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直男决定去做同志主播

1字数 5234阅读 446

很多主播一个劲儿地想红,红了就有老路这样的人找上门,他们这么拼,恐怕这才是做这一行最好的归宿。

— 全民故事计划的第357个故事 —

在老路给余航连发半个月的私信后,余航决定答应他的见面请求。

老路是余航直播间最大方的金主,只要余航一打开直播,一定会收到老路的四件套——跑车、城堡、直升机和豪华游轮。

礼物虽然是虚拟的,但是主播可以凭此向平台兑换几千元的现金。在送完四件套后,余航直播间的人气会被平台置顶,直窜红人榜,这意味着会涌进更多的观众,从而能赚到更多的礼物。

余航在直播间和老路视频过一次,老路没有露脸,从音色可以判断。年龄大概四十岁左右,并不是他资料上写的“25岁”。

老路的ID财富等级是20级,发出的消息带着尊贵而奢侈的亮紫色,这说明他向平台主播贡献了至少十万以上的礼物,而余航正是这些被他“宠幸”过的主播之一。

27岁的余航,天生一张网红脸,浓密英眉,挺拔鼻梁,从上学起,身边就有很多女生围绕着,这让班级里其他男生特别嫉妒。

他谈过一个女朋友,叫夏莹,是做兼职时认识的,两个人扮演一对情侣,给一家服装店拍平面广告。很快,他和夏莹坠入爱河,像很多年轻气盛的愣头青一样,他们俩辞了工作,往模特演艺圈一头猛扎。

但是在模特演艺圈子里,单靠脸蛋其实并不好混,没有过多的工作经验,只有不停地撞南墙。

两个人很快捉襟见肘,面对即将付不掉的房租,夏莹出去找了一份客服的工作,有时候朝九晚五,有时候从晚八点上到凌晨。而余航生性懒惰,只想变红赚大钱,他决定瞒着夏莹去同志平台做主播。

余航并不是同志。对于同志圈子,他说不上熟悉还是陌生。上大学时,余航被几个男生追求过,他知道这个圈子没什么东西比颜值更重要。

所以,在同志交友软件上开个直播账号,聊聊天,吹吹牛,靠这张脸少不了一天赚个四五百的,总比日夜摸索的打工强。

开通直播间后,余航连续几天收到几百块礼物,直到老路偶然进了直播间。

刚开始,老路并没有送礼物,而是默默潜水。余航看到老路来了好几天,都没什么大动作,直到那天,一条闪耀着亮眼光芒的紫色昵称闯了进来,余航主动摆出充满阳光而又青春感的笑容,对着话筒说道:“哥,你又来了。你等级那么高,都不送我礼物哎。”

说完一分钟不到,老路的四件套立马发出,直播间被送上红人区,观看人数从一千多变成一万多。余航被吓到了,这些礼物等于他开直播以来收到的所有礼物的总和。

那一瞬间,余航心里想,他一定要留住老路。

自从余航辞职后,夏莹的脾气渐渐变得反复无常。

余航买直播器材花了几千元,被夏莹数落了好几天,批评他乱花钱,能歌善舞的主播那么多,凭什么别人要给无才无艺的你送礼物。余航只好沉默,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其实他也可以收到礼物。

短短一个月,老路就给余航送了至少两万的礼物,加上其他人,余航赚了三万多,在新人中算是凤毛麟角。

为了避嫌,余航每次只给夏莹四千块,勉勉强强让这份感情保持以往的温度。这四千块钱,是他俩的房租,其他的钱余航会偷偷存起来。

和老路私下见面的那天,他们约在静安寺一家寿司店。就因为余航曾经在直播里说了一句爱吃日料,老路翻遍了上海的好几个美食网站,才选定这家。

见到老路,他有微微隆起的啤酒肚,头发也快掉没了,穿着毫不讲究的格子衫、牛仔裤和阿迪达斯运动鞋,很典型的程序员风格。

余航坐下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在他的生活里,从来没有跟年龄这么大、打扮这么土的陌生人吃过饭。他在心底,甚至觉得眼前这个人很恶心。但是为了钱,他只能把这次约会当成是维护客户关系,依然笑脸相迎。

