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考研(1)——持续连载

昨天,教室的阿姨告诉我们,北三的教师要被锁上,暑假不开放。

我早上就喊上了室友,准备去学校占座位,本来以为还有座位的,但是实际上却出乎我的意料,几乎所有的座位都被占了,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座位非常困难。

我确实比较急了,也有点心里抱怨室友的想法,觉得我们现在座位不定,复习难以入定,比较影响学习效果。

早上,我们看没有找到座位,就去吃了早饭,然后准备回去看看怎么办,最后我们现在封锁的教室里为秋期先占一个座位,然后再去暑假开放的楼里,做一个已经被别人占过的座位。

我对室友有意见,我觉得室友不聪明,因为室友做什么都没有经过个人的深入思考,利用的一种简单的思维模式。

我学的是计算机专业,跨考的,我六月份就已经开始复习了,数学用的时间不多,都把时间花在专业课上了,由于早期我一直不知道自己要考到那个学校,所以我一直都举棋不定,很多时间我都在为我要往那个学校考而发呆,我没有目标,所以我就没有紧迫感,很多时间,我都在思考自己要往那里去?

不断在本校,清华,等其他学校之间不断的跳跃,这种行为,让我很是困扰,有人说,你先学不就行了,到时候考试了你再选学校,我从来都不是这种人,我所要做的就是,先谋后事,有一个炒股的人签名说到,先谋后事者昌,先事后谋者亡。

如果做什么,我们都是到跟前了才着急,我们就永远不会成功,就好像我们今天去找座位,实际上我们早就应该花时间去找座位了,当我们想找的时候,却发现都已经被别人占过了,这算什么,

学生们学习的劲头真是让我感到吃惊,他们这种劲头让我感到害怕,我知道,如果说你如果考不上,很简单的道理,你不配,

如果想要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你就必须让自己能够配的上她,而我发现,想要赢,你拿什么和别人斗。

我室友还打游戏,其实我也比较烦打游戏的,因为我觉得打游戏的人都有点不务正业,至少我认为她们的生活状态和我是不一样的,因为我觉得生活对我而言,如果说以前我没有感受到压力,那是因为是我父亲为我承担了一切,而现在,我想要尽快成长起来,让自己去为家里承担。

过两天,我妈要到zz看病,其实从根本上讲,我的所有压力都是我妈给的,我妈讲,我们家穷,我妈讲,别人如何富有,我妈讲,自己多么被被人看不起,等等这些,理论上讲,都给我们这个家带来压力,我妈身体也不好。

每一年,自己的身体都有点新病出来,如果没有病,就是非常稀奇的事情,就因为这个生病这个事情,我们家财务基本上都要被锁定,死锁,现金流流转不懂,看来生的病还不是小病,我妈现在病能够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完全就是因为自己造成的,而不是别人造人的。

我家的经济都是我妈控制着,但是自己早期膝盖不损伤,没有看,说是我爸如何如何,知乎上有人说,穷人是最不值得同情的,我觉得也是如此,当然有人会反驳,但是反驳有什么用,穷人总是说,别人的财富都是不义之财,所以自己一直都很穷,好像自己是好人一样,但是穷人之所以穷,就是因为自己付出的不够,以及自己不够聪明罢了。

nozuono die,这句话对我也同样受用。


值得庆幸的是,我今天下午用了很长的时间,终于找到了了目标院校,这个问题从此以后就不会再困扰我了。

晚上给我爸打了三十分钟的电话,给我爷打了8分钟的电话,本来想给我妈打电话的,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我妈这种人,有人说我妈可怜,我觉得也是,但是如果你说她值得同情,我却毫无怜悯。

别人都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去评价他人,但是当自己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却忘记了自己曾经就是哪个道德上帝,谁也没有给予某人伤害别人的权利,即使这个人是他人的母亲,即使这个人是他人的妻子,即使这个人再可怜,即使这个人身世不佳,但是也从来不是拿来伤害他人的理由。

包括用伦理以及道德来强制他人承受痛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