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選擇

96
小魯
2017.05.18 00:33* 字数 1645

無意間在今天晚上看到了駭客任務,重新了解一次屬於它的世界觀,雖然有很多解釋,都很有道理

但節錄其中最喜歡的幾段話
" 在貫串三集的,尼歐與祭司的對話中,她不斷開示他「真正的重點不是哪個選擇才對,而是選擇背後的理由」。知道自己為何而戰,比如何去戰、勝敗與否更重要。認清自己存在的目的、想達成什麼,也比自己是誰、有何宿命重要。我們總是直覺先行,很多時候你我面對問題早已做好了決定,真正該做的是釐清「為何」,因為比起世界,我們更需要認識自己。"

選擇只是一種幻覺
Morpheus: “Everything begins with choice.”
Frenchman: “No. Wrong.”
“ Choice is an illusion created between those with power and those without.” “Our only hope, our only peace, is to understand it, to understand the'why.'”

莫斐斯:「所有的事情都是由選擇開始。」
法國佬:「不。錯了。」
「選擇只是一種幻覺,它只是由有力量的人創造出來給沒有力量的人的幻覺。」「我們唯一的希望,我們唯一的平靜,是去了解,了解『為什麼(做了這個選擇)。』」

而選擇和信念有關;信念和引導有關。你要追求真正能做選擇的地方。
-----------------------------------------------------------------------------------------------
然後我就在想關於自己的選擇這件事,自言自語一件一件來(火星任務口頭禪)。

醫學系再三個禮拜就要畢業了,這七年來我們把自己浸淫在醫學的詞彙中,漸漸擁有醫學的思考邏輯,活在這個醫學倫理鋼骨的身體裡,我們在醫學系可能的出路裡選擇要留在中心還是開業、要待在臨床還是研究、要留在自己的家鄉還是出國、然後是想要選什麼樣的專科甚至想當怎麼樣的醫生。選擇很多,又包含生活品質與收入興趣的拉扯,申請到R心裡才會稍微停止惶惑。可是這麼多的前提,竟然還是讓醫學這片燦爛的星空黯淡了一點。如果考慮到全力以赴和負責認真程度,這樣真的有點自以為是...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歡醫學的知識,以及能夠發揮所長,實際應用。

念醫學系的途中,去合唱練琴甚至拉了一點點大提、關注太陽花運動同運、愛病理解剖以及一般的生物學實驗、好像也會萌生對法律、物理數學歷史等過去高中科目的興趣。恐怕那些無法忽略的可能性一直散發著吸引力。個個有興趣全部不專精,也很無奈。
丹·米爾曼的蘇格拉底說:了解自己是一輩子的功課。(可是很多時候寫出這種因為重要常聽變成的無聊罐頭話,自己都看不下去感覺很迂腐)
隨著經驗累積、經歷討厭與被討厭,越來越覺察自己的特質--如果特質的解釋是稍微與眾不同的光芒,是我對方法,答案的執著,和寬容。總覺得都是親愛的爸爸留下的痕跡。竟在這些追求的過程中,自己能夠獨處並且滿足,可以分辨出真正的快樂! 牛皮、日光燈管的製造過程和原理等等,狗或馬的品種分辨等等,近代物理的應用等等(這都需要好的理解力和堅強的毅力恆心,人格養成裡還有什麼比這匱乏),但這些如果都能透徹了解將是多令人嚮往的事!

對一成不變很不耐煩而且迫切需要同義詞阿誇飾阿擬人阿譬喻

只是在想說,自己需不需要用人生對醫學這個選擇負責,因為貌似無法一心多用;還是能再退回來一點點,把醫學當成選擇之一,它在我的心目中又可以和法律、物理、數學等一樣深邃,富有吸引力,我還是可以繼續仰望讓自己的星空燦爛。高中念書念到一半赫然發現,分明理組人才是浪漫的,文組人冷靜分析又精明,現在更是。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有時候需要無知當做基底吧,現在的我們跟過去比好像被剝奪了很多,很想念地球其實是平的海水會像瀑布那樣傾泄、還有神祈是晴雨醫藥守護者的開天闢地傳說。雖然按照古今未來的對照,估計我就算是古人也想像不出那種美麗故事。過去的詩歌藝術特別興盛,現今偏向科技與經濟當道;最近覺得文與理的分野越來越模糊,充斥濃濃的工業極簡風。過去厭惡法律跟經濟的理由,是覺得根本沒有學習的必要,因為這種人造的科目論真理比不上數物,和文學音樂藝術比永恆美感更談不上,完全是實用性質,只是等著被淘汰。不知怎麼現在竟然覺得有點有趣,該不是墮落了吧。不過,當醫學真的退了一步,不再繼續箝制我的人生,他似又有趣了,也變得更重要。

駭客任務說,其實早在選擇出現之前你就決定好了,所以根本不存在選擇這件事。能不能不要被誤導,提醒自己其實全只是水到渠成的事。孓然一身在無邊無際和膝及高的草原,涼風息息與黑夜交融,你正抬頭凝視,並沒有特別要往哪裏去。


#同義詞讓自己不無聊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