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健回家5

/隙均

        8月15号早上,吃完早饭,阿离的父亲用一辆老式的自行车载着她去村口的小车站等车,以前父亲常用这辆自行车载着自家酿的米酒,把它卖给镇上的几家饭店和几个喜欢泡酒的人家;现在因为腿脚不太方便骑不了远路和名牌白酒的兴起,已经不再酿酒,这辆自行车也就差不多荒废了;记得以前阿离六、七岁时,父亲每当卖完酒回来,时不时会带一些吃的回来,比如橙子、面包、糖果条,印象中最深刻最多的就是橙子,它的颜色已经深深烙印在阿离的脑海中;那时阿离因为看到其他小孩在院门口,在路上玩玩具车,非常羡慕,每次她父亲外出卖酒时,总是要跟父亲说“爸爸,爸爸,我要一个玩具车,回来的时候可以买吗?”,她父亲每次都只是口头说好,回来时都没买;阿离每次都是失望的看着她父亲,久了,随着年岁的增长,慢慢长大,阿离知道家里不容易,也就不再缠着父亲要玩具车了,还常常跟弟弟妹妹们说“你们不能跟父亲母亲讨零花钱,父亲母亲挣钱不容易。”;阿离的童年没什么玩具,很小就跟着家人在田地上玩土了。

        父亲把自行车暂时停放在村口售票停车场处,跟售票员打了声招呼后,跟阿离一起坐在村口的老榕树下,望着左手边的来车,不一会售票员提醒车已经来了,阿离也看到去往县里的客车,招了招手;客车打了转向,靠边停下后,阿离的父亲走在前头,上了车,跟司机说“去县里,两个人。”,付了两个车位的钱,和阿离坐在比较靠后的座位。

        经过一个半钟的车程,她和父亲到了校门口,下车时,已经有许多家长和学生在那候着。

        这是阿离第一次来县城,新鲜感就像春天水田里刚翻的泥土气息,和兴奋与希望一起充实着她的双眼和内心。与父亲一起拿着从家里带过来的行李,走上校门口的楼梯,校门有些老旧,两旁种着绿植,这所学校以前是个革命基地,学校办学也有些历史,整个学校依山而建;经过校门,通过志愿者的帮助,一直往前沿着楼梯和平地走,再右转直行就到设置报名入学处的综合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