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告别>读书笔记

生的愉悦和死得坦然都将成为生命圆满的标志

如果我明天死去,我也已经度过了愉快的一生。我能做的事都做了,想做的事都做了--harry truman 哈里杜鲁门

我们的生命天生互相依赖,受制于远远超出我们自身控制力的力量和情形

田园牧歌式的老年生活

医疗务件延长了人的寿命

居家养老

老年人并不多见,传统,知识,历史的维护者,权威 尊重和服从

有财产,养老者得馈赠 经济庇护

独立自助生活

对独立的自我崇拜 美国

家是唯一让她有安全感,可以掌控自己生活的地方

生命衰老

遗传对于长寿的影响小的惊人

损耗模式的作用比我们了解的大,人类衰退的方式同所有复杂系统的衰退方式一致,是随机的,逐渐的。工程师们早就认识到,简单的设备一般不老化,它们可靠地运行,直到某个关键的部件出了问题,然后整个设备瞬间报废。

疗养院

八大日常生活活动

如厕,进食,穿衣,洗浴,整容,下床,离开座椅,行走

八大日常生活独立活动

自行购物,做饭,清理房间,洗衣服,服药,打电话,独自旅行,处理财务

老了对生活的要求

不仅仅是安全

如何使生活存在价值

一扇能锁上的门

也需要生活共同体,与周围人互相关心的关系

玩乐的孩子,社群

决定老年人住哪里的是儿女

辅助生活机构不是为老年人修建的,而是为他们的子女修建的,有吸引和完成销售的“视觉内容”

而老年人希望的是把生活的方方面面 朋友,一项惯例,一些他喜欢做的事情组合好,他们关心的是生活内容

需要克服的是

厌倦感

孤独感

无助感

需求的是心灵的滋养,而不目是修复健康

帮助独立状态的人们维持存在的价值

老年医学

医生的工作是维护病人的生命质量

尽可能够除疾病的困扰

维持足够的活力及能力去积极生活

高龄人并不惧怕死亡

衰老是一系列的丧失 丧失听力 记忆力 失去最好的朋友 固有的生活方式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

在成年早期,人们追求成长和自我实现的人生,成长要求向外开放,我们寻求新的经验,更广泛的社会联系,以及在世界留下足迹的方式

在成年后半期,人们优先需求显著改变,大多数人削减了追求成就和社会关系的时间及努力,他们缩小了活动范围。

年纪大了以后,人们交往的人减少,交往对象主要是家人和老朋友,把注意力放在存在上,而不是放在做事上。关注当下,而不是未来。

我们从在意实现。拥有和得到转而懂得欣赏日常生活的愉快和亲密关系。老年的平静和智慧是在时间历程中实现的

如果马斯洛的需求层次是正确的,就和缩小生活范围与人们追求最大限度的自我实现就是背道而驰的

卡斯滕森的假设(社会情绪选择理论)

我们如何使用时间可能取决于我们觉得自己还有多少时间

随着你的视野收缩,当你开始觉得未来是有限的,不确定的时候,你的关注点开始转向此时此地,放在了日常生活的愉悦和最亲近的人身上

死亡的威胁会让我们对欲望重新排序

生命的价值感

约西亚。罗伊斯 《忠诚的哲学》

为什么仅仅存在,仅仅有住,有吃,安全的活着,对于我们是空洞而无意义的?我们还需要什么才会觉得生命有价值?

他认为的答案

我们都追求一个超出我们自身的理由。对他来说,这是人类的一种内在需求。这个现由可大(家庭,国家,原则)可小(一项建筑工程,照顾一个宠物)。重要的是,在给这个理由赋予价值,将期视为值得火之牺牲之物的同时,我们赋予自己的生命以意义

自主或者自由

罗纳德德沃金

自主的价值在于它所产生的责任:自主使得我们每个人负责根据某种连贯的独特的个性感,信念感和兴趣,塑造自己的生活。

它允许我们过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被生活所驱使,这样,我们每个人都能够在权利框架允许的范围内,成为他塑造的那个自己

我们所要求的就是可以做我们自己人生故事的作者

我们终于迈向一个时代,不是以安全的名义限制人们的选择,而是以过有价值生活的名义扩大选择的范围

放手生命

在美国,25%的医疗保险费用花在5%生命处于最后一年的病人身上,其中大部分钱用在最后几个月没有任何明显作用的治疗上

善终服务

只有不去努力活得更长,才能够活得更长

帮助人们应对各种汹涌而来的焦虑:死亡,痛苦,对所爱的人们,对资金的焦虑

接受个人的必死性,清楚了解医学的局限性和可能性,这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种顿悟

勇气:最好的告别

与经济发展相适应,一个国家的医疗发展会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国家极度贫困,因为得不到专业诊断和治疗,大多数人在家中亡故。

第二个阶段,随着国家经济发展,人民收入水平提高,更多的资源使得医疗得到更广泛的提供,患病的时候,人们求助于卫生保健系统。在生命行将结束的时候,他们往往在医院逝世,而不是在家中终了。

第三个阶段,国家的收入攀升到最高的水平,即便罹患疾病,人们也有能力关心生命质量,居家离世的比例又增加了。

理论上讲,一个人应该以事实为基础,通过分析作出关于生死问题的决定。但是,事实中间包含着漏洞和不确定性。这种肿瘤很罕见,没法作出明确的预测。要做选择的话需要填充信息的空白,而我父亲只能用恐惧去填充。他既害怕肿瘤及其给他造成的后果,也害怕医生提出的解决办法。

好的医生方式:真诚,努力理解病人最担心的是什么,可以让人信任

三种医患关系

家长型

确保病人接受我们认为对他最好的治疗。我们有知识和经验,负责作出关键的抉择。如果有一粒红色药片和一粒蓝色药片,我们会告诉你: “吃红色药片,这对你好。”我们可能会给你讲讲蓝色药片,但是,我们也可能不讲。我们告诉你我们认为你需要知道的东西。这是一种祭司型的、“医 生最明白”的模式,

虽然经常遭到谴责,但目前仍然是普遍的医患交往模式,尤其对于易受伤害的病人——虚弱的、贫穷的、老年的,以及所有容易听从指令的人。

资讯型

告诉患者事实和数据,其他一切由患者来裁决“这是红色药片的作用,这是蓝色药片的作用,”我们会说“你想要哪一个?‘这是一种零售型关系。医生是技术专家,病人是消费者。医生的工作是提供最新知识和技术,病人的任务是作出决定。

在选项清楚,得失明确,人们偏好确切的情况下,你会得到检查,药片,手术以及你想要并接受的风险,你拥有完全的自主

解释型

我们既想了解信息,又需要掌控和裁决权,同时我们也需要指导。医生的角色是帮助病人确定他们想要什么,解释型医生会询问:“对你来说,什么最重要?你有些什么担心?”了解到答案以后,他们会向你介绍红色药片和蓝色药片,并告诉你哪一种最能够帮助你实现优先目标

“共同决策模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