老路是个商人,打开话匣子后滔滔不绝,余航干脆不插话,就听着他讲。老路聊到自己的公司,余航眼睛瞬间就亮了,财富级达到20级的老路果然不同凡响,他刷出去的那些礼物对他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

吃完饭,老路说要带余航去同志酒吧玩。余航不想去这种地方,随口编了个理由说自己今天生日,要回去跟父母过。

回到家,夏莹上晚班去了,他照例打开摄像头,开始直播。不一会儿,奢靡的紫色光线闯进来,老路发了一个生日蛋糕,这是平台价钱最高的礼物,需要充值人民币7千块左右。

一时涌进很多小粉丝,直播间很快就炸了。评论区有人说主播好帅啊,有人说生日快乐,余航仔细盯着一条条评论,想看看老路说了什么,结果没看到他有发评论。

最后,余航拿起手机,给老路发了一条微信表示感谢,老路回复说:不客气。

做同志主播的生活渐渐有了规律,夏莹上晚班,余航就去直播;夏莹上白班,他就去跟老路吃饭。

每次老路请余航吃完饭,总会给他发几百块的红包,说是让他打车回家,有时还会送余航一些电子产品和衣服鞋子。为了不让夏莹知道,余航只能把这些东西放在朋友家,然后挂在闲鱼上卖掉。

有一次吃完饭,老路问他做直播辛不辛苦,余航说习惯了就还好。老路沉默了一会儿,含蓄地说,其实你可以不做主播的,来我家住,什么都不用做,让我来帮助你。

余航刚开始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后来明白了,老路是想包养他。

接触同志群体多了,余航知道圈子里有很多这样的关系,一方出钱,另一方只需要贡献自己。但是余航不同。或者说他不是。

他仓促起身,说了句“抱歉“就走了。余航接受不了这种关系,如果夏莹知道这件事,肯定要跟他分手。

老路吃了闭门羹,这之后再没有联系余航,也没有进他的直播间。因为缺少大件礼物撑场,余航的热度瞬间下降,每天只能收到星星点点几个小礼物,不过一百来块,逼得余航不停卖萌吆喝:给主播送城堡,可以加主播微信哦。但是效果奇差,这个在线厮杀的舞台,打榜全靠金主,而金主难求。

有一阵子,同志圈突然火了另一款直播软件,跟余航入驻的平台不同,那个软件的服务器设置在国外。软件上的主播大多都是“黄播“,只要刷礼物,就能指挥主播脱衣服,甚至做更多事情。

很快,这家风靡一时的小软件被依法取缔。这件事给了余航启发,是不是必须露肉加上说黄段子才能有更多的人看。

余航开始在直播中穿插一些细节非常详细的黄段子,有些忠粉评论说余航变庸俗了,取关了他,同时也有更多的人关注他。

该平台严厉禁止主播低俗化色情化,余航只能偷偷地漏点,比如只穿一条内裤,故意展示隆起的部分;偶尔俯身低头,这样胸肌会恰好呈现出来。

余航的账号遭到封禁三天 | 作者供图  

余航的热度开始上升,隔三差五就能收到城堡和直升机。每当窜到红人区,他就会收敛自己的行为,等排名掉下来,又开始玩这种躲猫猫的游戏。

但是好景不长,余航的小心思终究难逃监管员的法眼,平台向余航做出处罚:账号封禁三天。

做直播这么久以来,余航认识了圈子里很多所谓的朋友,只要粉丝送给他的礼物超过2千,他就把微信小号私发给他们。

有一次余航在微信上和一个交往不浅的人说起老路,那个人直接骂他傻,很多主播一个劲儿地想红,红了就有老路这样的人找上门,他们这么拼,恐怕这才是做这一行最好的归宿吧。

听那个人说完,余航决定找老路,说请他吃饭。老路在电话里故作惊讶,说好久没登陆小软件了,最近总是出差。余航心里清楚,这是老路的托词,他的头像左上角总是有个表示在线的绿色圆点,ID下方也不断刷新登陆时间。

