一句口头禅“哦你嘎”,我不记得怎样发音便问他是不是“哦屎卡”?他没忍住笑了,我假装糊涂说:不是“哦屎卡”吗?那是不是“噢啤卡”?可乐又忍不住笑。

我趁机把他抱在怀里,说:啊,我知道了,是“哦茄茄”(粤语发音是大便的意思)。可乐笑得停不下来,我继续说:那弟弟出生了会不会这样和你说“哥哥,我“哦茄茄”(哥哥,我要大便)。

一通胡言乱语可乐从情绪里慢慢出来了,气氛轻松起来,虽然嘴里还会时不时嚷嚷今晚没玩桌游。关灯前他提出玩甩被子,这个小游戏比桌游省时间太多了,我们甩了五分钟满足地边聊边睡。

其实在可乐一直闹脾气时我一度徘徊在爆与不爆之间,若直接用妈妈的权力和威严把他压住,大吼几声命令停止这样无休止的“无理取闹”,目前还管用。

这几年的学习让我明白这种方式于我而言简单舒服可以发泄情绪,可绝对不是长久之道,随儿子长大,会越来越不管用,他随时可以走开,或者升级对抗闹得更凶或者离家出走也不是难事。

以此为考虑,最后我选择停一停,调整自己理智思考一些策略。

就在刚刚,又是重复这种“无理取闹”的情形,可乐一直进行各种破坏行为,捣乱家里的东西。我心里又有差不多的感受,这次选择爆的欲望减少了,我直接用行动阻止过分的捣乱,坐下来尽量平和地聊了几句,原来他心里难过,外婆刚刚很凶地和他说这不可以,那不可以,他不开心。(刚刚外婆确实很凶)

我进行了两边的解读,他好像舒坦一点了,也还是会有点捣乱,我再次表达他这样我会担心,午睡没办法安心睡,再过了一会儿又好些了,和表弟玩了起来,我也安心地午睡了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