那天正好是周五,老路很早就下班了,两个人在建国西路一家法式餐厅吃饭,老路抢着买单。随后,老路提议去交大附近的酒吧玩一玩,余航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酒吧昏暗迷乱,几束彩光追着喧嚣的音乐窜来窜去,舞台上有四五个光着上身的肌肉壮汉,每做一个低身扭动臀部的动作,舞池中就会发出一阵呐喊。

老路轻车熟路,牵着余航跃入其中。接着,老路踩着乐点跳起舞来,余航手足无措,呆呆地静止站立着,时不时有人摸他的臀部。没到五分钟,余航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嘈杂的环境,跟老路说了一声,就溜出去了。

老路跳了十来分钟,出来找他,说天晚了,要不要去他家休息。余航犹豫了一会,今天夏莹白班,这会应该在家等他。但是他不想扫老路的兴头,就答应了。

事情按照老路的计划,一步步顺理成章。余航第一次跟男人睡觉,一股难以言状的钻心痛楚直冲脑门。

早晨离开时,余航发现老路住的这一片是非常高档的住宅区,远远能看到黄浦江在静静地流淌。穿制服的保安看到余航出门,抬起手敬了一个礼,让他一阵恍惚。

坐进地铁时,老路发来微信,是一笔一万块的转账,余航想都没想果断点开。“对方正在输入中…”几个字一直在显示,过了会儿,老路发来消息:“以后不要直播了行么?天天熬夜,怪辛苦的。跟着我吧,日子应该会舒服一些。”

余航回过去一个表情,是一个OK的手势。

地铁11号线往嘉定方向开了一个多小时,余航才到家。夏莹去上白班了,余航给夏莹转了四千块,想让她开心一下。夏莹在线收了,但是不回消息。余航问她晚上想吃什么,夏莹仍旧不回复。

余航一连给她拨了几个电话,都被挂掉,他猛地打碎桌子上摆放的瓶瓶罐罐。这是余航和夏莹谈恋爱以来,他第一次发脾气。

之后的几个月,余航和老路保持着秘密的关系。只要一见面,老路就送余航各种东西,钱倒是给的越来越少。

余航的朋友说,老路这样的人一般不喜欢把渐渐熟悉起来的关系再跟金钱挂钩,金钱只是作为前期上钩的鱼饵。他特意提醒余航,学会主动找老路要东西,最好是一些奢侈品,牌子越大越好,同一款包或者衣服一次性买两样,一件自己平时用,另一件偷偷卖掉,老路这样的人要是发现送出去的礼物都没用过,会很生气。

在朋友的指导下,余航找到市区一家奢侈品二手店,定期给那里送老路买的东西。正品手袋视新旧程度大约可以折现40%—70%,鞋子和衣服折现的钱要更低一点。但算下来,每个月至少有三五万。

和老路待长了,留给夏莹的时间就少了。夏莹本来就没有安全感,最终理所当然地跟余航和平分手。

余航花了半天时间收拾好行李,然后搬出去住,房租四千来块的一居室,搬完后跟老路说搬到了他家附近,以后去找他方便点。言下之意就是让老路以后垫点房租。果然老路问他钱够不够,一连打了三个月的房租。

渐渐地,余航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周一到周五,去市区瞎溜达,买买衣服,看看电影;到了周末,就去老路家。有时候实在无聊,余航就去做兼职,要么在地铁站发传单,要么举广告牌子游街。这些事情做久了,仍然无趣。

想起以前直播时,他认识的一个叫萧林的主播,私下关系较好,不像某些主播之间嫉妒交恶,常常在直播中不点名地诋毁对方。

萧林比余航退出直播圈还要早一点,他长得也不赖,有书生气。之前他向余航表白,但是余航拒绝了,两人就没再联系。

这天,余航给萧林打电话问问近况,其实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赚钱的路子可借鉴一下。两个人借助电波互相寒暄,萧林告诉余航他在朋友圈卖茶叶,靠着直播积累下的粉丝和口碑,勉强糊口,好在他有一套小房子,消费不大。

萧林问余航最近如何。余航撒了谎,说他在上海做着一份五六千元的工作,住在郊区,月光族,攒不下钱,对未来感到迷茫焦虑之类的话。萧林沉默了良久,开口说道:“要么你来江西?虽不比上海,但工作也不难找。住在我家的话,可以省下一笔房租。”

“你没有跟你父母住么?”余航问。

“我十几岁就跟父母出柜了。他们至今无法接受我,过年都不怎么回家。房子是我自己买的,60来个平方,一个人住蛮舒服的,两个人住也刚刚好。”

余航听得出,萧林仍然喜爱他。

萧林送给余航的茶叶 | 作者供图  

无论是做主播前,还是做主播后,余航始终无法在心里接受跟男生谈恋爱。

萧林跟老路不同,老路要的东西干脆直白,萧林却什么都不要。

在打完那通电话后,萧林隔三差五地在微信上找他聊天。有新的茶叶上架,萧林还会给余航寄一点,说是防癌。

2018年的七夕,气温燥热,上海稍微好一点的商场都挂着商家促销广告,这天正好是周五,按照以往,老路会发消息来,让他周五来过夜,周六早上再回家。

等到傍晚,老路都没有联系余航,看样子是另外有约。余航准备在家里看看电影,早点休息,节日的仪式感对他来说,没有那么重要。

电影看到一半,有人敲门。余航愣住了,提着行李箱的萧林冲他笑着。

“你家离虹桥机场还是蛮近的,打车80来块,但是堵。”萧林说。

“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余航有点困惑地让他进来。

“我给你寄过那么多东西,地址我背得滚瓜烂熟了。”

余航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有点过意不去,但还是把他当朋友一样招待。

晚上洗完澡,两人睡在床上。萧林东拉西扯,语无伦次,说话没有重点,看余航良久不语,才甜腻地说了一句:“半个月前,就开始想跟你过七夕来着。”说完,他把身子慢慢凑近余航,想躺进他的怀里。

余航又想起老路,老路总是很直接,把余航当成白纸一样折来折去。他推开萧林,把自己为什么做主播,怎么瞒着女朋友冒充同志,怎么让老路心甘情愿地掏钱,所有的事,全部倾倒出来。

“你这样欺骗大家,良心过得去么?”萧林的身子在抖,像是一只胆怯的白兔。

“那个很有名的相亲节目,有个广东男嘉宾就是同志,你在小软件上应该也看过他的直播,很有人气。他上节目恐怕只是想赚点名气,然后再变现,我们差不多的。”

萧林开始抽泣,从床上爬起来,三下五除二地穿好衣服,刚踏出卧室,又折返回来,冲着余航的脑门给了一拳。

萧林走了以,余航跟他道歉,微信却被他拉黑了。老路的头像再也没有出现在消息列表里,余航心里清楚他应该物色了新的对象。

余航还是想红,然后躺着赚钱,他考虑过再买个手机号,重新注册一个开直播的ID,但想想还是作罢,他开始投简历面试,让自己慢慢习惯上班族朝九晚五的生活。

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作者曹荆棘,爱吃水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短期的旅行准备工作基本没做,现在还没弄清这几天的行程!
  • 在美容行业摸爬滚打十几年,见得太多的人对美的追求过于苛刻,总希望美的的效果能达到100%。 我本是从事美容行业中的...
  • 放马时间到,今天又捡起订阅的得到李笑来专栏看了一篇最新的文章,写的还是大脑观念方面的事情,一个正确的思维系统确实是...
  • 1.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 2.要谦虚,不要骄傲 3.要每天反省 4.活着,就要感谢 5.积善行,思利他 6.不要...
  • 为了放开,我走了好远的路 我遇到了一个半阴半晴的天气 这里没有鲜花,没有飞鸟,静得连风都没有 我为这世界而来,这世...